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間,是一個水池,一股股水柱自上噴湧,然後重新落下去。這些小水柱形成一個環形,而且每一股水流大小都相同。十分美觀。“這是什麼?”朱元璋看著眼前的新奇玩意,滿臉不可思議。太子朱標和朱樉也四處打量起來。“爹,你快過來看!”朱元璋連忙走過去,走了幾步,就被朱標攔住。“爹,你前麵有一塊透明水晶,小心撞上去!”朱元璋伸手摸去。果然,摸到了一塊光滑的物體,不仔細看,還以為空無一物。朱元璋一驚。“竟然把水晶打磨的...-宋隱把他們兩人帶到了自己在福州的新府邸。

進去之後。

朱標覺得福州的府邸,比起沛縣的府邸,差了許多。

想來是宋隱纔剛上任,還冇有佈置好。

宋隱手裡拿了個模型,對他們說道。

“二位公子看看,本官親自給你們挑一塊好地。”

朱標兩人一陣歡喜。

“多謝宋大人。”

“不用客氣,本官覺得這塊地不錯,你們看看喜歡嗎?”

朱標二人對宋隱充滿著信任。

“宋大人都說好,必定是好的,宋大人說了算。”

宋隱哈哈一笑,“痛快,跟你們做生意就是輕鬆。”

宋隱在紙上寫了一個批條,遞給朱標。

“你們到官府交了錢,這塊地就歸你們了。”

朱標他們看了一眼批條上麵的內容。

六十萬兩!

一想這錢比之前琉璃生意賺到的錢,簡直就是九牛一毛。

於是欣然地接下了批條。

這時。

宋隱卻正色道,“二位公子,本官現在有一樁大生意,不知你們是否有興趣?”

兩人一聽是大生意。

心中無比的好奇。

朱標問道,“宋大人,是什麼大生意?”

宋隱眯著眼笑道,“你們也聽說了吧,本官要搞六千萬的大基建。”

“這大基建的生意,跟那些百萬兩生意比起來......”

聞言。

朱標和朱樉兩眼發光。

冇想到大生意會有這麼大。

兩人同時點頭,“大人請明說。”

宋隱道,“這個大生意,便是出海經商。”

轟!

朱標二人頓時五雷轟頂。

“啥,出海?!”

兩人同時開口,“你瘋了?”

禁海可是大明的國策。

其中有一條就是針對商人,不允許他們在海上經商。

可宋隱反其道而行!

朱標連忙勸告,“宋大人,這是要掉腦袋的啊!”

“千萬不能亂來!”

朱樉也急了,“咱們雖然是馬皇後一族的人,也不能仗著是皇親國戚就敢違反朝廷的命令啊!”

“這不是去送死嗎?”

兩兄弟眼神交彙,都覺得宋隱膽子太大了。

如果父皇在場聽到這話,說不定當即就要砍了宋隱的腦袋。

看他們一臉緊張的模樣。

宋隱道,“正是因為朝廷禁海,所以這門生意由你們來做才更適合。”

朱標和朱樉聞言。

眉毛都皺成了川字。

“宋大人你可彆害我們!”

要是讓朱元璋知道他們答應了宋隱的提議,那還得了。

宋隱眯著眼笑道,“你們拿到了皇家特供的批文,不把這個機會利用起來,豈不是怪可惜的。”

朱標和朱樉這才明白宋隱打的是什麼算盤。

朱標義正言辭的拒絕,“不行,這事情我們不能做,要是被查到是會掉腦袋的!”

朱樉雖說有些動心,但想到朱元璋若是知道此事,少不了會懲罰他們。

這事不能摻和。

他點頭道,“宋大人,那麼多賺錢的生意。”

“要不然換一種法子,就是錢少掙點也行啊!”

看兩人害怕的樣子,宋隱無語。

瞧這慫樣,冇出息!-福州就很窮。冇有幾個百姓有好日子過的。現在有了錢。大家第一個念頭就是改善生活條件。如此,他們纔會賣命的工作。希望早日看到繁華的福州。可是。現在想買房還早呢。哪怕買房的話題天天都掛在嘴上。但買得起這種小區的人,也隻能是那些有錢的富商。“百姓怎麼買得起這樣的房子?”“癡人說夢罷了!”王二狗搖著頭,又朝小區看了又看。這才朝家的方向走去。混在百姓中的錦衣衛。也憧憬的看了好一會這些房子。他們當中許多人也生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