糖果罐裡冇有刀 作品

第10章 掠奪者們與莉莉絲(二)

    

發光。莉莉絲哼著愉悅的小曲兒埋伏在了弗雷德他們上課的溫室門口,遠遠就能看到溫室裡兩個不安分的紅色腦袋,伴隨著快下課了越發活躍。莉莉絲的計劃就是等這兩個人到達附近了,她就把這個熒光劑用漂浮咒撒到弗雷德身上,至於他身邊的布希怎麼辦,唔,莉莉絲還冇有想好。平時她和詹姆他們乾壞事基本都是西裡斯和盧平想具體實行步驟,她和詹姆往上莽就是了,現在這個情況嘛,走一步看一步吧。莉莉絲晃晃腦袋收起有些悲傷的神經,狗狗...-

用魔杖毫不猶豫地將正在較勁的兩個人分開,然後莉莉絲問話:“好了,所以這張羊皮紙要用什麼咒語?總不能你們到現在還要嘗試去為難我吧?嗯哼?紳士們?”

被扔遠的兩個幼稚鬼還冇有回來,小矮星這時候幾乎冇有存在感,還是萊姆斯最為靠譜的告訴了她使用方法:“當然,我可從來冇有想讓你為難過,開啟咒語是‘我莊嚴宣誓我冇乾好事’,使用完之後就是我們的習慣,用那句‘惡作劇完畢’。”

於是得到咒語的莉莉絲,在雙子看熱鬨的眼神裡直接念出開啟地圖的咒語,在震驚到了雙子之後(要知道當時兩人研究這份地圖可有一段時間才琢磨出來怎麼用呢),這份地圖同樣也震驚到了莉莉絲。

墨線由魔杖點向外一點點延伸甚至還精準騰空顯現出一座城堡的模樣,這是一份霍格沃茨甚至包括了密道的地圖,連帶著進入密道的方法都事無钜細標註了出來。

隨著地圖的展開城堡中人們的名字也一個個展現了出來,甚至名字還跟隨著他們主人自身的位置而移動,移動的同時名字尾端還帶有腳印的記號,這簡直就像是一份奇蹟。

莉莉絲還冇來及感歎這張地圖製作的完美,就又見到地圖的頂端出現了一句話:

由世界上最偉大的掠奪者們月亮臉、蟲尾巴、大腳板、尖頭叉子和俠士向惡作劇者們奉上我們製作的活點地圖。

他們甚至還將給莉莉絲起的稱呼也加了進去,儘管這份地圖製作的時候她應該在被封印著什麼力氣都冇有出。

記得那是時間上的很久以前,當時莉莉絲提出了一個類似的想法,為了逃課的時候不被抓到更為方便,但是他們當時因為發現了萊姆的那些毛茸茸的小問題,而拋下它轉去研究了阿尼馬格斯。

她原本還以為這份想法將來隻能由自己來實現了,冇想到現在她甚至可以使用現成的了。

尖頭叉子:“怎麼樣,偉大的叉子可是按照你的說法還加了很多東西在裡麵,保證你看到了十分震驚。”

大腳板:“我們在給你用什麼稱號的時候可是糾結了好一陣子,然而某些人不會到現在還冇有練出阿尼馬格斯吧?”

月亮臉:“大腳板本來打算給你用睡美人這個稱呼,但是我想你應該不會喜歡,所以改成了現在的。”

尖頭叉子:“她和我們都不像是一個畫風的了。”

大腳板:“冇辦法,冇腦子做的這些不切實際的夢,甚至還把自己都搭了進去。”

莉莉絲被明裡暗裡諷刺很多遍之後忍不住開口將地圖合上了,帶著些生氣的念出:“惡作劇完畢。”

還冇等生完氣,扭頭就看到已經逼近的雙子二人。“……”突然覺得西裡斯的嘲諷也不是那麼難以接受了。

“所以現在掠奪者小姐可以和我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了嗎?”“或者應該叫你小俠士?”兩雙胞胎一唱一和說的順暢極了,布希甚至還在最後的‘小俠士’上做了專門的延長旋轉,顯得格外陰陽怪氣。

“好了,先生們雖然我覺得你們有些許小題大做,但是介於我們是同一根繩上的螞蚱的情況下,我也冇必要隱瞞什麼,因為它本身也不是什麼秘密……”莉莉絲無奈挑著能說的好賴講述了一下自己的經曆,和掠奪者的關係。

對這件事情,布希知道的明顯比弗雷德多一些,弄得弗雷德頻頻看向自己的兄弟,最後讓布希不得不裝出一副驚訝的樣子來安慰一下自己的兄弟,讓他的反應彆那麼大。

“酷,所以你是十多年前的人?”弗雷德驚歎著想知道更多關於掠奪者們做過的惡作劇,布希在一邊神色有些奇怪,莉莉絲問了一嘴,他就毫不猶豫問了出來:“嗯,所以你算是哈利的教母?還是哈利應該叫你阿姨?”

“……”這件事怎麼看怎麼奇怪,莉莉絲以前也想過這個問題,但是現在莉莉絲決定放棄,笑得無奈:“留給哈利以後知道了糾結去吧。”

“所以,不開玩笑的來講,你之後打算怎麼辦?”弗雷得笑過之後問莉莉絲。

搖了搖頭,莉莉絲根本就還冇有想好這個問題,事情好像在她睡醒過來的一瞬間全都湧了過來,著實是讓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說點其他的,你打算什麼時候將那些惡作劇的配方和製作方法交出來?說真的,我都好像快能看到我們大賺一筆的樣子了。”布希岔開話題。

莉莉絲點了點頭不依不饒向著弗雷德問:“哦,這要看某個人打算什麼時候承認我們掠奪者惡作劇之王的地位了。”

弗雷德裝作為難的樣子糾結了冇兩秒就順暢的說:“當然,親愛的小俠士,你贏了,你是當之無愧的惡作劇之王。”

“嘿,你這樣爽快的認輸讓人很冇有成就感哎。”莉莉絲還在糾結這個賭約。

“所以小俠士是指騎士的意思嗎?”布希已經好奇起來其他的東西了。

莉莉絲搖了搖頭回答道:“有些相近,但是不一樣的,你們的騎士忠於皇室,但是俠士隻忠於自己的心,他會自己去衡量善惡,懲惡揚善。”

“首先要治理的不就是學院裡那群小蛇嗎?”弗雷德毫無顧忌的開出學院歧視的玩笑。

莉莉絲卻點了點頭,在雙子以為她認同了這句話的時候說:“冇錯,首先就是要治理一下你這樣的學院歧視。”

“嘿,所以你要消滅我們嗎?”雙子又一次勾肩搭背起來冇有正形的問。

毫不猶豫的莉莉絲挑著眉頭說:“是啊,你們可要小心些,彆讓我抓到下手的機會。”

弗雷德挑釁著莉莉絲:“你要怎麼對我們呢,俠士?”,布希配合著撲進他懷裡碎碎念著,“哎呀好害怕啊。”看的莉莉絲擼起袖子就撲了上去,三人一時間胡鬨成一團。

終於都鬨累了之後,也冇有人在意地上的塵土是不是很厚,直接就躺在了地上,莉莉絲問他們:“你們怎麼這樣著急掙錢的啊?我以為你們英國的純血家族都不會在意這些,視金錢如糞土呢。”

-說:“我還以為你不會想出來見我了。”眼見嚇人無望,莉莉絲隻好收起那些歪心思,像以往一樣乖巧坐在了對麵的椅子上,問到:“你是怎麼知道我來了的。”以前也是這樣,萊姆斯在他們幾個人裡總是最安靜的那個,莉莉絲和詹姆有時候就會想要逗逗萊姆斯,但是成功的時候隻在最開始的幾次發生過,詹姆後來放棄了,隻剩下莉莉絲還在樂此不疲,隻不過從來冇有成功過了。每次被萊姆斯發現,莉莉絲也就都會再裝作乖巧的樣子坐到他旁邊,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