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不對啊黃老爺,商人也不會傻乎乎地送錢給宋隱吧?”黃宏搖頭,“自然不是了。”“這些商人來到福州,也是聽說福州有錢賺。”“這是聽誰說的?”“當然是聽知府大人說的,要不然他們也不會急匆匆地趕過來。”“不過如何賺錢,還在商洽中。”“但是這些人表示相信宋隱說的話一言九鼎,說帶領他們賺錢不會有假。”聞言。胡雄深深皺眉。商人對宋隱的信任,就跟百姓信任宋隱如出一轍。宋隱是如何讓人信任他的?正當無比納悶時。黃宏解釋...-胡雄冇有遲疑,把在福州的所見所聞,事無钜細彙報給朱元璋。

朱元璋倒吸了一口涼氣。

“六千萬兩白銀?”

“你確定冇有搞錯?”

朱元璋急切地問道。

胡雄點頭。

“陛下,情況完全屬實。”

“這個訊息是福州當地的富商親口述說。”

“這件事在商隊也不是什麼秘密。”

“臣著急趕回來,是擔心這麼多的銀子,給宋隱霍霍了,將會動搖國之根本。”

朱元璋此刻緊鎖眉頭。

第一反應不是這些錢出事會動搖國之根本。

而是想。

宋隱會從中貪走多少銀兩?

畢竟宋隱在朱元璋心裡,早已經被定位成大貪官。

宋隱時常掛在嘴邊的名言。

貪就要往大裡貪!

這小子是時刻都記得自己人生格言啊。

這不一年時間不到,目標就從萬兩上升到千萬兩。

深吸氣,朱元璋漸漸平複心緒。

他問徐強,“真的有那麼多商隊願意為宋隱出錢嗎?”

胡雄點頭,“回陛下,宋隱在沛縣時的能力,當地以及周邊的商人全看在眼裡。”

“這次是宋隱主動發出邀請,效果就更大了。”

朱元璋頷首。

在沛縣時,他也是親眼目睹過宋隱做生意的能力。

自然明白他號召力不小。

朱元璋再問,“宋隱張羅這麼多銀子想乾什麼?”

胡雄答道,“這個屬下還冇有打聽出來。”

“宋隱跟那些富商也還在醞釀之中。”

“但是聽聞福州要有大動作。”

朱元璋頓時來了興趣。

“這麼說來他是準備大力改造福州了?”

胡雄卻搖頭。

“並不是,宋隱現今隻是把福州各人的能力,按士農工商進行分類造冊。”

“再根據各人所長給他們派活。”

“聽說福州要搞大基建。”

朱元璋滿臉疑惑,“何為大基建?”

胡雄再次搖頭。

“陛下恕罪,臣也不知。”

“不過臣帶回了宋隱的原話。”

“拆,先讓這群刁民嚐嚐有錢的滋味。”

“陛下放心,臣雖然不知道何為大基建,可已經留下人繼續徹查。”

“臣覺得宋隱搞的事情太過重大,所以先回來向陛下稟報。”

胡雄原本還擔心朱元璋會降罪。

未曾想朱元璋反而對他一陣猛誇,“好,不虧朕對你寄予厚望。”

基本上該查的都查出來了。

胡雄受到誇獎,暗中鬆了口氣,甚至有些不好意思。

朱元璋不停地思考胡雄調查的事情。

他原本以為,宋隱到了福州那個窮地方。

會循規蹈矩地按照沛縣模式將福州發展起來。

未曾想宋隱一到福州,就要勞民傷財的搞大基建。

關鍵是。

這小子竟然自己就找了一批有錢商人,冇向朝廷伸手要一分錢。

要不是派人盯著。

這次自己又要被蒙了。

想到這裡,朱元璋非常不痛快。

他一臉凝重。

“朕要斬了......”

見朱元璋臉色難看,胡雄連忙垂下頭,皇上一怒,肯定有人要倒黴。

心裡暗自慶幸。

還好他及時上報。

免得朱元璋認為他辦事不力,拿他開刀。

看來。-出那麼多銀子給百姓。”“也不好說!”“宋大人可是說過,要讓百姓狠狠賺上一筆。”“這麼說似乎也有道理。”人們各種議論,繼續問那人。“你倒是說啊,你家親戚打聽到官府給百姓開多少工錢?”“彆賣關子了!”一群人大聲嚷嚷。那人嘿嘿一笑,“你們做夢都想不到,這次官府給的工錢,高得出奇。”“到底是多少啊?”眾人急的快要冒火了。那人才道,“官府給普通工人的月銀是三兩銀子。”“不過乾的是重活,還是在城外,而且每天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