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的**窟,保管一進去就忘了回家!”“不過今晚老丈肯定不能儘興,怡紅院的花魁和八大頭牌,都被宋大人提前預定,不再接客!”朱元璋立即明白了,這大白天的,縣令跑去逛窯子?還一次性包下了所有紅牌姑娘!“夫人,你先帶孩兒們去找個客棧住下來,咱今天要好好和這縣令算賬!”冷哼一聲,朱元璋的臉比鍋底還黑。馬秀英對這個叫宋隱的縣令,也大失所望。剛纔還以為,終於見到了一位為百姓辦事的父母官,冇想到卻是這副德性。“老爺...-朱元璋又想到宋隱。

這麼一看,宋隱跟他處決的那些貪官還真不一樣。

雖說宋隱愛財。

可是他貪的錢,遠遠低於他在沛縣的政績。

比如說徐慶花五萬兩向宋隱買平縣縣令一職。

徐慶若是上任後造福百姓,是個好官。

那就是花十萬兩,朱元璋也願意給平縣送上一個這樣的好官。

旋即,朱元璋又想到了當朝的局勢。

等他回京,就要封胡惟庸為相。

如此一來,胡惟庸手中的權勢會更大。

朝中就需要有人能夠與之抗衡。

這人卻不能是淮西派係和浙東派係的人。

要不要直接找一個能辦事的貪官?

貪官?

等等!

朱元璋愣住了。

他怎麼跟宋隱想到一塊去,啟用貪官?

思慮間,目的地朱家莊到了。

偏僻的朱家莊,像極了世外桃源。

朱元璋等人下車步行,也不覺得疲憊。

“以後這裡就封名為朱王莊如何?”

馬皇後也同意。

長達十年的心願一朝完成,朱元璋龍顏大悅。

他們在朱家莊隨意走訪。

朱元璋想看看老朱家祖先生活過的地方,更想看看現在有什麼變化。

不過他還是下意識覺得不會太大。

朱家先祖也是因為在這裡無法溫飽,才選擇搬離。

未曾想。

很快就被事實打臉。

視線所及,冇有想象中的一片片荒地。

農田裡全是長勢喜人的農作物。

一塊空地都冇有。

朱元璋驚訝之餘,心中倍感欣慰。

“多年過去,現今農民的日子也好過了。”

走過農田,視線裡出現了房屋。

原以為這是百姓住所,可走近才發現,門匾上竟掛著布坊、酒廠、乾果加工廠等作坊名稱。

朱元璋大吃一驚。

這些作坊的規模,竟然不輸於繁華城市裡的規模。

由此可見,朱家莊百姓的生活欣欣向榮。

朱元璋彆提有多高興。

同時也好奇。

朱家莊發展的太超前了吧?

朝廷並冇有對朱家莊進行過扶持。

為何朱家莊卻如此的繁榮昌盛,遠超其他的地方。

心裡疑惑。

朱元璋來到了百姓們的住所。

百姓們看到他們這些外人,並冇有表現出驚訝之色。

隻當朱元璋幾個是生意人。

朱元璋來到了村長家。

瞭解得知,村長一家,還是老朱家先祖遠親。

朱元璋祖父離開朱家莊避難,村長朱耀祖輩給予過幫助。

踏進後院,他們看到了七十來歲,精神抖擻的村長朱耀。

宋耀熱情的迎上來,“聽說你們是來尋親的。”

朱元璋點頭,“是啊,因為隔了好幾代,尋到這裡也是頗花時間。”

宋耀笑道,“那還是真不容易。”

朱元璋點了點頭,“我們每年都花錢找人幫我們,確實是花了不少時間和銀子。”

宋耀聞言,覺得朱元璋等人相當重親情。

當即端來熱茶和水果等小吃請他們品嚐。

朱元璋聞著茶香喝了口茶,心知這茶不是普通人喝的起的。

“朱老伯,你這日子過的舒服啊,兒孫也都孝順吧?”

聊到兒孫,宋耀自豪地笑了。

“你們一路過來,看到各式各樣的作坊了吧,其中許多都是咱孩子們開的。”

“雖然受朝廷重農抑商國策的影響,不過也賺了不少錢。”

朱元璋心裡微沉。

他還以為會聽到重農抑商國策不好的論調。

宋耀臉上洋溢著幸福微笑,“他們每月都會給我送來各種生活用品,不用再費心去購買。”

“現在我連田地都不管了,隻管安心養老就行。”

朱元璋聽了都羨慕。

“朱老伯,神仙般的日子也不過如此了。”

“村裡羨慕你的人怕是不少吧!”

誰料。

朱耀卻搖了搖頭。

“村子的老人,也都不愁溫飽,在兒孫伺候下頤養天年呢!”

朱元璋不禁興奮起來,“這麼說來,村裡的日子過得很不錯啊!”

宋耀笑了,“是的。”

“我們能有今天的好日子,還得感激沛縣縣令宋大人啊!”

朱元璋無比驚訝。

這好日子跟宋隱有什麼關係?

“朱老伯,這話怎麼說?”

宋耀冇有立刻回答,而是笑道,“你們跟我來。”

朱元璋疑惑地跟了上去。

宋耀帶著他們,來到作坊區。

他對朱元璋介紹作坊的情況。

“我們村的作坊,涵蓋了各行各業。”

“吃的糖、果乾、肉鋪,穿的有布莊、鞋廠、皮革廠......”

“你看,水泥廠就是我家的產業。”

朱元璋一邊觀察,一邊思考。

“朱老伯,這麼大的規模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吧?”

“你們當初是哪裡來的多少錢投入呢?”

宋耀感激道,“當然是宋大人啊!”

“三年前,宋大人入股了這些作坊。”

“做出的東西,宋大人就派人來收購,統一送到沛縣售賣。”

朱元璋不禁給宋隱的才能加了一分。

村民有了可觀收入,老人得以頤養天年。

這舒服日子,勝過許多貧困地區的百姓。

“村裡每戶一年下來的收益也不錯吧!”

宋耀點頭,“種莊稼跟做生意的收入,每家都不低於五十兩。”

朱元璋高興地點頭。

農戶能有這麼高的收入相當不錯了。

外出打工的店小二,不過二兩的月錢,兩年都賺不到五十兩。

留在家裡種田的農戶,收成更少。

朱元璋替他們高興的同時,納悶地問,“剛纔聽你提到入股,這是什麼意思?”

宋耀開心解釋,“當初我們冇有錢,零星的作坊隻夠自產自足。”

“宋大人以銀子入股,擴大作坊的規模。”

“然後作坊賺的錢,宋大人每年都按投錢比例分紅。”

朱元璋明白了入股的意思。

隻是很快察覺到不對。

“宋隱隻投入一次銀子,卻每年都取走一部分作坊的收入?”

朱元璋覺得,宋隱占儘了便宜。

果然,接下來宋耀的話,讓他差點吐血。

宋耀點頭,“宋縣令每年大概從作坊收成中分得二萬兩白銀。”

“什麼?”

“二萬兩白銀?”

朱元璋肺都快氣炸了。

這個挨千刀的宋隱。

如此偏僻的村莊每年都要貪墨二萬兩白銀!

簡直是天理不容!-”“這個訊息是福州當地的富商親口述說。”“這件事在商隊也不是什麼秘密。”“臣著急趕回來,是擔心這麼多的銀子,給宋隱霍霍了,將會動搖國之根本。”朱元璋此刻緊鎖眉頭。第一反應不是這些錢出事會動搖國之根本。而是想。宋隱會從中貪走多少銀兩?畢竟宋隱在朱元璋心裡,早已經被定位成大貪官。宋隱時常掛在嘴邊的名言。貪就要往大裡貪!這小子是時刻都記得自己人生格言啊。這不一年時間不到,目標就從萬兩上升到千萬兩。深吸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