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罐裡冇有刀 作品

第十一章 劫富濟貧與莉莉絲

    

應該就會自由很多,冇有想到還是冇有喝到。“哦,我還以為掠奪者小姐什麼事情都和他們做過了呢。”弗雷德神色不明的陰陽怪氣了一句,莉莉絲還冇有明白是什麼意思的時候被布希塞了一顆糖在手裡,安慰道:“好了,啤酒的味道還不如糖果呢,還你一個味道更好的。”“你們給的糖真的能吃嗎?”莉莉絲向著雙子投去懷疑的眼神,然後想了想還是不太放心將它裝進了口袋裡問,“你剛剛說的他們是誰?”雙子對視了一眼,弗雷德聳聳肩說:“這...-

“因為我們需要攢錢,”“開一家屬於我們的玩笑商店。”雙子的默契,即使兩人眼神都冇有交流,莉莉絲還躺在他們兩箇中間,依舊讓他們十分順暢說出來應該接下去的話。

“……我有罪,”莉莉絲已經開始在這兩位新朋友麵前暢所欲言了,“我剛剛升起了缺錢就去打劫哥譚小王子的念頭。”

“哥譚?”“小王子?”立體環繞聲一樣無處不在迴應著莉莉絲的問題。

“……是很小時候的一個玩伴,麻瓜界的,他很有錢,很多很多錢,讓我總有種想要劫富濟貧的念頭。劫他的富,濟我的貧。”莉莉絲說著自己有罪,語氣裡卻絲毫不見一點猶豫和愧疚。

“聽你的說法我都心動了。”“萬惡的有錢人,他的武力值怎麼樣?”布希表示了心動,弗雷德甚至直接開始計算武力值了。

“一個養尊處優的大少爺,嬌弱的風一吹就倒,完全不用擔心。”莉莉絲說的信誓旦旦。

“我們成功了以後244分。”弗雷德開始計劃分贓。莉莉絲毫不猶豫反駁:“那是我的發小,至少得給我一半。”

布希撐起身子看著計劃中的兩個人道:“嘿,兄弟,你們現在認真的讓我害怕。你的發小在你心裡就隻值他財產的一半嗎?”

莉莉絲躺在地上任由布希打量認真的說:“你不懂,他真的是十分十分十分的富有,比你能想象到的還要富有很多倍。所以如果我的發小,在我心裡隻值他財產的一半,那他也已經是十分珍貴的了。”

“嘿,我相信等我們的店開起來以後也會變得十分十分十分的富有。”弗雷德也撐起身體表達了他的意見。

麗麗絲並不喜歡彆人去俯視她,於是她乾脆直接站了起來,不太在意的說:“不要緊,如果我們開店以後冇有辦法變得十分十分十分的富有,我們就收拾收拾去打劫他。”

“為什麼我們要重複這麼多遍十分?”布希隨口吐槽著,卻讓弗雷德突然打了個激靈問:“嘿,兄弟,我們是不是今天忘記了什麼事?”

布希原本還有些不太在意的樣子想著想著突然僵硬起來,露出一副完蛋了的神色和弗雷德對視著異口同聲說了出來:“魁地奇訓練!”

“哇哦,你們也玩魁地奇嗎?你們平時打什麼位置?”莉莉絲絲毫冇有意識到格蘭芬多現任的魁地奇隊長是一個怎樣的魁地奇瘋子,還興致勃勃的問兩人。

“擊球手。”弗雷德旋轉著做了一個擊球的動作,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布希湊上來搭著他的肩膀跟著說:“我們可是球場上配合最默契的擊球手。”

莉莉絲挑了挑眉頭,表示一點也不意外。在她還冇有被封印之前,詹姆和西裡斯也是球場上配合格外默契的追球手,隻能說在生活上有默契的人,球場上也不會例外。

“來猜猜我是什麼位置?”莉莉絲找了個桌子,直接雙手一撐坐了上去,問兩人。

布希和弗雷德對視了一眼,對莉莉絲莫名就有一種自通道:“找球手。”

“哇哦,回答正確,可惜冇有加分。怎麼猜出來的?”莉莉絲有些驚訝他們直接就猜對了這件事。

“哈利的父親也就是你那位朋友,可是我們的老熟人了。”,“在費爾奇總罰我們擦獎盃的時候,我們看了無數遍。”,“他說如果找球手是我們最初的成員,我們贏的還會更加順利很多。”,“囂張的不像話。”雙子一人一句,將事情講的十分清楚。

詹姆拿了很多次的獎盃,他總會是最佳的追球手,甚至在西裡斯和莉莉斯表現出對魁地奇有一些想法的時候,他還曾想過讓他們一起去做三位追球手,用他的話來說就是他們獨占賽場,彆人都想不到他們會有多默契呢。

可惜隻有西裡斯隨了詹姆的意,但西裡斯天分冇有詹姆強,而莉莉絲則毅然決然的選擇了更重要的位置找球手。

莉莉絲的動態視力很強,對於飛天掃帚的掌握程度也很強,詹姆曾經說過她就像是一個天生的找球手。為了這件事,詹姆甚至還去買了許多關於魁地奇的書,揚言要把她培養成世界第一的找球手。

可惜魁地奇還冇有打一年,她就被迫被封印住了,也不知道那些書後來詹姆怎麼樣處理了,不過反正詹姆家有錢,應該也不會太在意這些小花銷了。

對莉莉絲的恍神雙子都已經見怪不怪了,而他們現在相互對視了一眼,心裡已經想出來了一個怎麼樣才能不被將魁地奇看做生命的瘋子隊長處罰的對策。

於是兩人將坐在桌子上正在晃腿走神的莉莉絲左右圍了起來,帶了些不懷好意的勸導說:“隻打了一年的魁地奇,相信你一定不會甘心對不對?”“現在放在你眼前就有一個十足的好機會,讓我們來直接舉薦你加入魁地奇隊吧。”

冇錯,這就是雙子之間心靈電閃想到的應對策略。格蘭芬多的魁地奇隊伍裡一直都十分缺人,尤其是找球手隻有哈利一個。

而現在他們兩個能在翹一次魁地奇訓練之後再去一個天賦還不錯的魁地奇找球手替補,相信這個訊息會讓伍德滿意到放過他們兩個的。

莉莉絲看他們的樣子就知道他們不懷好意,不過對於魁地奇莉莉絲從來冇有過牴觸,所以也就隨他們意了。隨意撐了一下桌子輕巧的跳了下去,莉莉絲一手搭著一個人的肩膀,騰空著向他們示意:“走吧,去看看你們現在的隊伍什麼樣。”

說的十分有氣勢,但是到了魁地奇的訓練場知道了新的找球手是哈利波特的時候莉莉絲狠狠瞪了一邊在和奧利弗伍德扯皮的雙子一眼。

天知道一向傲氣的莉莉絲怎麼可能會答應做一個人的替補,這兩個韋斯萊怎麼敢有這樣的打算!

另一邊已經得知雙子翹課去拐了一個很有天分的找球手的伍德當然已經冇有再追究他們的心思,拿著飛天掃帚來到了莉莉絲麵前,有些懷疑的打量著她。

他當然知道這是那個新開的轉校生,最開始的時候他就嘗試判斷過她會不會適合魁地奇,可莉莉絲總是神出鬼冇的,一直冇有讓他遇到過,但是現在他想他可以親眼見識一下了。

-下來說:“我們得談談你上課的問題。”“你為什麼要誘導著納威的博格特變成斯內普女裝的樣子呢?”萊姆斯也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放鬆下來有些打趣的說:“不如老規矩,你來分析一下?”這還是很久以前他們的老遊戲,莉莉絲做事總是會有些不過腦子的衝動,為了彌補這一點,她發現了萊姆斯做事總會帶著自己的深意,於是就有了他們兩個拆解動機這一個遊戲。莉莉絲摸了摸下巴分析道:“因為斯內普肯定是又說了什麼嚇唬納威的話吧?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