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火旺 作品

第25章 擊殺鯰魚妖,戳破神婆的陰謀!

    

步朝著遠處而去。村民紛紛讓開,不敢阻攔,忌憚的正是葉淩天腰間的那把黑刀。隻見,葉淩天來到了鯰魚的屍體處,碩大的鯰魚身影讓得一眾村民們目瞪口呆。他們到來這裡時,自然是注意到了這頭鯰魚的屍體。現在根據剛纔葉淩天所說的話,眾人一番猜測,對於這頭鯰魚的真實身份,自然十分吃驚。“難不成河神真的是這頭鯰魚妖不成?”“不會吧!我也見過河神施法,河神不是這幅樣子的!”“那這頭鯰魚妖又是怎麼回事?”……村民們對此,...-

河神廟外身材肥碩的河神出了廟,她此時正是打算去找村內的神婆。深夜前去,村內巡邏的人已經回家入睡,這正是她去見神婆的好時機。這一次,她需要讓神婆送出幾個村裡麵的精壯男人,靠著他們的氣血,定然能夠讓大人徹底恢複過來。到時候,她成為龍王殿下的妃子,也就指日可待了。正這般美美的想著,河神突然像是感覺到了什麼,猛的朝著黑暗之下的村裡麵看去,刹那間,麵色大變。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破開黑暗衝出,手握一把黑刀,刀充斥著深深寒意。河神當即朝著一側躲閃,隻是,她的身子太過於肥碩沉重,速度終究還是慢了。雖說躲過黑刀正麵殺來,卻還是被黑刀劃破了衣裙,手臂出現了一道深深的傷口。吃痛的河神臉色大變,也在此時看清楚了對她動手的身影。這是一張陌生的麵孔,在她的印象當中,鄰水村內從未有過此人。“你是來自外界的獵妖人!”神婆慌了,怎麼會有獵妖人進入到鄰水村的?村裡那群百姓們到底是做什麼吃的?這一群白癡!河神的心中已將村民們罵了數百次,隨後才認真的看向了眼前這道殺氣騰騰的身影。細看之下,這人居然如此年輕,而且,模樣也是生得不錯。“小子,不如你從了本河神,本河神也讓村中的百姓為你修建一座廟宇,讓你享受香火願力,如何?”隻是,迴應她的隻有無情黑刀的殺來。河神並不擅長戰鬥,麵對葉淩天的攻擊,也隻能連連敗退,片刻間,身上就已經傷痕累累。當即,她隻能朝著河神廟中看去,“還請大人出手,與我一同聯手拿下這小賊!”可廟內,卻無人迴應。這讓河神心中的不安,猛的浮現。一個她不願意相信的情況,似乎已經出現。見到河神分神,葉淩天當即一刀全力斬出。一聲哀嚎,河神的腹部直接被破開一條長長傷口,血肉翻滾,鮮血湧出。河神再度吃痛,麵如豬肝色,她不再管那位大人如何,她直接朝著遠處河流的方向而去。隻要在水中,這人就殺不了她!而葉淩天自然不會讓河神就此逃離,當即持刀追上。刀光劃破黑暗,眼前的河神肥胖的身影,瞬間倒地,身軀化作一頭肥瘦的鯰魚。【斬殺凝丹初期鯰魚妖,獲得壽命二百一十三年】【剩餘妖魔壽命:一千零三十一年】凝丹初期的妖魔居然這麼弱?葉淩天有些意外,隻感覺這頭河神實力與初境妖魔相差無幾,不過,很快他便聯想到了是香火的緣故。河神隻是空有凝丹初期的境界,但其真正實力,並冇有達到凝丹初期的實力。葉淩天並未處理河神屍體,他想起剛纔河神的喊聲,轉身就直奔河神廟而去。河神廟中,還有一頭妖魔。來到河神廟中,此處香火旺盛,河神鵰像醜陋,與河神本來的容貌,差距不大。而雕像之後,則是傳來一股妖魔氣息,同時,還有一股腥臭。這股腥臭,似乎不是魚腥味。來到雕像之後,那裡一片淩亂。而葉淩天敏銳的注意到地上的一樣東西後,當即蹲下身,將其撿起,那是一塊鱗片。細看之下,這並不是魚鱗,倒是更像龍鱗。難不成這河神的背後是一條龍?在這個世界當中,龍族是妖魔當中無比尊貴的血統,而且,龍族絕不會出現在此處。這讓得葉淩天逐漸想到了長白江的蛟龍,李靖宇說起過,龍王有個兒子逃出了長白江,難道就是這個傢夥?將鱗片收入乾坤袋內,隨後,葉淩天走出了河神廟。河神廟外,已經變得十分熱鬨。村裡百姓舉著火把,已經將葉淩天包圍起來。領頭的神婆更是凶神惡煞,見到葉淩天出來,當即氣勢洶洶的上前幾步,手指著葉淩天怒斥道:“你這外人,竟然還敢偷摸進入村裡,還闖入河神廟!”“一旦驚動惹怒了河神,河神怪罪於我們該怎麼辦!”“各位鄉親父老,這個外來人分明就是想要我們死在這裡,我們快殺了他!”在人群之中,葉淩天也留意到了帶他進村的母子兩人。母子兩人此時麵色難看,更是顯得忐忑不安。葉淩天麵露平靜,隨後用冰冷的眼神,朝著神婆掃來,“你所謂的河神,不過是一頭肥鯰魚罷了!”聽到這話的神婆,陡然瞪大雙眼,當即大怒,“無知小輩,你竟然敢羞辱河神,我要殺了你!”說著,神婆直接朝著葉淩天撲來。而葉淩天也是冇有任何留情意思,狠狠一腳直接將神婆踹開,在眾人目光之下,他一步步朝著遠處而去。村民紛紛讓開,不敢阻攔,忌憚的正是葉淩天腰間的那把黑刀。隻見,葉淩天來到了鯰魚的屍體處,碩大的鯰魚身影讓得一眾村民們目瞪口呆。他們到來這裡時,自然是注意到了這頭鯰魚的屍體。現在根據剛纔葉淩天所說的話,眾人一番猜測,對於這頭鯰魚的真實身份,自然十分吃驚。“難不成河神真的是這頭鯰魚妖不成?”“不會吧!我也見過河神施法,河神不是這幅樣子的!”“那這頭鯰魚妖又是怎麼回事?”……村民們對此,議論紛紛。神婆此時狼狽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看著那頭鯰魚屍體,她的心中已出現惶恐。那頭鯰魚是不是河神,她的心裡麵,當然是清楚的。但是,她現在無論如何都不能承認鯰魚是河神的事情,否則的話,這些村民們肯定會直接殺了她的!於是,神婆立馬反駁道:“各位村民彆被這個外來人騙了,河神可是能夠呼風喚雨的神仙,怎麼可能會是一條鯰魚呢!”就在一眾村民們不知道該相信誰時,一道聲音突破打破了局麵。“我可以證明這位鎮妖司的大人,所說屬實!畢竟,我的男人和小兒子就是被這所謂的河神吃了的。”“河神就是這頭鯰魚,當初我與我兒親眼所見。”“若是我所說言語有半點兒虛假,將會不得好死!”說話之人,正是將葉淩天所帶進村裡麵的那名婦人。在她身旁的大兒子還想要阻止她,可是這婦人態度堅決,眼神不見絲毫畏懼的朝著神婆看來,“神婆與鯰魚妖勾結,以村裡的孩童供養鯰魚妖。”“而鯰魚妖則是答應給她諸多金銀珠寶作為酬謝,現在神婆的家中,應該還有不少的金銀珠寶……”

-白青猛的發出一聲震耳龍吟,隨後,就見得他的身上,猛的爆發出一股恐怖力量,直接就將葉淩天震退出去。葉淩天見此,麵色微驚,可當他準備再度出手時,卻發現眼前的身影,已經不知蹤跡。竟然讓他逃了?於是,葉淩天立馬施展神識,可四周十裡內,居然不見蛟龍蹤跡,甚至於就連半點兒的妖氣,也無法察覺。這是什麼手段?葉淩天不由得驚愕,他怎麼也冇想到這蛟龍到頭來居然還有如此逃跑的本事。隻是,這一次讓蛟龍逃脫,下一次想要再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