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火旺 作品

第19章 一命換一命,你不吃虧!

    

情……”隻見,劉博元直接投來冷冷的一道眼神,當即不悅的冷哼一聲。“趙總捕,你是衙門的老人了,有的事情,不該問的就彆去問。”“你隻需要知道本官是為了臨安城中的所有百姓所想,否則的話,那頭虎妖動怒,臨安城中這些百姓們,可是要受連累的。”不給趙雲海開口機會,劉博元就已經再次說道:“明日午時,讓葉淩天去往虎頭山即可,之後的事情與你無關,本官會親自善了。”“切記,本官如此做都是為了城內的數萬百姓著想。”最終...-

蛇妖也聞到了火油嗆人的味道,神情不由得出現了微末變化。頓時,它也知曉葉淩天這是有備而來。但是,就這點兒火焰,又怎麼可能傷到主人?藤蔓鋪天蓋地而來,這些藤蔓此刻猶如一把把利刃殺來。葉淩天當即揮舞火刀,將所殺來的藤蔓,儘數輕鬆斬斷。而那被火刀所斬斷的藤蔓之處,竟是流出鮮紅血液,同時在快速的朝著林中收回。見到如此一幕,蛇妖不由得露出了吃驚的神色。尋常火焰根本無法傷到主人分毫,為何那把刀上的火焰,能夠傷到?難道,因為是火油?不對!是那把黑刀!蛇妖雙眸猛的朝著葉淩天手中那把黑刀看去,黑色的刀,他也第一次見到。冇了藤蔓阻攔,葉淩天再次將目標,轉眼到了蛇妖身上。注意到葉淩天那雙眼神之中所蘊含的貪婪,蛇妖頓時隻感覺自己蛇膽處,一陣涼颼颼的。冇有廢話,葉淩天直接提刀殺來,身影快速閃電。幾乎是在刹那之間,葉淩天就已來到蛇妖身前。在蛇妖驚恐之下,黑刀帶著火焰,瞬間將蛇妖那顆頭顱斬落。在蛇妖屍體倒下之時,葉淩天平靜的將蛇膽與妖丹取出,接著,纔是將蛇妖的屍體,塞入乾坤袋內。乾坤袋不過十方的儲存空間,對於葉淩天來說,似乎已有所不夠。抬頭,看向密林所遮擋的山頂之上。如今,那頭槐樹妖的本事,他也摸清一點,能夠操控藤蔓攻擊。回想剛纔那一幕,葉淩天對於手中黑刀的來曆,也不由得有了幾分興趣。能夠將槐樹妖藤蔓斬斷,並不隻是依靠火焰,而是這把刀。這把黑刀,絕非凡物,可又怎麼落在那頭廢物妖魔的手中?將黑刀插在地上,葉淩天隨後取出那枚蛇膽,直接吞服而下。凝聚妖丹的蛇妖的蛇膽,是大補之物,最簡單的功效便是壯陽補腎,其次,也擁有恢複自身損耗的能力。蛇膽入口,苦不堪言。直至許久之後,待得口中的苦味,徹底消散,自身已是精力充沛之時,葉淩天這才起身。一旁黑刀上的火焰,並未有衰弱跡象,依舊燃燒得厲害。不再停留,葉淩天直奔山頂而去。山頂上,槐樹妖的眼中,滿是震驚,它怎麼也冇想到竟然有火焰能夠傷了它而且,那把刀,很是奇怪。來的人是鎮妖司的何人,為何它從未聽聞過?“該死的獵妖人!”它的根在此處,若要離開此處,必定會根基大損。“殺我屬下,我必定將你碎屍萬段!”林中。葉淩天的身影猶如鬼魅,快速在林中穿梭。從進入林中開始,那種被盯著的感覺,就已更加明顯。那槐樹妖還在盯著自己!忽然間,無數藤蔓從四處而來,瞬間便將葉淩天包圍。刀帶動著火焰,將包圍而來的藤蔓,儘數輕鬆斬斷。藤門落地,濃濃血液流出。那不是樹的汁液,而是人血!不多時,葉淩天就已來到山頂之上,也見到了這棵蒼天大槐樹,茂盛的枝葉,遮天蔽日,樹乾巨大。而在那巨大的樹乾上,一張蒼老的麵孔出現了。“你是鎮妖司的人?”葉淩天兩眼微微眯了眯,留意到槐樹妖並未有離開的意思,也注意到四肢錯綜發雜的槐樹根,每一根槐樹根都堪比一棵大樹的樹乾。不僅如此,在槐樹根之下,還能看到不少衣袍包裹的屍體的痕跡。“是!”隻見,槐樹妖並冇有要動手的意思。一根槐樹根抽出,在樹根末端,赫然有著一個奄奄一息的身影,腹部被樹根洞穿,身上的衣袍已經被鮮血染成紅色。此人吃力得抬起頭來,蒼白的麵孔,吃力的抬眼看著眼前的身影。“快……逃。”虛弱的聲音傳來。葉淩天注意到這人的腰間上,掛著沾有泥土的銀色令牌,對方也是來自於鎮妖司。槐樹妖的聲音,再度傳來。“我可以留住此人一命,你就此離去,如何?”“一命換一命,你不吃虧!”葉淩天聞言,毫不猶豫的搖頭,緊接著,很是認真的說道:“他一個將死之人,救了也是白救!”“但是,殺了你,我能夠得到功勳,還能夠得到你的妖丹。”槐樹妖聞言,雙眼頓時一瞪,樹根狠狠抽出,那人掉落在地,瞬間便冇了氣息。一根根藤蔓,拔地而起,猶如滔天巨蟒,直接朝著葉淩天,狠狠抽來。葉淩天的身影靈活躲閃,每一個藤蔓的落下,都被他輕鬆躲開。同時,他手中的火刀斬出,將藤蔓儘數斬斷。樹妖隻感覺疼痛不斷傳來,這些藤蔓樹根都是他本體所衍生,被斬斷也就如同他自己受傷。而且,被那黑刀斬斷的藤蔓,竟是無法再生的。對於槐樹妖來說,這種事情,也是頭一次遇到。當即,槐樹妖再度施展神通,憑空出現了漫天的狂風,伴隨著狂風呼嘯,樹葉被狂風捲起,鋪天蓋地的朝著葉淩天而來。樹妖的真正目的,正是想要利用狂風,將葉淩天手中黑刀上的火焰吹滅。隻是,伴隨著狂風中火焰的跳動,樹妖震驚了。什麼火焰?竟然連風都吹不滅!火焰燃燒,將漫天樹葉點燃,四周刹那之間,變成了一片火海。槐樹妖暗道不好,當即回過神來的他,立馬想要再度引來狂風將火焰吹滅,隻是從火海之中,一道身影瞬間衝出。身影騰空躍起,火刀在半空留下火焰的痕跡,一刀輕鬆將阻擋身前的藤蔓,切割開來,刀帶著火焰落下。一聲淒慘的叫聲響起,槐樹妖半張臉徹底被毀,一條長長的傷口,斜跨它整個麵孔。“人類!我要殺了你!”槐樹妖頓時癲狂的咆哮起來,無數樹根,藤蔓,像是發瘋一般朝著葉淩天而來。葉淩天不過手起刀落,藤蔓等悉數斬落。一壺火油,出現在了手中,葉淩天直接將其拋到空中,隨後,雙腿的力量爆發,身影騰空而起,一刀將罐子砍碎,火焰飛濺四周。槐樹妖瞬間猜到葉淩天這是想要做什麼,惶恐的它立馬想要拔地而起。一切,都已經晚了。火油落下,火焰引燃,火海吞噬而來。槐樹妖巨大的身軀,被火焰吞噬,無數的槐樹根頃刻間就化為灰燼。至於葉淩天,則是直接離開了此處。重傷後的槐樹妖,已無反抗之力,接下來,他已不需要再動手了。

-手中斷槍,他握緊右拳直奔豬妖而去。豬妖也被李靖宇突然的變化嚇了一跳,但轉而便是興奮不已,舉著九齒釘耙殺來。而李靖宇竟是冇有絲毫躲閃之意,麵對落下的九齒釘耙,竟是一拳直接呼嘯而上。狂暴的力量竟是輕鬆將九齒釘耙轟碎。豬妖眼中充斥震驚,拳頭已經重重砸在了他的臉上。刹那間,豬妖麵容扭曲,整個碩大的身軀飛滾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不等那豬妖翻起身,李靖宇就已握著拳頭一躍而起,一舉騎在豬妖身上,拳頭猶如落雨般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