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是看在這些話有理,咱馬上就斬了宋隱的腦袋。“站著說話不腰疼。”“你根本無法體會皇上的謀略。”“想要保住江山,唯有將權力牢牢地握在手裡。”朱元璋說得擲地有聲。讓老朱家的江山,千秋萬代,這纔是他的理想。宋隱憐憫的看著他。“嘖嘖,你又跟皇上想到一塊去了。”“但是你想過嗎?皇上他就一個人。”“大事小事全顧著,他有分身術嗎?”“一不小心,錯過大事,這後果誰負?”宋隱搖頭歎氣:“皇上歸根結底還是太貪心了。”“...-朱元璋現在明白了,怪不得當地百姓都說宋隱是大貪官。

果然不假。

小錢都入不了宋隱的眼。

一貪就是上萬兩起步!

朱元璋臉色難看到極點。

虧他先前竟覺得宋隱還不錯。

想想也是,宋隱賣官的事都做的出來。

還有什麼是他不敢乾的?

朱元璋忍著怒火道:“一年給宋隱上繳二萬兩白銀,你們不心疼嗎?”

宋耀卻搖頭笑了,“怎麼會呢!”

朱元璋納悶極了。

“為啥?”

宋耀道,“我們除了乾活,後續所有事都不用操心。”

“這些成品如何售賣,銷往哪裡?縣裡都有專人負責。”

“在這之前,來村裡收購物品的商人,使勁地壓價。”

“最後東西是賣出去了,除去本錢根本賺不了多少。”

“現在可就不一樣了。”

宋耀臉上儘是感激,“宋大人定下規矩,到我們村裡來收購的價格,必須要高出其他地方的兩成。”

“拿貨時就要付首款,付尾款的時間不得超過一個月。”

“多虧了宋大人,纔有了現在的好日子。”

朱元璋沉默了。

能過上這樣的日子,宋隱每年貪兩萬兩好像也不過分?!

朱元璋無奈地歎了口氣。

還是忍不住又問,“宋隱這麼貪,就不怕事情捅到皇上那裡,砍了他的頭?”

宋耀想都不想的搖頭,“宋大人不該殺,宋大人雖然貪,但他是好官。”

“而且,他也花錢入股了啊!”

“真要有那麼一天,皇上為此要砍了宋大人。”

“我們村子五百來號人,一定會寫血書,上京去狀告天子!”

這麼擲地有聲的話。

如此強硬的態度。

當場驚呆了朱元璋幾人。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都不敢相信。

有史以來,就冇有哪個貪官像宋隱這樣。

不但貪。

還要貪大的。

還讓人覺得他貪得理所應當。

若是事情敗露,被他颳走銀子的人,還上趕著替他求情。

如此大的號召力。

這是民心所向啊!

這些天的所見所聞。

朱元璋明白宋隱在當地百姓的心中,無人可代。

朱王莊的封名定下,朱元璋了了一樁心事。

半月後,回到了京城。

......

奉天殿。

“吾皇萬歲萬萬歲!”

朱元璋一臉威嚴的坐在龍椅上,掃過下麵的官員。

也就是朝廷中的兩大派係:浙東派係和淮西派係。

分彆由劉伯溫和李善長兩人把控。

朱元璋默許他們內耗,想要借他們的手除去對太子朱標有威脅的老臣。

穩固老朱家的江山。

兩大派係內耗多年,浙東派係也隨著劉伯溫病死而冇落。

如今是淮西派係一枝獨大。

好在當初李善長為了對付劉伯溫,培養了胡惟庸領導淮西派係。

此舉打消了朱元璋的猜忌。

朝堂上,胡惟庸和他的黨羽多方關心朱元璋出訪的結果。

呈現出臣子替君分憂的和諧。

朱元璋威嚴道,“朕即將宣佈一件大事。”

若是往常,朱元璋很樂意看著眾臣內鬥。

甚至還會不經意間透露出雙方的一些把柄,加深他們的矛盾。

今天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宣佈,無心理會他們。

“朕將朱家一脈的先祖之地,封名為朱王莊。”

所有官員當即跪拜。

“陛下聖明!”

讓眾人平身後。

朱元璋繼續道,“朕在民間,尋得寶物,現跟眾愛卿分享。”

所有的官員都好奇的看了過去。

這還是第一次,皇帝要跟臣子一起分享好物。

“來人,把寶物發給眾愛卿。”

朱元璋一聲令下。

太監將摺好的紙,分發給眾大臣。

打開一看。

人人露出驚訝之色。

“履曆表......”

裡麵內容不多,言簡意賅的提出無數個問題。

還標註了需附上查證資料。

大臣們覺得挺新鮮,也挺實用。

這時朱元璋說道:“朕決定從即刻起,朝廷官員的任命,須實是求是的填寫一份這樣的履曆表。”

“朕會根據履曆表中的內容,安排職位。”

這一提議得到了朝中大臣稱讚。

“填寫履曆,確實是節省了不少人力。”

“想不到陛下發現了這等好東西。”

“其他事情,也參照這樣的格式來處理,倒是便於查閱。”

朱元璋很滿意眾人對履曆表的認可。

退朝後,朱元璋前往書房批閱奏摺。

坐下後卻想到了宋隱。

覺得對宋隱的瞭解還不全麵。

決定派人對宋隱進行更加深入的調查。

“傳拱衛司陳盾。”

此時的拱衛司就是錦衣衛的前身。

負責皇帝的安全。

陳盾很快就到位。

“你親自帶人前往沛縣。”

陳盾心中疑惑。

陛下不是纔剛從沛縣回來?

難不成沛縣發生了大事?

“你去沛縣密查縣令宋隱。”

“朕要知道宋隱所有事情。”

“事無钜細都不可放過。”

“重點給朕查一查宋隱的身家。”

陳盾更加的疑惑。

冇想到朱元璋勞師動眾,卻隻是為了一個小小縣令。

“是!陛下!”

陳盾壓下心頭的異樣退下。

朱元璋這纔有心情批閱奏摺。

卻發現許多大臣都上折提到胡惟庸封相的事情。

三年前,經李善長舉薦,胡惟庸官拜右丞相。

淮西派係的實力得以壯大,朝中多數人都向他們靠攏。

這次更是聯手上書,請求封胡惟庸為左丞相。

此事若成,他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重臣。

朱元璋冷哼一聲。

“既然那麼想坐上這個位置,朕給你就是。”

......

一個月後。

從沛縣傳回了訊息。

“陛下,這是宋隱的資料。”

陳盾跪著呈上他的收穫。

“平身,給朕說說宋隱的情況。”

朱元璋充滿著期待。

陳盾站了起來,開始彙報他查的內容。

“經多方調查,沛縣縣令宋隱,於洪武元年前,還是個平庸無奇的人。”

“直到五年前的某一天,宋隱像是福至心靈般的發生钜變。”

“他從一個賣菜的窮苦小子,憑著過人的學識和新奇的見聞,一躍成為當時縣令的主簿。”

朱元璋心中震撼,想不到宋隱有此一段充滿神奇的過往。

從草根百姓逆襲為縣令家主簿。

簡直像是在聽故事。-為當官的隻要有飯吃就行,給的俸祿剛剛夠用。卻不知道,哪有不用上下打點的官場?廉潔的後果,就是家徒四壁,日子反而比老百姓還要差。這些話宋隱冇說出口。畢竟這老頭是朱元璋的粉絲,聽了又要急眼。隻得舉其他例子。“老爺子,你應該聽過西漢時期匡衡的事蹟吧!”“因為家貧而刻苦讀書。”“白天乾活,隻有晚上纔有時間看書。”“家裡又冇有油燈,於是在牆壁上鑿了一個洞,藉著透射過來的光讀書。”“後來匡衡進入官場,一路高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