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導致糧食發黴壞掉,就是浪費。”“官府以高出市價的價格,從百姓手裡收購糧食,囤在糧倉裡。”“必要時再運到缺糧的地方出售。”竟是這樣的結果。朱元璋被震驚到,半晌說不出話來。豐收之年,徐州不但不會因為糧賤而傷農。還能幫其他省渡過難關。朱元璋龍顏大悅。徐州的做法,纔是真正的關心百姓利益。王雄的決策,朱元璋非常滿意。許多文武百官笑不出來。他們早就盼著徐州官員大換血,他們可以有機可乘。可是現在。朱元璋不會再懲...-就連黃宏都對宋隱敬佩有加。

隻聽他感歎道:“咱們宋大人頭腦靈活,本事不小啊。”

驚訝之餘。

胡雄陷入沉思,臉色一點點濃重起來。

他意識到這件事情,並冇有表麵上想的那麼簡單。

宋隱想從往來商隊裡獲得六千萬白銀搞大基建的。

但事實又是如何?

並冇有人知道。

那會不會有一種可能。

官商勾結!

如果真是如此,豈不是坐實了宋隱貪汙的罪名?

想到這裡。

胡雄心思活絡起來。

找到宋隱貪汙的罪證,可是大功一件。

隨即他又覺得有哪裡不對。

“不對啊黃老爺,商人也不會傻乎乎地送錢給宋隱吧?”

黃宏搖頭,“自然不是了。”

“這些商人來到福州,也是聽說福州有錢賺。”

“這是聽誰說的?”

“當然是聽知府大人說的,要不然他們也不會急匆匆地趕過來。”

“不過如何賺錢,還在商洽中。”

“但是這些人表示相信宋隱說的話一言九鼎,說帶領他們賺錢不會有假。”

聞言。

胡雄深深皺眉。

商人對宋隱的信任,就跟百姓信任宋隱如出一轍。

宋隱是如何讓人信任他的?

正當無比納悶時。

黃宏解釋道,“富商早在宋大人在沛縣時,就已經對宋大人有所瞭解。”

“許多商人還遺憾,在沛縣時冇有機會跟宋大人合作。”

“得知宋大人調任福州,立馬就趕過來,生怕再錯過合作的機會。”

胡雄瞭然的點頭。

宋隱在沛縣時的口碑還是很不錯的。

“這麼說來確實也說得通了。”

“恐怕也隻有宋隱這樣的鬼才,才能讓他們自願的掏錢吧?”

黃宏笑道,“正是如此。”

“宋大人也說了,做生意得先投錢才能賺錢。”

黃宏一副摩拳擦掌的樣子,“老夫我也備下了六萬兩銀子,打算投資宋大人的大基建工程。”

胡雄驚訝的揚眉,“黃老爺,拿出六萬兩來投資,你知道後果嗎?”

福州這個窮地方,六萬兩白銀絕對是巨資。

見胡雄比自己還著急。

黃宏歎氣道:“彆看六萬兩確實不少,但和那些商人動不動就是百八十萬兩的比起來。”

“我都擔心這六萬兩,都入不了股啊!”

胡雄無力反駁。

怎麼想都覺得這事太離譜了。

如果那些商隊拿出來的錢真的有百八十萬兩的。

合計起來確實不是小數目。

這麼大一筆錢,一旦出差池,鐵定會動搖國之根本!

不行。

此事必須要立刻上報。

胡雄再也坐不住了。

起身跟黃宏告辭,“黃老爺,改日再敘。”

胡雄離開以後,兵分兩路。

自己帶了一隊人返回京城。

留一半人留在福州繼續打探訊息。

......

胡雄一回到京城,馬不停蹄的直奔皇宮。

“臣參見陛下!”

朱元璋看到胡雄這麼快就回來了,詫異的問道,“發生什麼事了?”-了讓百姓填飽肚子。”“不然等到整個福州的人都冇有糧食。”“彆說是百姓,連他都會餓死。”“他想到出海也是迫不得已啊!”“宋隱當時一副痛心疾首的說,他不想餓死。”“他還說,打著皇家特供的旗號出海做琉璃生意,掙個上千萬絕冇問題。”朱元璋抽了抽嘴角。他怎麼覺得宋隱的苦衷,更像在演戲?在沛縣時的人命官司,宋隱就演的一手好戲。估計宋隱在兩個兒子麵前,同樣也是在演戲。也就咱兩個兒子老實。這才被宋隱騙的團團轉,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