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罐裡冇有刀 作品

第9章 掠奪者們與莉莉絲

    

亮了起來:“布希,你看到弗雷德了嗎?”“你知道的,根據咒語的效力我冇有辦法幫你們任何人。”布希有些無奈攤了攤手。轉了轉眼珠子,莉莉絲當然明白布希的話所以很雞賊的問他:“那你是怎麼發現我的,我明明藏得很好啊。”布希十分不介意給自己兄弟新增一點無傷大雅的小麻煩,何況麵對的還是這樣一位有趣聰慧的小女巫,他隻需要一點小小的提示:“你知道的,有些魔法道具總能顯示出一些位置資訊。”莉莉絲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那麼,現在,我覺得你們該和我說說之前的事情了。”莉莉絲裝作嚴肅的看向雙子問出了之前的疑問。

雙子對視一眼,布希從懷裡掏出了一張看起來有些年頭的紙張,向莉莉絲展示。

“這是什麼?一張古老的廢紙?”莉莉絲忍不住嘴欠問了一句。布希挑挑眉故弄玄虛笑著說:“哦,甜心,我保證你會為你之前的話感到後悔的。”

可惜莉莉絲冇能感受到布希的好意,接連說了好幾句註定打臉的話:“哦,總不能這會是某個被我們掠奪者欺負了,躲在陰暗角落不敢見人傢夥的日記吧?你們還有這種癖好?”

越說越覺得不對勁,好像自己在隱射自己的另一位童年好友的莉莉絲使勁晃了晃頭震驚道:“不是吧?你們真的去偷來了西弗的日記?如果真的是這樣,我警告你們哦,我和西弗可是很好的朋友。”

“哦,看來我們的獅子小姐可是有很多事情在瞞著我們。”弗雷德和布希對視一眼,布希明顯有些無奈的接上說:“雖然不是你想的那樣,但是我覺得憑藉著我們之間的合作關係,你應該得和我們解釋一下這些,嗯哼~”

莉莉絲睜大眼睛努力讓自己顯得無辜一些,將那張看起來很舊的羊皮紙拉過來試圖能過關:“哦,讓我們先來說一下這張可愛的羊皮紙有什麼秘密吧。”

本著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的選擇,雙子冇有對莉莉絲的做法說什麼,任由她自己探索這張羊皮紙了。

“現形咒。”莉莉絲首先用魔杖做了機率最小也是最基礎的咒語作為嘗試,但是這張空白的羊皮紙並冇有什麼特殊的反應。

弗雷德和布希勾肩搭背的並不打算提醒莉莉絲使用方法,甚至還一副準備隨時嘲笑她的看熱鬨嘴臉讓莉莉絲放棄了問他們的打算。

再次嘗試了幾個高級的現形咒之後,莉莉絲突然想到他們之間有共同創新過一個隱形魔咒的反咒,掠奪者裡的大家有一段時間經常用它來傳遞所謂的機密。

但是因為莉莉絲總是將反咒唸錯,而這個反咒唸錯以後會導致羊皮紙自動燃燒,所以詹姆為了嘲笑她專門創出了咒語為“火焰魔女莉莉絲”的簡潔現形咒。

“……”莉莉絲沉默,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是什麼反應,這群無聊的傢夥不能真的這麼乾吧?如果是這樣的話,莉莉絲保證她!一!定!不!會!放!過!他們!

深吸一口氣,莉莉絲幾乎是牙縫裡擠出來了這句咒語,然後這張羊皮紙上飛速閃現出許多雜亂的話。

尖頭叉子:“哦,看看,是我們的睡美人醒了”

大腳板:“真是不容易,我還以為這個咒語這輩子都不會被觸發了。”

月亮臉:“看樣子你得到這份地圖的時候我們並不在你身邊了。”

蟲尾巴:“哦,真希望你好好的莉莉絲。”

這些名稱一言一語立刻將整張羊皮紙占領的滿滿噹噹,莉莉絲在被封印之前,他們還冇有學會阿尼馬格斯,所以並不知道他們地圖上昵稱的由來是由動物形態幻化而來的,但是依舊可以從語氣當中猜測到誰是誰。

尖頭叉子隨便就給人起一個外號,不用說肯定是詹姆。大腳板來自蛇院那群眼高於頂的陰陽怪氣學了個十成十,不用說就是西裡斯。月亮臉上來就是推測莉莉絲當時可能的情況,做事最為妥帖應該就是萊姆斯了。最後把所有的人過一遍,最不起眼,說話最冇有意義的就是蟲尾巴的小矮星。

“你是怎麼得到這份地圖的?你什麼時候醒過來的?哦,我得聲明,你錯過了太多我們掠奪者的精彩事件了。”詹姆的話一句跟一句,很快就占滿了羊皮紙的一大半。

西裡斯說話也毫不客氣,甚至還直接將詹姆的話,往他那邊擠了擠,硬是推出來一片空地:“叉子,你話太多了些,都要占滿羊皮紙了。平時怎麼不見你這麼熱情?”

詹姆也毫不示弱反擊回去,頓時,兩人的字跡像是拉鋸戰一般,擠擠挨挨。

萊姆斯任由兩個心智加起來都不一定有3歲的夥計吵架,不動聲色的將自己那片區域劃分出來,和莉莉絲交代一些新的她應該知道情報:“如你所見,我們之間又被叉子起了新的稱號,而這個稱號應該從此往後都不會再變了。”

“我想你應該也已經猜測到了,我那些毛茸茸的小問題,叉子他們研究的方法成功了,所以根據成功後的形態,他為我們起了新的外號。我得說明,莉莉絲你真的錯過了好多我們之間本應該擁有的精彩,但是現在歡迎回來。”

雖然還是很生氣他們用的這個現形咒,但是莉莉絲這個時候莫名就有些鼻酸起來,她是回來了,但是又好像冇有全部回來,或者說她回來了,可是他們卻離開了。

怎麼辦,萊姆斯,莉莉絲回不去了。

甚至莉莉絲連麵對長大後的萊姆斯的勇氣都冇有。這些天萊姆斯每次看向她時,都會被她故意躲開,他擔任著的黑魔法課程莉莉絲更是直接翹課,一覺睡醒之後,自己原本的摯友直接變成那種頹廢的模樣,莉莉絲一點都不敢和他相認。

說是要想辦

法去尋找西裡斯,但是冇有當場行動說到底還是她在逃避這些事情罷了。

或者說,這也是她在逃避他們的未來,逃避已經物是人非的未來。

詹姆的離世,西裡斯入獄又逃獄,萊姆斯頹廢的像一個四五十歲的大叔,小矮星死亡,天啊,這都是些什麼事,怎麼她隻是睡了一覺,醒過來就變成這樣了?

如果他人的時間是一匹白馬,那莉莉絲的時間應該就是一匹瘋馬,瘋狂的帶著她向著萬劫不複的地獄衝的頭也不回。

現在羊皮紙上的大家還是她最熟悉的大家,可這些已經是魔法加工所固定在這裡的,不屬於她的東西了。

莉莉絲突然之間就想通了一些道理,她想她可能下一次就會有勇氣麵對這些慘不忍睹的現在了。

-在了萊姆斯那邊,所以即使莉莉絲嚎叫的像一隻狼人,黃油啤酒也是冇有碰到半分的,原本想著他們不在應該就會自由很多,冇有想到還是冇有喝到。“哦,我還以為掠奪者小姐什麼事情都和他們做過了呢。”弗雷德神色不明的陰陽怪氣了一句,莉莉絲還冇有明白是什麼意思的時候被布希塞了一顆糖在手裡,安慰道:“好了,啤酒的味道還不如糖果呢,還你一個味道更好的。”“你們給的糖真的能吃嗎?”莉莉絲向著雙子投去懷疑的眼神,然後想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