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無能!”朱元璋怎麼可能不氣?自己在沛縣的聽聞,都比拱衛司一對一查回來的還要多。朱元璋氣得發抖。“一群廢物!!”陳盾抖著身體,“陛下息怒啊!”“息怒息怒,除了這句,你還會什麼?”朱元璋大怒,抓起奏摺甩到陳盾的頭上。“朕要你們有何用!”“沛縣的農田種滿了莊稼,百姓安居樂業,隨處可見的作坊......”“就連店小二的月錢有多少,朕都知道!”“看看你們,都給朕查了什麼?”陳盾嚇得直磕頭,擔心項上人頭不保。...-“好強!這就是傳說中的玄武裂地?為什麼我隔這麼遠,都有種被壓扁的感覺。”四周的觀眾驚歎不已。

全部被玄武的天賦神通給驚呆了。

不得不說,一些種族就是被老天給眷顧,生來就掌握著強大的技能。

其實所謂的天賦神通,也就是這個種族祖先所掌握的一種強大的技能,然後將其轉化成為某種特殊的記憶融入到了血脈之中。

隻要血脈達到一定濃度,就可以開啟傳承,獲得天賦神通。

而天賦神通的不同,也代表著他們所獲得的血脈有所區彆。

此刻徐年抬頭看著天空中的巨蹄,那股強大的壓力從天靈蓋之上,狠狠的壓迫而下。

這一刻,哪怕是強如八重奧義的天才強者,麵對這股巨大的壓力,依舊還是有些毫無反抗之力。

因為在這股巨大的壓力之下,就連奧義都被壓縮在了一起,想要動用很難很難。

這就好比,原本你是撥弄一個小石頭,輕而易舉,現在突然給你換成一個大山,你自然很難撼動。

不過徐年並是那些普通的那些天才,要知道他的不死吞天獸同樣也是一種另類的神獸。

所以除了吞天食地以外,他還擁有強大的天賦神通。

“既然你拿出天賦神通,那我豈有藏著的道理,今天便讓你看看,我不死吞天獸的天賦神通。”徐年冷笑說道。

隨即一股強大的波動便從他的身上散發而出。

四周眾人全部露出好奇的神色。

這個不死吞天獸也施展天賦神通?

它的天賦神通和玄武的玄武裂地比起來,到底誰的更厲害?

徐年冷笑,手中出現一柄利劍。

一股無言的特殊仙元直接覆蓋在利劍之上。

“你的天賦神通就是一柄劍?”玄武忍不住嘲諷道,眼神極為的不屑。

四周的眾人也好奇起來。

不是要施展天賦神通嗎?

怎麼突然祭出劍,這是要通過劍來施展天賦神通?

“斬殺!”

徐年一聲輕喝,手中長劍瞬間斬出一劍。

冇有驚天裂地的氣勢,冇有滔天的劍氣,更冇有一絲花哨的動作。

就彷彿普普通通的揮劍一般。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驚呆了。

隻見那天穹之上猛然踏來的玄武巨足,在這一刻,居然硬生生的被劈成了兩半。

“這……這怎麼可能?”玄冥更是震驚的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他的天賦神通居然被一劍給斬破了。

若不是他親眼所見,就算打死他,他也不相信,有人能夠如此輕易的將他的天賦神通給破掉。

看台上,那些實力高強的強者們也露出詫異的神色。

這一劍是怎麼做到的,他們都未能看穿。

不過他們可以肯定,這應該就是這不死吞天獸所掌握的天賦神通。

不止是他們,就連那三位降臨的仙人也都露出微微詫異的神色。

他們知道的要比這些人要多一些,也知道徐年所施展的天賦神通到底叫什麼名字。

徐年看著前方驚訝的玄冥,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這一招的名字很簡單,就叫做咫尺斬天。

其實同樣也是空間奧義的一種極致運用。

在劍斬出的一瞬間,徐年所要攻擊的目標那方天地就會被壓縮成一塊很小的空間。

隻要徐年一劍斬出,將這片空間斬成兩半,就可以瞬間將目標給斬成兩半。

這也就是為什麼眾人並冇有看到絲毫的強悍劍氣,而結果卻讓他們震驚的原因。

咫尺斬天。

天地亦可壓縮在咫尺間,一劍斬下,天地便可化作兩半。

“認輸吧,我不殺你。”徐年看向玄冥說道。

玄冥眉頭緊皺,眼中露出一絲癲狂。

他可是四大妖族的玄武一族,可是如今不但輸了,而且就連自己最應以為傲的天賦神通也被擊潰的支離破碎。

這讓他心中感覺受到了一股極大的屈辱。

“怎麼,還不服氣?”徐年冷笑著看向玄冥問道。

“我不服氣,我玄冥怒了幾十年,就為了等這一刻,我豈能甘心,今日不殺你,我玄冥無臉再回玄武族。”玄冥大怒。

下一刻他的整個身體都開始變得赤紅起來。

一股宛若熊熊烈火一般的能量,從他的身體深處湧出,瘋狂的席捲他的全身。

這股力量沖天而起,驚天動地。

就連徐年都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壓迫感。

“居然以自己的本命精血來強行提升自己對天地奧義的掌控力,這種方法雖然能夠令實力大漲,但同時也要損耗大量的壽元,你這麼做,真的值得?”徐年冷笑問道。

“隻要殺了你,一切都值得。”玄冥冷哼。

下一刻便要動用奧義再次對徐年施展攻擊。

然而徐年卻是一聲冷笑,手中利劍直接斬出一劍。

“噗呲!”

劍光掠過,玄冥整個人便瞬間化作兩半。

四周眾人一陣愕然。

玄冥不是動用了燃血秘術了嗎?

不是要使出殺手鐧了嗎?

怎麼會這麼輕易就被不死吞天獸給斬了?

難道他的天賦神通秘術,可以連續施展?

眾人震驚不已。

一般的神獸,天賦神通一天之內能夠施展一次,就已經很不錯了。

然而徐年這才施展了多久,幾個呼吸的時間,居然再次動用天賦神通。

而且看他的樣子還輕描淡寫,似乎並冇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最關鍵的是,這一招似乎強大的可怕。

玄武族族長看到這一幕,拳頭也瞬間緊握起來,看向不死吞天獸的眼神充滿了無儘的殺意。

其他三大族長,此刻也是眉頭緊皺。

如今的四大神獸族,現在就隻剩下青龍和白虎兩個了。

若是他們兩個再拜,這次他們四大神獸家族可就真的要成為一樁笑柄了。

江聖天站在看台上,看著台下的不死吞天獸,眼中透著一股強烈的敵意。

他原本以為隻有洪溪、申屠、徐年是他的勁敵。

現在看來,又多了一個不死吞天獸。

忽然,他的嘴角湧現出一股冷笑。

“好強大的天賦神通,不過很快,它將是我的。”江聖天心中冷笑自語,嘴角露出一絲所有人都冇有察覺的邪惡笑容。-。不隻是胡惟庸,許多人都盯著徐州的肥缺。都想趁著徐州大換血分一杯羹。朱元璋臉色陰沉,文武百官都感覺氣氛非常壓抑。大臣們大氣不敢喘的低著頭。朱元璋冷峻的聲音響起,“想必諸位愛聊都聽聞了徐州一案。”“徐州上下官員齊心合力貪汙,真是給了朕一個極大的震撼!”朱元璋盛怒之下,無人敢開口。唯有胡惟庸站了出來,“陛下,臣鬥膽請求將徐州知府王雄提到朝堂上,當眾審問。”“當著滿朝文武百官的麵.說說自己是如何犯下這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