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火旺 作品

第27章 你的妖丹,我要定了!

    

孕。我們一家三口找上相府向他討要說法,被相府拒之門外。我的脾氣上來了,直接就跪在相府門前,見不到他我就不離開。還揚言如果他不認我,就把我們的事全都說出來。可相府還是不給我們開門。後來,公主來了。她讓人把我們一家三口從相府門口綁走,綁進了公主府。她羞辱我,說我不知廉恥,未成婚就懷了男人的孩子,說我這樣的人活該被拋棄。她還說,莊戶人家的女兒,怎配做探花郎的妻子,怎麼配與她堂堂公主共侍一夫。就算是做妾,...-

長白江處軍營內。呼延雷將手中的酒壺放下,眼神淩厲朝著眼前的身影看去,直接問道:“你是說那頭蛟龍極有可能逃去下遊?”眼前的身影是一個文雅的中年男人,穿著白袍,腰間掛有一象征著身份的銀色令牌。“大將軍,事實確實如此!隻是,下遊河流分支諸多,而且又有不少村落所在,想要從中找到一頭蛟龍,怕是不易。”呼延雷聞言,頓感頭疼,不由得抓了抓後腦勺。“不管容不容易,這頭蛟龍都必須要殺了!否則的話,一旦有百姓因此而死,我這大將軍怕也是不必做了。”“眼下我這裡抽不出多餘的人手,你鎮妖司可還有人能用?”對付這頭蛟龍,至少要擁有凝丹境實力的人,才能去往。文雅男人稍作沉思後,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畢竟,眼下鎮妖司內,用人也十分緊缺,他們幾人能夠來到此處,已經算是不錯了。“大將軍,我隻能將此事彙報鎮妖司,到時候才能知曉。”呼延雷聞言,頗為不耐煩的晃了晃手,文雅男人立馬識趣的離去。在文雅男人離去之後,呼延雷略微沉吟,才自言自語的說道:“按時間來說,輕語那丫頭應該已經來了。她來了,這長白江的龍王,也就翻騰不起來了。”“小小蛟龍,本將軍倒是要看你能逃到哪裡去!”……臨近鄰水村邊緣的河流之中,忽然,凶猛的漩渦出現。緊接著,一道身影從漩渦之中走出,此人身穿黑袍,模樣英俊,在他的臉龐上麵,能夠看到鱗片的痕跡。白青朝著鄰水村所在的方向而去,眼中殺意湧現。昨夜之事,他曆曆在目,他的棋子河神就這樣被那獵妖人所殺。“如今獵妖人離去,我定要將這鄰水村中的人,全部吃下,恢複我損耗的氣血!”說著,白青直接踏著河水,直奔鄰水村的方向而去。眼前的鄰水村,一片安靜,隻能見到少許幾道忙碌的身影。白青已經來到岸上,長袖一撫,得意的笑容浮現。在他的眼中,村裡麵的所有人,現在都已經是他到手的獵物。就在他準備直接進入村子的時候,忽然一道黑影出現,竟是直接朝著他殺來。白青瞬間反應過來,側身躲開。那是一個手持黑刀的青年,腰間令牌耀眼。銀令,鎮妖司的獵妖人!“你是昨夜的那個傢夥!”葉淩天的身影停住,兩人之間,距離不過百步。看著麵前男人臉上的鱗片,這更加證實了葉淩天心中的猜測。這頭妖魔,果真就是蛟龍!“你的妖丹,我要定了!”話落,葉淩天直接箭步而來,手中黑刀,破空殺出。蛟龍並未逃離,他的右手之中,一柄短刀忽然出現,像是骨頭所做,隨後直接與葉淩天交手起來。而村外的動靜,很快也引起了村民們的注意。不少村民們,聞聲看來。看到葉淩天交手的那道身影時,對方臉上的鱗片無比醒目,當即就有人驚撥出聲。“那是妖魔!”而這道聲音的響聲,也讓葉淩天立馬意識到不能在這裡戰鬥,否則的話,蛟龍極有可能會對村中的百姓們動手。於是,他刀猛的收回,直接朝著村外的林中而去。見到葉淩天居然直接逃離,白青咧嘴冷笑,本能的以為這是葉淩天怕了,這才直接逃了。到手的肥肉,他自然不會丟了!對於妖魔來說,修士的氣血可是大補之物。更何況,他現在還是在受傷的情況下。在看了一眼圍觀的一眾村民們後,他冷冷的說道:“等我解決了那獵妖人,接下來,就會是你們了!”說完,白青直接朝著葉淩天的身影追去。而白青速度極快,與葉淩天之間的距離,在快速的拉進。直至遠離鄰水村之後,葉淩天的腳步,纔是終於停下,緩緩轉過身來,臉上笑意浮現。白青的身影停下,看了一眼四周,此處是鄰水村村後的樹林。林中樹木茂盛,倒是一個殺人的好地方。“獵妖人,你不會真以為我殺不了你吧?”白青看著手中的短刀,已經是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葉淩天麵色一如既往的平靜,隻是眼中已蘊含殺意。微風吹拂,兩道身影幾乎同時出手。而這一次,葉淩天直接動用全力。刀刀力量驚人,直接就將白青逼得連連後退。又因為修行《金剛決》的緣故,葉淩天肉身的強度,已遠超同境界之人,力量更是恐怖無比。白青很快就大驚失色,麵對葉淩天瘋狂的攻擊,他隻能以短刀不斷防守,身影在不斷後退。此時的他,這才徹底想明白葉淩天其實並不比他弱,剛纔葉淩天與他交手,卻突然逃離,不過是葉淩天為了護住鄰水村中的百姓們罷了!“臭小子,我要吃了你!”白青猛的發出一聲震耳龍吟,隨後,就見得他的身上,猛的爆發出一股恐怖力量,直接就將葉淩天震退出去。葉淩天見此,麵色微驚,可當他準備再度出手時,卻發現眼前的身影,已經不知蹤跡。竟然讓他逃了?於是,葉淩天立馬施展神識,可四周十裡內,居然不見蛟龍蹤跡,甚至於就連半點兒的妖氣,也無法察覺。這是什麼手段?葉淩天不由得驚愕,他怎麼也冇想到這蛟龍到頭來居然還有如此逃跑的本事。隻是,這一次讓蛟龍逃脫,下一次想要再讓他露麵,恐怕已經極難。無奈,葉淩天隻能將黑刀收回,選擇暫時回到天陽城中,再做打算。天陽城,鎮妖司內。葉淩天已再次來到了懸賞處。負責登記的獵妖人,見到葉淩天居然平安無事,不由得有些詫異。隨著葉淩天將懸賞令放在他身前的時候,他臉上的神情頓時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你真的完成了鄰水村的任務了?”此話也是引來周邊不少身影的注意,他們也都清楚知道鄰水村的任務難度,於是,不由得紛紛朝著葉淩天看來。“河神已經被我斬殺,我想應該很快就會有訊息送來的。”這……那獵妖人聞言,不由得愣了愣,但想著以葉淩天現在的身份,也不會說假話的,便相信了一些。“還請大人留下令牌,等到情況覈實之後,我會將大人應該得到的功勳,記錄其中的。”“好!”不過,在離開懸賞處的時候,葉淩天又是順便接下了幾個懸賞任務。這些任務,全部都是斬殺凝丹妖魔的任務。隨後,葉淩天直接就找到了李靖宇。對於那頭蛟龍,他可不想就這麼輕易的放過了。

-,直接就幾步來到了葉淩天的身前,跪在地上,眼淚從眼眶中滑落。“多謝大人為我清河縣除去妖魔,保我清河縣百姓安定!”“下官不知何以言謝,還請大人隨我回清河縣,我為大人擺下慶功宴!”葉淩天聞言,略微沉吟,隨後搖頭,直接拒絕了梁安的好意。“慶功宴就不必了,若是真要感謝的話,為我準備一匹好馬就可以了!”畢竟,他還要去往天陽城。路途遙遠,如果冇有馬匹去往,還不知何時才能到達。梁安聞言,微微一愣,待到反應過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