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朱元璋厲聲喝道,帝王獨有的威嚴爆發出來。“我問你,一碗十幾文的拉麪,你為何敢賣到五十文錢?”“這位老丈,我們的價格每個月都要通過縣衙的審查!”“買賣自由,童叟無欺!”小販被朱元璋的眼神嚇了一跳。“一碗麪五十文錢在彆的地方貴,在縣衙門口不貴!”“縣衙門口,多精貴的地方呀,每個月光給縣衙交的攤位費,都要三十兩!”本來朱元璋聽說價格每個月都要審查,還覺得挺新鮮,是個好辦法。再一聽後麵要交三十兩銀子的...-宋隱聞言,“他們就是本官之前提到的貴人。”

“還記得本官在沛縣時,跟人合作的琉璃生意嗎?”

“正是他們替本官搞到皇家特供的批文。”

聞言。

眾人看朱標兩兄弟的眼神就不一樣了。

“原來宋大人皇家特供的批文是你們搞來的。”

“難怪我一看到二位公子就感覺貴氣不凡。”

“原來是皇親國戚,真是失敬。”

“弄到皇家特供的批文也就算了了,更加難得的是你們跟宋大人合作。”

說著,官員們各種奉承宋隱。

“皇家特供的名號給了他人,可不一定能保證賺錢。”

“給了宋大人就不一樣了。”

“跟宋大人做生意,你們永遠都不會後悔。”

官員不停地吹捧。

宋隱聽的不耐煩。

“好了,你們去彆處看看。”

“本官和兩位公子商量點事。”

眾人識趣地散開。

宋隱這才笑道:“怎麼冇有見你們父母?”

朱標答道,“爹孃近期有事脫不開身。”

朱樉也道,“馬皇後召見他們,所以來不了。”

宋隱心想,有可能這家人要把生意做到宮裡去。

這麼一想,心中更加確定跟他們一家合作的好處。

宋隱笑得更加明媚。

關切地問,“你們到了福州,怎麼不來找本官,而是來了這裡?”

朱標和朱樉實話實說。

“實不相瞞,宋大人,爹孃讓我們二人到福州來學生意。”

“一到福州就聽說這裡有土地拍賣會,我們也想買一塊地。”

原來如此。

宋隱道,“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原來就這點小事?”

“放心!”

“一會兒本官忙完,就批一塊地段不錯的地給你們。”

朱標和朱樉頓時一喜。

“謝謝宋大人。”

宋隱擺了擺手,“小事一樁,何況我們還是長期合作的關係。”

頓時許多羨慕的目光看了過來。

這還是頭一回見宋隱這麼客氣地跟商人說話。

而且,兩人竟然如此容易就拿到了一塊地。

哪像他們又是拍賣,又是各種複雜的手續。

所有人心裡酸溜溜的。

看朱標和朱樉的目光裡充滿著羨慕和嫉妒。

突然明白抱大腿的好處。

不過。

人家也給宋隱搞到了皇家特供的批文。

他們再怎麼羨慕,也隻有乾瞪眼的份。

宋隱對朱標他們道,“本官先去忙了,你們隨意逛逛。”

朱標點頭,“宋大人你去忙吧!”

宋隱一離開,周圍的人急不可待地湧了上來。

“二位公子,可否賞臉到酒樓一述,說不定咱們還能合夥做生意。”

“不行,二位公子是宋大人的朋友,怎麼好再跟王大人做生意呢?”

“我看不如咱們聊聊其他生意。”

“二位公子想做什麼生意,我們先有個瞭解。”

因為宋隱的緣故,這些人一個比一個熱情。

把朱標和朱樉二人誇上了天。

兩人還從來冇有被人這麼熱情地對待過。

最後。

還是宋隱替他們解的圍。

不然,他們被堵在拍賣會現場,想走也走不了。-見的裝飾物,重量不輕。宋隱拿出來的這些琉璃飾品,卻可以隨意拿在手裡把玩。不但輕巧,而且看著貴重。宋隱看著他們激動的樣子,輕咳了一聲。“市麵上那些裝飾品,在本縣令看來,就是不值錢的殘次品,冇有售賣的價值。”“擺放在你們眼前的這些,纔是珍品。”“怎麼樣,有興趣嗎?”馬皇後看著鏡子裡自己的真容,無比驚歎,“想不到如此清楚。”比清澈見底的倒影還要清楚,普通的銅鏡完全冇法比。馬皇後已經看上了這麵鏡子。那些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