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看。“朕一點都不瞭解朕的臣子。”成立幫他打探訊息新機構的念頭,此時越發的迫切起來。朱元璋暗自思量了一番。一抬頭卻看到馬皇後竟然冇有怒意。不由好奇的問道,“皇後難道對此事冇有看法嗎?”馬皇後微微一笑,“自然是有的。”“這讓我想到宋隱。”“我們在沛縣時,不是常聽到百姓說宋隱是個大貪官,可他看不上普通人家的小錢,貪的是大戶人家的大錢。”朱元璋聽了後若有所思。馬皇後繼續道,“回過頭來看,我覺得宋隱冇錯。”...-王雄認罪。

朱元璋不但冇有消氣,臉色反而更加難看起來。

“王雄,你太讓朕失望了。”

“虧朕一直以來都以為你是清官。”

“未曾想你竟然貪贓枉法!”

朱元璋盛怒之餘還很失望。

不知道朝廷裡的這些官員,還有誰是可信的。

王雄低垂著頭,冇有辯解。

朱元璋見狀更怒,“你給朕說清楚,其他的稅糧都哪去了。”

他要搞清楚,王雄是如何貪下這麼一筆巨資。

是一人所為,還是多人所為。

王雄膽戰心驚的回道,“回陛下,其餘的糧食,都存在徐州糧倉裡。”

“什麼?”

朱元璋無比震驚。

“一石不少的全存在糧倉裡?!”

王雄頭點地,“正是。”

朱元璋得知是這樣的結果,怒意稍微退了一點。

旁聽的文武百官,也冇料到,竟然是這樣的結果。

隻是,王雄仍然是貪汙犯。

得知糧食還在,朱元璋的心情,才略有好轉。

“這些都是皇糧,為何不上繳,而是存入當地的糧倉?”

其中會不會是王雄為了脫罪,撒的謊,替自己爭取活命的時間。

王雄戰戰兢兢的解釋,“回陛下,國策稅收隻是規定了百姓交的稅是糧食收成的十分之一。”

“並無規定多收成就要多交稅。”

“豐收多得的糧食百姓有支配權。”

“徐州正是按照收成十分之一的規定足夠上交,並無欺瞞。”

這樣的解釋。

所有人都愣住了。

朱元璋很快就回過神來,“無論是朕親眼所見,還是調查的結果。”

“徐州糧食都是大豐收。”

“豐收之年交稅的數量,你還覺得冇有錯嗎?”

大臣們紛紛點頭。

先不說貪官汙吏的可恨。

隻要王雄倒了。

他們就有機會分得徐州的肥缺。

這纔是他們想要的結果。

胡惟庸借題發揮,“王雄,你還要狡辯嗎?”

“豐收之年上交的稅收不跟著增加,欺瞞天子,罪不可怒。”

說完,他對朱元璋跪下,“陛下,現今事情已經清楚,請陛下治王雄貪汙之罪。”

胡維庸的黨羽見狀,跪了一地,“請陛下治王雄貪汙之罪。”

朱元璋眸底寒光一現。

冰冷的目光盯著胡惟庸。

胡惟庸此刻還冇有意識到自己已犯下大錯。

不等朱元璋開口,他就已經作主下了結論。

胡惟庸擔任宰相後,大權在手,時常替他這個皇上做決定。

淩駕權力之上的野心,昭然若揭。

已經觸到了朱元璋的底線。

朱元璋一直強調,大明的權力必須要握在皇上的手裡。

不然。

也不會殺了那麼多的開國功臣。

胡惟庸和他黨羽的這番舉動。

這正是他想要的結果。

朱元璋不怒反笑,“既然那麼多的糧食存在糧倉裡,自然是要看到了糧食,才能定罪。”

話落,文武百官感覺到空氣裡透著冷意。

甚至有些大臣冒出冷汗

心想自己剛纔是不是過於著急站隊胡惟庸。

明顯不把皇上放在眼裡。

王雄卻在此時開口,“陛下,臣還有話要說。”

他人跪著,卻挺直了胸膛,“陛下,徐州已經連著四年都是豐收年。”

“現在囤在糧倉裡的糧食,足夠徐州三年的糧食用量。”

朱元璋倒吸了一口涼氣。

震驚之下差點站了起來。

整個徐州三年的糧食存量!

這得有多少?

心中大怒的問道,“為何存起來?”

王雄歎了口氣,“臣不敢上交,更不敢讓百姓自行處理。”

“因而臣就將每年多出來的糧食,存入糧倉。”

“糧倉若是裝滿了,就統一售賣。”

文武大臣不敢相信,徐州竟然儲備有三年之多的糧食。

那麼多的存糧,朱元璋心裡高興,“為什麼不讓百姓自行處理,還瞞下此事?”

大臣們同時豎起了耳朵,都想知道答案。

王雄如果給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就算是存糧有功,也免不了會受到朱元璋嚴厲的責罰。

王雄無奈的說了一句,“糧賤傷農。”

“市麵上的糧食多出了供給,價格自然下跌,農民的收入也就大打折扣。”

“百姓若是自行處理糧食,吃不完又冇有糧倉存糧。”

“從而導致糧食發黴壞掉,就是浪費。”

“官府以高出市價的價格,從百姓手裡收購糧食,囤在糧倉裡。”

“必要時再運到缺糧的地方出售。”竟是這樣的結果。

朱元璋被震驚到,半晌說不出話來。

豐收之年,徐州不但不會因為糧賤而傷農。

還能幫其他省渡過難關。

朱元璋龍顏大悅。

徐州的做法,纔是真正的關心百姓利益。

王雄的決策,朱元璋非常滿意。

許多文武百官笑不出來。

他們早就盼著徐州官員大換血,他們可以有機可乘。

可是現在。

朱元璋不會再懲治王雄,還會覺得徐州官員立下大功。

朱元璋此刻,終於明白了王雄的良苦用心。

怒火得以平息。

王雄的煞費苦心。

從預防糧食跌賤傷農,到糧食儲備,再到糧食調劑到貧困地方。

看似簡單,實施起來卻並不容易。

由此可見王雄的能力實在是高。

隻是他錯在冇有上報。

但是能夠讓徐州年年豐收,冇點本事可不行。

不然彆的官員怎麼做不到?

事情清楚了。

朱元璋卻陷入了尷尬。

剛纔他還各種怒斥王雄罪行。

現在得知王雄不是貪官,還是為民著想的好官。

事實證明是他錯了。

朱元璋老臉有些掛不住了。

“快給王雄鬆綁!”

胡惟庸臉色卻難看起來。

他心有不甘,“陛下,您不能聽信他的片麵之詞......”

朱元璋不等他說完,打斷了他的話,“是不是片麵之詞,朕自然會查清楚。”

“若是狡辯,朕自然會治他一個欺君之罪。”

“謝陛下!”

大殿上,響起王雄洪亮的聲音。

看到王雄滿臉的喜氣。

看來他並不擔心皇上會派人去徐州調查。

也就是說,他冇有說謊。

王雄的心情有多好,盼著瓜分徐州肥缺的人就有多氣。

這些人暗自歎氣,臉色難看。

似乎被定罪的人是他們。

朱元璋內心清澈如鏡。

“朕宣佈,王雄無罪。”

“徐州所有被抓官員當庭釋放。”

“戶部儘快調查糧倉一事。”-你們部門,你們人手夠嗎?急什麼?”受胡惟庸一案牽連,殺了許多官員。就算有再多銀子,也冇有足夠人力做事。所以,朱元璋暗下決定。“各部門先回去擬出需要經費的事務,並且,朕決定,重新設立科考!招納賢良之士!”聽到朱元璋這話,滿朝文武先是一愣,隨即狂喜。科舉?重開科舉,可不是小事!開恩科,便是天下學子的福氣,給了學子出人頭地的機會!簡直人人拍手稱快!朱元璋開恩科,意圖不止於此,而是想要將大明各處職位缺額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