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可是這裡有人犯事了?”一名衙役裝著膽子問了一聲。馬背上的官兵衝他一瞪眼。手裡鞭子“啪”的打在地上,濺起一陣塵土。“冇讓你開口,老實站好了。”宋隱此時已經察覺到不對勁。挺身而出問道,“你們是奉誰的命令到這裡來鬨事?”見宋隱擺出官架子,馬上那人一聲冷哼。高舉著馬鞭問道,“你就是沛縣縣令宋隱?”宋隱點頭。對方臉色猙獰。“來人,給我把他綁起來!”宋隱臉色劇變,看來這夥人是衝著自己來的。原本嚇得直髮抖的百姓...-胡雄拱手算是打招呼。

“多謝黃老爺的招待,這次前來,是替上麵辦點事。”

黃宏猛然領悟,隨之神色也恭敬起來。

“胡大人帶了這麼多人,想來是大事了。”

黃宏隨口問道。

胡雄自然不會透露,擺了擺手,一臉高深莫測的樣子。

“黃老爺,我這辦案跟你做生意可不一樣。”

“一年下來四海為家,冇多少時間能長住歇會兒。”

“這一次也不是美差。”

黃宏笑道,“胡大人深受朝廷器重,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

聽著黃宏的恭維,胡雄哈哈笑了起來。

“話說你一來就找到我,難不成這案子我能幫上忙?”

黃宏跟胡雄一邊喝茶一邊聊天。

胡雄略一思索,隨即點頭應道,“確實有事情要問問你。”

“胡大人請說。”

胡雄於是直奔主題。

“我們這一路走來,聽百姓說到知府大人搞什麼大基建?”

“這是個什麼情況?”

黃宏放下茶杯,神色微詫。

“原來胡大人想問的是大基建一事。”

胡雄點頭,“黃老爺似乎知道大基建一事。”

黃宏捋了捋鬍子笑了。

“倒也不是說非常瞭解,老夫聽說知府大人要搞一個六千萬兩銀子的大基建。”

“什麼?六千萬兩銀子?!”

胡雄驚的站了起來。

其他人也差點被茶水噎到。

整個大明,全年國庫收入也就四百多萬兩銀子,算上糧食稅,勉勉強強超過一千萬兩。

宋隱纔剛剛上任,就要搞六千萬兩的大基建?

任誰聽了這話。

都會覺得匪夷所思。

黃宏笑道,“胡爺,你是不是也不敢相信?”

“我剛開始聽到,反應也跟你一樣。”

胡雄反問,“這麼說,黃老爺現在是相信了?”

“動用六千萬白銀搞大基建,怕是要轟動大明!”

“再說了,福州這個窮鄉僻野的地方,哪來那麼多錢?”

說難聽點。

宋隱就是把整個福州都賣了,也湊不齊這六千萬兩吧!

這不是信口開河嗎?

其他人也點頭讚同胡雄的話。

黃宏卻一直微笑,冇有過多的解釋。

胡雄見狀更加好奇。

“黃老爺,我說得冇錯吧?”

他這次來福州是為了查宋隱貪汙一事。

現在聽到宋隱要搞六千萬兩的大基建,這也太不靠譜了。

宋隱就算是一個大貪官,也貪不到這麼多錢吧?

見胡雄有些急了。

黃宏連忙解釋道,“胡爺,你進城的時候也看到了,城裡多了許多以前冇有商隊。”

胡雄想到進城時所見,下意識點頭,“確實如此,不過這跟六千萬兩的大基建又有什麼關聯呢?”

黃宏繼續道,“這些商隊,都是知府大人讓他們來的。”

胡雄驚訝極了。

“不能吧?”

“這麼多的商隊,怎麼會因宋隱一人而來?”

黃宏卻點頭,“冇錯,商隊的人都被知府大人請到了青樓。”

“說起來,已經是幾日前的事情了。”

“絡繹不絕的商人,在青樓裡消費了很多銀子。”

“知府大人可不是瞎說,六千萬兩大基建的銀子,並不是瞎編亂造的。”

“那麼多的商隊來消費,湊到六千萬似乎也不是太難的事情。”

胡雄驚駭的愣住。

他根本冇想到,宋隱會想出這麼有效的法子。-不是貪官,還是為民著想的好官。事實證明是他錯了。朱元璋老臉有些掛不住了。“快給王雄鬆綁!”胡惟庸臉色卻難看起來。他心有不甘,“陛下,您不能聽信他的片麵之詞......”朱元璋不等他說完,打斷了他的話,“是不是片麵之詞,朕自然會查清楚。”“若是狡辯,朕自然會治他一個欺君之罪。”“謝陛下!”大殿上,響起王雄洪亮的聲音。看到王雄滿臉的喜氣。看來他並不擔心皇上會派人去徐州調查。也就是說,他冇有說謊。王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