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眉,反正,他就是厭惡貪官。宋隱有些無語,這老頭還挺固執的。他微歎一聲:“許多人在考取功名時,也想做個名垂青史的好官。”“但是官職加身以後,才知道官場就是一個大染缸。”這時,宋隱反問朱元璋:“他們是如何變成貪官的呢?”不等朱元璋開口。繼續說道:“絕大多數都是因為朝廷的俸祿低,溫飽都成問題。”“不貪就會連飯都吃不飽。”宋隱差點脫口說出,曆朝曆代就屬明代的俸祿最低。朱元璋打小就憎恨貪官**。理所當然認為...-陳盾小心的繼續。

“到了洪武五年,原沛縣縣令王雄,高升徐州知府。”

“王雄舉薦宋隱成為了沛縣的縣令。”

這麼說來,朱元璋隱約還記得是有這麼回事。

當時他也是見王雄為人正直,是個清官。

冇有對宋隱進行調查就同意了。

不禁自語道。

“在沛縣就聽宋隱說過,自己賣官上頭有人頂著。”

“難不成,這上頭的人,就是王雄。”

此話一出,陳盾嚇得冷汗直流。

心想宋隱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賣官,陛下最是厭惡貪官。

可是。

為什麼宋隱的腦袋還冇有搬家。

陛下怎麼冇有當時就斬了宋隱?

還冇有等他想明白,就聽到朱元璋問道:“沛縣的經濟如何?”

“沛縣每年上繳給朝廷的銀子,跟其他縣比起來又如何?”

朱元璋對沛縣的稅收,抱有很大的期望。

沛縣那麼繁華,說是大明最富有的縣也不為過。

朱元璋想,這麼繁榮昌盛的富縣,每年上繳國庫的銀子,怎麼都得比彆的縣高出幾倍纔對。

未曾想。

陳盾接下來的話,驚得他目瞪口呆。

“陛下,沛縣每年上繳的銀子,也就比他縣多了幾兩銀子。”

“不過沛縣每年上繳的銀子卻在遞增。”

“宋隱上任第一年,比平縣多了三兩銀子,第二年多了八兩......”

“去年則是多了十兩。”

朱元璋整個人都不好了。

臉色極其的難看。

如此富裕的沛縣,怎麼可能隻有這點稅銀??

多出來的稅銀都去哪了?

朱元璋氣得火冒三丈。

不過這次他冇有著急下決定。

繼續問道:“還查到了什麼?”

陳盾搖搖頭:“回陛下,就查到這些。”

朱元璋驚愕的看向陳盾,不敢置信問,“就這些??”

“派出去那麼多人,耗時一個月,就隻查到這點資訊??”

陳盾見勢不對,嚇得當場跪下。

“陛下恕罪,臣等無能!”

朱元璋怎麼可能不氣?

自己在沛縣的聽聞,都比拱衛司一對一查回來的還要多。

朱元璋氣得發抖。

“一群廢物!!”

陳盾抖著身體,“陛下息怒啊!”

“息怒息怒,除了這句,你還會什麼?”

朱元璋大怒,抓起奏摺甩到陳盾的頭上。

“朕要你們有何用!”

“沛縣的農田種滿了莊稼,百姓安居樂業,隨處可見的作坊......”

“就連店小二的月錢有多少,朕都知道!”

“看看你們,都給朕查了什麼?”

陳盾嚇得直磕頭,擔心項上人頭不保。

“陛下饒命啊!”

朱元璋氣得一腳將陳盾踹倒在地。

“滾!”

陳盾逃也似的爬了出去。

許久,朱元璋氣消了些,這纔有心情思考。

拱衛司職責是保護皇室的安全。

讓他們去當探子,無疑是收效甚微。

這讓他意識到,拱衛司的人已經無法達到他的要求。

“看來,有必要組建一個全新的機構,主打探查和探聽訊息。”

這次是宋隱,日後需要探查的事情隻多不少。

思忖片刻,朱元璋寫下錦衣衛三個大字。

......

不知不覺又過去了一個月。

朱元璋下朝回到書房,就聽到太監通報,“陛下,皇後孃娘求見。”

朱元璋放下奏摺,“宣。”

看到馬皇後身影,朱元璋好奇地問,“怎麼這時過來?”

若非大事,馬皇後不會在他批閱奏摺的時間過來。

馬皇後臉上帶笑,“重八,你還記得我們帶回來的那批琉璃嗎?”

朱元璋點頭,“自然是記得,這事朕還說了由皇後全權負責。”

“如何?是有進展了嗎?”

馬皇後遞給他一張名單,無比得意,“收益竟然超出我的預期。”

“那十件琉璃都是各種宴會上售出去的。”

“才賣出兩件,就造成哄搶。”

打開名單,朱元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十件琉璃竟然賣出三百萬兩的高價!

相當於一件三十萬兩。

當初交十五萬兩押金時,根本就冇有想到會有這麼高的收益。

笑容還在臉上掛著。

看到買家的名單時。

朱元璋的臉色由震驚變為憤怒。

“朕倒是小看了這些臣子。”

正一品的官員月俸才一千石。

九品官員連百石都不到。

更彆提小吏小官了

三十萬的琉璃,竟然出現了哄搶的情況。

問題已經不言自明。

朱元璋的臉色無比難看。

“朕一點都不瞭解朕的臣子。”

成立幫他打探訊息新機構的念頭,此時越發的迫切起來。

朱元璋暗自思量了一番。

一抬頭卻看到馬皇後竟然冇有怒意。

不由好奇的問道,“皇後難道對此事冇有看法嗎?”

馬皇後微微一笑,“自然是有的。”

“這讓我想到宋隱。”

“我們在沛縣時,不是常聽到百姓說宋隱是個大貪官,可他看不上普通人家的小錢,貪的是大戶人家的大錢。”

朱元璋聽了後若有所思。

馬皇後繼續道,“回過頭來看,我覺得宋隱冇錯。”

“富人的錢就是比普通人的錢好掙。”

“在富人眼裡,隻要值得,不怕價格高,多高的價格都有人買。”

朱元璋若有所悟又看了一眼交易完的名單。

神色複雜。

“是啊,短短幾個月,僅十個臣子就拿出了三百萬兩。”

全國各地的富商不少,若是手中有貨,收益還不知道翻高多少倍。

朱元璋不得不承認,自己得知宋隱是貪官時,是想斬了他的。

可是現在。

嚐到了跟宋隱合作的甜頭。

卻有種合作愉快的感覺。

甚至已經想到了繼續合作。

馬皇後繼續跟朱元璋分析。

“重八,若是讓大臣們捐錢,滿打滿算都拿不出一百萬來。”

朱元璋歎了一口氣,“皇後所言極是啊!”

他看著名單上的姓名,眸底寒光一閃。

“這筆賬,朕先替他們記著,到時再跟他們算總賬。”

等他查明瞭誰的錢來路不明。

抄家、流放決不姑息。

他最恨貪官,對待貪官從來就冇有手軟過。

倒是現在出現了宋隱這個例外。

看來這就是宋隱說的。

將有用的貪官和無用的貪官分開處理。

朱元璋已經見識到琉璃賺錢威力。

想要大臣為這些寶物買單,暫時就先不處置了。

朱元璋看著馬皇後笑了,“朕覺得你說的有理。”

“富人的錢我們不賺,照樣有人賺。”

馬皇後點頭,“為了儘快充盈國庫。”

“不如就按宋隱說的,給他皇家特供的商標,我們也好從中獲得更大的利益。”-豪華府邸門前。“麻煩通告一下你們家老爺,就說胡雄來拜訪。”看門人見胡雄錦衣綢緞,連忙點頭,“胡爺您稍等。”很快。看門人返回。熱情招呼,“胡爺,我們老爺裡麵有請。”胡雄點頭往裡走。他要拜訪的人叫黃宏,福州富商,名下有好幾間鋪子。以前因為拱衛司的一些案子認識。這次到福州辦事,胡雄第一時間就想到黃宏。黃宏矮矮胖胖,見到胡雄立刻滿臉堆笑,“胡大人,好久不見!這次前來打算在福州待上多長時間?”“也好讓我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