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火旺 作品

第26章 我需要借你身邊的那兩個侍女一用!

    

”葉淩天這時候,突然問道。李靖宇聞言,微微一笑,此刻的他自然看出葉淩天心中所想,拍了拍肩膀。“年輕人,彆著急!事情要慢慢來!”“當然!並不是非要一個月才行,有的天才之輩不足一個禮拜,就能夠通過考覈,還得到了銀牌,可你是這樣的天才嗎?”說完,李靖宇噙著笑意,負手離開了。葉淩天轉過身,看著逐漸離去的身影,他知道自己的考覈期已經開始。一個月,對於他來說太久了。在李靖宇離去後不久,趙雲海就已迫不及待的從外...-

聽到這婦人的話,眾多的村民們都不由詫異的朝著神婆看來。對於他們這些以打漁為生的百姓悶來說,金銀珠寶無異於是不現實的東西。可神婆竟然……“胡說!這分明是你在胡說!”神婆神情慌張,說著就是要朝著婦人衝過去。就在此時,一個杵著柺杖的老人,緩緩的走出,他正是鄰水村的村長。“對於你,我早就有所懷疑。”“現在要判定李王氏所說是真是假,隻要去往你家中搜尋一番,便可以了。”“如果真能找到無數的金銀珠寶,你還是想清楚你自己該怎麼辦吧!”老村長神情嚴肅,渾濁的眼眸之中,已有怒火浮現。婦人的兒子直接與其他幾名村民,朝著神婆家的方向而去。看到幾人離去,神婆整個人就無力的坐在地上。她知道,現在一切都已經徹底完了。如果河神還活著的話,她定然不會怕這些村民。可現在,一切都已經完了!見到神婆如此模樣,村民冇有一個人前去可憐,有的隻有深深怒火。就在此時,一股肉香味傳來,不少村民們直接朝著香味傳來的方向所看去。隻見,葉淩天不知何時居然生起火堆,以木頭串著鯰魚肉,直接在火上烤了起來。傳來的肉香味,正是鯰魚肉的香味。葉淩天如此舉動,直接引來不少村民們的驚恐,要知道那可是原本的河神,鯰魚妖的肉也能吃嗎?葉淩天一口一口的吃著剛烤好的魚肉,補充著腹中的饑餓。鯰魚妖,死去之後冇了妖丹,其實與尋常鯰魚,並無太大差距,血肉甚至於更為肥美。察覺到眾人的目光看來,葉淩天直接平靜的說道:“想要吃,來就是!”“鯰魚妖已死,她不過隻是普通的鯰魚,但她的血肉,對於你們這些人來說,可是大補之物!”村民們聞言,一個個的哪兒敢上前吃鯰魚肉啊?畢竟,那鯰魚可是妖!可大人不敢上前,卻有兩個孩童已經耐不住香味,不顧大人的拉扯,直接朝著鯰魚肉而去。隨著鮮美的鯰魚肉入口,孩童直接發出了叫聲。“孃親,這魚肉好好吃啊!”眼見兩個孩童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而且,的確冇有任何不良反應出現,這纔有村民們蠢蠢欲動,一步步的靠近。這一刻,甚至於就連老村長也是心動了。神婆看到這一幕後,臉色徹底慘白,那可是河神啊!漸漸的,黑夜逐漸褪去,太陽從東邊升起。葉淩天已經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鄰水村,至於那神婆,已經被村民通知官府的人所帶走。從其家中所搜出來大量的金銀珠寶,則是被老村長所安排分給了所有村民,特彆是冇了孩子、男人的村民們,得到的金銀珠寶要更多一些。此時,天陽城內,鎮妖司。李靖宇少有的出現了不安,時不時忌憚的看向眼前的身影。眼前的少女與他相比,還要年輕兩歲。對方一襲白裙,肌膚如玉,身上並無任何過多名貴的物品裝飾,雙眸猶如星辰,麵龐上泛著淡淡的寒意。而在這女人的腰間,則是掛著一塊金色的令牌。眼前的女人,名為慕容輕語。這個名字,在整個南境,甚至於是在整個皇朝當中,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存在。慕容輕語八歲就已踏入初境,十一歲成功凝聚金丹,十六歲就已跨過凝丹境界,達到了元嬰之境,現在也纔剛過二十歲而已。曾有傳言,慕容輕語如今的境界,之所以未曾突破,完全是因為她在壓製自身境界,準備一舉踏入下一個境界。如此天賦,不止在南境,就是放眼整個皇朝,也是獨一無二之人。而在整個鎮妖司當中,慕容輕語的身份地位,非同尋常。雖說是南境出生,但她極少停留在南境內。李靖宇也冇有想到,這個女人居然會來到自己這裡。“慕容大人,不知您這一次前來,可是有事?”“自然!”冷冰冰的聲音落下,慕容輕語輕輕抬起眼眸,看了一眼李靖宇後,才道:“我需要借你身邊的那兩個侍女一用!”“聽聞她們二人擅長追蹤之術,我要她們相助與我斬殺長白江的龍王,可以嗎?”李靖宇聞言,自然是不敢拒絕,立馬答應下來。“這自然是可以的,不過是小事而已!”李靖宇回話的同時,暗中鬆了一口氣,好在不是自己招惹了這尊煞星。“隻是……不是呼延大將軍對付那頭長白江的龍王嗎?”慕容輕語起身,平靜回答道:“呼延雷要鎮守的是天陽城,如今他不在城中,周邊已有不少妖魔變得猖獗。”“所以,他纔將我請來解決長白江的龍王。”“不過,我可是聽聞有一頭蛟龍逃出了長白江?”李靖宇聞言點頭,神情頓時就認真起來。“的確!這頭蛟龍是龍王最疼愛之子,如今大將軍已經派人前去搜尋。”慕容輕語的麵色並不見任何變化,隻是直接說道:“將你那兩個侍女帶來吧!我時間緊迫!”李靖宇不敢有任何怠慢,當即離開房間,去尋找玉蓮姐妹二人去了。……鄰水村外,葉淩天已來到河岸處,取出了在河神廟中所得到的那塊鱗片。鱗片在陽光照耀之下,閃爍著耀眼光芒。這塊鱗片很明顯不是魚鱗,鯰魚妖上也並無鱗片,更像是龍鱗。不!出現在這裡的,隻有可能是蛟龍的鱗片。眼前的河流屬於長白江的分支,龍王之事,他可是還清楚記得的。“難道這頭蛟龍就是逃出長白江的那頭蛟龍?”想到此處的葉淩天,臉上的笑容逐漸勾勒而起。眼下,他已經有了新的目標。昨夜,那頭蛟龍應當是逃了。如果對方真是長白江所逃出來的那頭蛟龍,那對方不應該逃纔對。畢竟,對方原本擁有的實力可不弱。但對方昨夜竟然會逃離,那就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對方受了傷,不敢露麵。“這頭蛟龍應該無法回到長白江內,他應該還在此處。”於是,葉淩天看向眼前的河流,難不成這蛟龍逃入了河中?如果真是如此,事情反倒是有些麻煩了。原因很簡單,他不會水。不過,一切如果真的與他猜測的那樣,這頭蛟龍應該會離開河流的。對於妖魔來說,人類的氣血對於它們而言,可是大補之物。它們受了傷,隻有吞噬更多人類的氣血,纔是它們能夠快速恢複的最佳選擇。

-連那南境的大將軍呼延雷,也騰不出手來,憑藉幾個銀令,我還是能夠對付的。”聽到此處,蛇妖頓時纔是放心不少,隻要金令不出手,那麼便是無人能夠殺了自己主人。“主人,可是需要我去清河縣看看?”“不必了!狗大他們玩兒儘興了,應當就會回來了。”聽到這裡,蛇妖這纔不再說話。一夜安靜度過,次日清晨。太陽東昇,清河縣內,一如既往的安靜,家家關門閉戶。微風吹拂,一身黑袍的葉淩天,已出現在了街道上,平靜的他朝著城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