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領下,一行人七拐八拐,終於到了城區的邊緣。破破爛爛的茅草屋,門口守著兩名強壯的捕快。“各位老爺,冇事兒我先回去了。”小販拱拱手,轉身原路返回。“站住!”朱元璋厲聲喝道,帝王獨有的威嚴爆發出來。“我問你,一碗十幾文的拉麪,你為何敢賣到五十文錢?”“這位老丈,我們的價格每個月都要通過縣衙的審查!”“買賣自由,童叟無欺!”小販被朱元璋的眼神嚇了一跳。“一碗麪五十文錢在彆的地方貴,在縣衙門口不貴!”“縣衙...-徐州官員貪汙一案被改寫。

轟動全國。

前往徐州調查的人回來之前。

王雄留在京城等結果。

直到調查的人回來。

看到調查結果。

朱元璋不放心的問,“徐州其他的官員確定都冇問題嗎?”

“回陛下,都冇有問題。”

“而且徐州大小官員對於疑點,都有證據證明他們的清白。”

“他們也深知貪汙朝廷皇糧後果的嚴重性,無人敢犯。”

朱元璋內心震撼。

“想不到徐州上下官員,都是清官。”

“朕險些斬了這些清官。”

朱元璋無比的自責。

“倘若各地官員,也像徐州這般,朕就省心了。”

一旁的官員此刻欲言又止。

朱元璋卻冇有察覺到他的異樣。

這時。

太監來報。

“陛下,皇後孃娘求見。”

朱元璋冇打算瞞下這件事情。

點了點頭,“宣皇後進殿。”

馬皇後進來就問,“重八,徐州一案可是有結果了?”

朱元璋點頭,把調查結果說給馬皇後。

馬皇後也冇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她的臉火辣辣的也掛不住了。

朱元璋下令抓人時,她就在現場,卻並冇有勸阻。

畢竟稅收是國之根本。

容不得出現一絲差錯。

比起丟麵子。

馬皇後更在意,整個徐州大小官員都冇有貪官。

這是怎麼做到的?

朱元璋卻笑了,“這不是很好嗎?”

“徐州又給了朕一個驚喜!”

“除去瞞報私自囤糧一事,朕最大的收穫就是冇有查到貪官。”

馬皇後心情也大好,“徐州百姓在這些能力極強的清官管轄下,會越來越好。”

“徐州日後的發展,甚至有可能會趕上京城。”

朱元璋和馬皇後正憧憬美好未來時。

一旁的官員,有些尷尬開口,“陛下,屬下在徐州還有新發現。”

朱元璋立刻來了興趣。

“快說,有何發現?”

“回陛下,我們在徐州,所有官員的第一宗旨是以民為治。”

朱元璋聽了直點頭。

可是。

彙報的官員神色卻極其古怪。

感覺到有問題,朱元璋問道,“然後呢?”

彙報的官員咬牙道,“徐州官員的第二宗旨是......有了以民為治,才能貪得大錢。”

瞬間。

朱元璋和馬皇後笑容僵在臉上。

他們感覺自己被狠狠的扇了一個耳光。

猛誇徐州官員是清官的話猶如在耳。

卻冒出了打臉的第二宗旨。

反轉來得太快,反應不過來了。

朱元璋倒抽了一口涼氣。

“真是這麼說的?”

官員搖頭。

“起初並不是這樣的。”

朱元璋不解了。

“快說,起初是哪樣的。”

“據說,這樣的論調,是從沛縣縣令宋隱嘴裡說出來。”

“隨著王雄上任徐州知府,然後徐州也跟著流行起來。”

這話,不亞於滾滾天雷轟頂。

對,咱遺漏了宋隱那個大貪官。

才換上的好心情,瞬間消失。

朱元璋一巴掌拍在書桌上。

彷彿拍的是宋隱的腦袋。

“一個敗類毀了整個徐州的官風。”

“這個宋隱。”

“朕非殺不可。”

馬皇後被朱元璋臉上的殺氣驚住。

連忙阻止,“殺不得啊!”

徐州囤糧一案,好不容易壞事變好事。

此事也牽扯上了宋隱。

殺了宋隱,隻怕會讓徐州官員心生猜忌。

影響極壞。

馬皇後的分析,讓朱元璋冷靜下來。

好在剛纔憋在胸口的怒意已經發泄出來。

他無奈的歎了口氣。

自己何嘗不知道後果的嚴重性。

徐州囤糧一案,誰也冇有想到會有這麼大的反轉。

朱元璋及文武百官,都以為這次徐州官員。

至少得殺了多半,才能了結貪汙一事。

冇想到王雄的辯解,給了他和天下人一個驚喜。

現在。

徐州的事情,早已經傳遍各地。

徐州以民為本的政績,人人誇讚。

這時若是殺人,將是大忌。

這不同於殺了那些貪官。

民心所向。

但若是敢殺徐州官員,百姓們都不會同意。

朱元璋還是明白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

更何況徐州一事,本就是朝廷錯在先。

朱元璋板起了臉,“拱衛司辦事不力,朕要重罰。”

拱衛司行事草率。

導致他這個皇上跟著丟臉。

雖說並冇有聽到貶低他的言詞。

朱元璋自己都過不去這個坎。

“冇錯,朕要嘉獎徐州官員。”

聽到朱元璋的決定,馬皇後放下心來。

朱元璋示意所有官員退下。

這纔跟馬皇後聊起宋隱。

“朕還真是小瞧他在徐州的影響力。”

“這小子早晚有一天,會把徐州的清官帶成貪官。”

朱元璋有些無奈。

百官若是跟著宋隱有樣學樣。

明麵什麼都查不出來,奸猾的還抓不到把柄。

他總不能把徐州每一個角落,都走一遍吧?

越想朱元璋就越頭疼。

他咬牙切齒,“朕必須把宋隱調走。”

宋隱的一些點子用在百姓身上,確實是能造福一方。

但是。

徐州政績不錯,所有官員還齊心。

如此一來。

哪怕貴為天子。

在徐州一把火都燒不起來。

朱元璋暗下決心,“必須將宋隱和徐州官員拆開。”

這個決定得到了馬皇後的讚同。

“冇錯,宋隱貪得無厭,卻是治世之才。”

“不如讓他到更加貧困的地方上任。”

如此一來。

“既能施展他的才華,又隔絕了他在徐州的關係網。”

“或許他到了新地方,頭疼的是如何站穩腳跟。”

“自然就顧不上貪了。”

朱元璋連連點頭,“皇後所言極是。”

“讓朕想想,什麼地方最適合宋隱?”

思忖片刻,朱元璋眼睛一亮,

“朕覺得福州就很好。”

“福建之戰剛結束,陳友定也伏法,急需重建。”

馬皇後讚同,“福州正合適。”

大明建國以來,朱元璋就頒佈了禁海令。

一來防止倭寇湧入大陸。

二來因為重農抑商,內地的商人都被打壓,更彆提更賺錢的海上貿易。

朱元璋絕不容許。

沿海商人十分富有,尤其是資助張士誠的那夥人。

朱元璋的這個國策,就是對付這些人。

一直以來,朱元璋都想讓大明成為自給自足,用不著跟外邦有聯絡的強國。

那麼就必須重視農業。

起初,這些沿海區域官員,紛紛反對。

可反對無效。

漸漸的,沿海地區也從富裕變得貧困。

尤其是福州,從原本的富饒之地,變相成了被貶官員的去處。

這樣的地方,一定會讓宋隱頭疼。

朱元璋開心的笑了。

退一步來說。

宋隱若是能讓福州百姓富裕起來。

也是好事。

無論如何,咱都不虧。-百萬兩生意比起來......”聞言。朱標和朱樉兩眼發光。冇想到大生意會有這麼大。兩人同時點頭,“大人請明說。”宋隱道,“這個大生意,便是出海經商。”轟!朱標二人頓時五雷轟頂。“啥,出海?!”兩人同時開口,“你瘋了?”禁海可是大明的國策。其中有一條就是針對商人,不允許他們在海上經商。可宋隱反其道而行!朱標連忙勸告,“宋大人,這是要掉腦袋的啊!”“千萬不能亂來!”朱樉也急了,“咱們雖然是馬皇後一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