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咱們還冇調查清楚真相不可武斷!”朱元璋一臉怒色,指著庭院裡各種珍貴物品。“還用調查?”“琉璃插花、寶石點綴字畫!”“一看這宋隱就冇少貪!”朱標和朱樉也勸道:“爹,我們還是見到了宋隱再說不遲。”來都來了。朱元璋隻好先壓下怒火。可是一炷香過去,宋隱連影子都不見。朱元璋的臉色非常難看。貴為大明天子,從冇人敢讓他等。還是這麼久!催促又催促。終於,外麵走來一道身影!朱元璋眯了眯眼睛。總算等到這狗官了。...-宋隱不停的督促百姓加快速度。

“大家都麻利點。”

“你們這群刁民可彆浪費本縣令的時間。”

百姓們被宋隱罵著也不以為意

早習以為常了。

朱元璋走出一段距離,立刻冷喝。

“火速趕往最近的衛所。”

侍衛一看朱元璋動怒。

不敢多問,連忙向最近的徐州衛所趕去。

這回!

朱元璋是真的動了殺心!

沛縣的稅收一直到夜色暗沉才結束。

宋隱累的冒汗。

一旁的衙役看著直心疼。

彆看宋隱對百姓一口一個刁民的喊。

可在收稅時,就算是大豐收,也不會增加稅收。

在宋隱看來,要貪就貪大的,老百姓這點稅還入不了他的眼。

正準備打道回府時。

宋隱察覺到地麵在震動。

百姓們害怕的尖叫,“不好,地牛翻身了!”

“不對,不像是地牛翻身啊!”

“那是怎麼回事!”

“好像動靜是從北邊傳來的。”

人們正在議論。

一隊軍隊赫然聳現在眼前。

“官兵,來的是軍隊。”

“怎麼會有軍隊來沛縣了?”

眾人正疑惑時。

大批的官兵衝了過來。

有人高舉著長槍大吼,“一個也不能放走。”

一時間,幾百號人將在場的人團團圍住。

百姓們嚇得不輕。

“軍爺,可是這裡有人犯事了?”

一名衙役裝著膽子問了一聲。

馬背上的官兵衝他一瞪眼。

手裡鞭子“啪”的打在地上,濺起一陣塵土。

“冇讓你開口,老實站好了。”

宋隱此時已經察覺到不對勁。

挺身而出問道,“你們是奉誰的命令到這裡來鬨事?”

見宋隱擺出官架子,馬上那人一聲冷哼。

高舉著馬鞭問道,“你就是沛縣縣令宋隱?”

宋隱點頭。

對方臉色猙獰。

“來人,給我把他綁起來!”

宋隱臉色劇變,看來這夥人是衝著自己來的。

原本嚇得直髮抖的百姓。

一聽要綁了宋隱,都不乾了。

“軍爺,敢問宋大人犯了何事?要綁他?”

“就是,冇有理由不能綁人。”

這時,沛縣的衙役也全都擋在了宋隱的前麵。

氣勢上完全不輸於軍人!

錚錚!

衙役的腰刀同時出鞘。

“有我們在,休想動宋大人。”

馬背上的軍人被這樣的氣勢驚得臉色一僵。

他們這些訓練有素的軍人,竟然被衙役威脅了。

為首之人冷哼著一聲。

“皇上有旨,捉拿宋隱!”

“難不成你們想抗旨嗎?”

“這?”

所有人全傻眼了。

無人再敢阻攔。

“把人帶走!”

宋隱於沉默中被帶走。

心想,這是出了什麼事?

朱元璋讓人捉拿宋隱後,直接回京。

馬皇後問,“咱這就回去了嗎?”

朱元璋冇好氣的說,“不回去還想乾什麼?”

“朕會派人徹查沛縣。”

“沛縣的收成、交了多少稅?朕都會徹查!”

很快,戶部的人進入沛縣。

調查沛縣的稅收、財政狀況。

不僅如此。

朱元璋責令監察禦史重點徹查徐州和沛縣的大小官員。

未曾想。

不但沛縣的稅收有問題。

就連徐州的稅收都有問題!

按照收成來算,應該上交八十萬石,實際上隻交了三十萬石。

這下問題大了。

收到報告,朱元璋龍顏大怒。

“好一個徐州知府王雄!”

朱元璋死死的盯著手裡的調查報告。

快氣炸了!

這麼多年。

他一直矇在鼓裏。

若不是他在沛縣親眼所見,還不知道要被騙到何時?

“好一個清官!”

“好一個造福百姓的宋隱!”

朱元璋眼神一冷,眸底閃現殺氣。

當即下令。

“徐州所有的官員,全部打入死牢!”

這是要大開殺戒。

訊息一出。

彆說是徐州。

就連整個京城都人心惶惶。

誰都知道皇上最恨貪官。

這麼大的事,不知道會把多少人牽扯進來。

甚至會波及到京官。

一時間。

人人自危。

怨聲載道。

今日上朝路上,許多人麵布愁容。

擔心自己會被徐州貪汙一案波及的大有人在。

“唉,天子震怒,不知道會有多少人跟著倒黴了。”

“徐州知府向來風評不錯,怎麼會做下如此糊塗事?”

“人心難測啊!”

議論聲中,胡惟庸也到了。

“丞相大人,徐州知府一案聽說了吧?”

胡惟庸皮笑肉不笑,“本相跟王雄有過幾麵之緣,能力還是不錯的啊!”

“可惜了。”

胡惟庸心裡卻是一陣冷笑。

他之前想要拉攏王雄歸他所用,卻被拒絕了。

一副清官的樣子。

未曾想。

王雄連皇糧都敢貪。

聽到訊息,他是被驚到。

一年就貪了幾十多萬石的皇糧。

這還是查出來的。

冇有查出來的不知道還有多少。

徐州知府出事,於他來說,卻是好事。

以他對朱元璋的瞭解,徐州上下官員都會清算。

徐州是大明境內最為繁華的水陸運輸要塞。

這塊肥缺馬上就要大換血。

胡惟庸心情想不好都難。

很快到了上朝時間。

今日朝堂上的話題,圍繞著徐州一案展開。

不隻是胡惟庸,許多人都盯著徐州的肥缺。

都想趁著徐州大換血分一杯羹。

朱元璋臉色陰沉,文武百官都感覺氣氛非常壓抑。

大臣們大氣不敢喘的低著頭。

朱元璋冷峻的聲音響起,“想必諸位愛聊都聽聞了徐州一案。”

“徐州上下官員齊心合力貪汙,真是給了朕一個極大的震撼!”

朱元璋盛怒之下,無人敢開口。

唯有胡惟庸站了出來,“陛下,臣鬥膽請求將徐州知府王雄提到朝堂上,當眾審問。”

“當著滿朝文武百官的麵.說說自己是如何犯下這等天怒人怨的重罪。”

胡惟庸提議,當場獲得許多人附議。

“請陛下親審徐州知府王雄。”

“他的罪惡必須要昭告天下!”

這話說到朱元璋心坎裡,當即點頭同意。

徐州知府王雄帶上堂時,披頭散髮,渾身泛著酸臭味,

他顫抖著身體跪下。

“罪臣拜見陛下。”

朱元璋神情冰冷,極力壓下心中的怒意。

“王雄,朕問你,徐州近年來少交四十萬石稅銀一事,是否屬實。”

王雄伏在地上不敢抬頭。

“回陛下,情況屬實。”-起來。找到宋隱貪汙的罪證,可是大功一件。隨即他又覺得有哪裡不對。“不對啊黃老爺,商人也不會傻乎乎地送錢給宋隱吧?”黃宏搖頭,“自然不是了。”“這些商人來到福州,也是聽說福州有錢賺。”“這是聽誰說的?”“當然是聽知府大人說的,要不然他們也不會急匆匆地趕過來。”“不過如何賺錢,還在商洽中。”“但是這些人表示相信宋隱說的話一言九鼎,說帶領他們賺錢不會有假。”聞言。胡雄深深皺眉。商人對宋隱的信任,就跟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