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火旺 作品

第18章 殺了他!留住他體內的金丹!

    

息,正是關於鎮妖司明日去白雲山除豬妖的事情。李靖宇會讓他參與,隻能說明一個問題,斬殺豬妖,他們的把握並不大。不過,對於葉淩天來說,這是一個機會。無論是加入鎮妖司的考覈,還是妖魔壽命,都是他所需要的。這白雲山的豬妖,他殺定了。夜深之時,葉淩天還是邀請了趙雲海等幾個在衙門中要好的捕快們,去往八仙樓慶賀,喝酒一直到了淩晨。在將趙雲海幾人送回去後,葉淩天便是帶著黑刀,孤身一人,離開了臨安城。所去往方向,自...-

黑刀在手,葉淩天隨後直接就闖入了柏山。槐樹妖突然睜開雙眸,看向了山腳方向。就在剛纔,他竟然感覺到有人在窺視自己,儘管那種感覺並不清晰。“神識,又是凝聚金丹的人類嗎?”槐樹妖低沉的聲音落下。“主人,我去將他擒來,為你補充養分。”蛇妖男人扭著蛇身而來,自信十足的說道。槐樹妖點頭,隨後又說道:“狗大一夜未歸,相信也是因此出了事。”“殺了他!留住他體內的金丹!”“是!主人!”蛇妖離去之後,槐樹妖冷冷一哼聲,“不知死活的獵妖人,還敢前來送死!”……天陽城境內,長白江邊緣。此處有無數營帳駐紮,這是南境大將軍呼延雷所在之處,駐軍十萬在此。營帳中,年有五十的呼延雷身披軍甲,精神抖擻,絡腮鬍呈花白色,膚色古銅,雙眸如虎眸,正看著眼前站立的身影。“靖宇,應該不是鎮妖司派你前來的吧?”“呼延伯父,我來此處,自然是個人意願。”李靖宇淡然一笑,隨即,尋了一處地方坐下。“隻是冇想到伯父會親自鎮守這長白江的龍王。”“狗屁龍王,那不過是一頭未曾化龍的蛟龍罷了!”呼延雷帶著許些脾氣,重重哼了一聲,“若不是你鎮妖司無能,豈能讓本將軍親自鎮守這妖孽?”李靖宇聞言,苦澀一笑,立馬說道:“伯父,南境的鎮妖司還需要鎮壓其他妖王,這實在抽不出身了不是?”呼延雷不打算再繼續談論這件事情,兩眼眯著朝著李靖宇看來。“你小子,每次來找我都冇什麼好事。說吧!這一次又有什麼麻煩事了?”李靖宇聞言,立馬起身,拱手一禮,“還是伯父瞭解我,我的確有事情要找伯父幫忙。”狡猾的笑容浮現,他立馬說出自己所來目的。“我想要向伯父借軍中兩名凝聚有金丹的修士一用,幫我殺一隻妖魔,該有的好處一樣都不會少。”呼延雷聽後逐漸坐直了身子,目光如炬的盯著李靖宇許久,才緩緩道:“你脫離李家,入鎮妖司曆練,找我借人,怕是不合適吧?”“伯父誤會了,不是為我,而是為我一個朋友。”李靖宇繼續說道:“伯父應當知道柏山的槐樹大妖吧?”呼延雷神色微動,點了點頭。“聽說過,聽聞鎮妖司損失了不少人,那樹妖更為猖狂,不過與你似乎並無關係吧?”呼延雷狐疑更深,“你有朋友去了那裡?”“是!如果那樹妖真如情報上所說的那樣,我那朋友倒也不需要我來請伯父借人相助,可我剛到天陽城就收到訊息,說是那槐樹妖的境界似乎有所突破,而其麾下又有一妖魔凝聚了妖丹,故此我那朋友必定有危險。”“長白江去往柏山,不過一日路程,所以靖宇才特地來到此處,尋伯父借人前去相救。”呼延雷聽到這裡,卻是漸漸露出笑容,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麵,“這是你鎮妖司的事情,與我有何關係?”“不說你鎮妖司抽不出人手,我這裡又何曾能抽出人手來?”“靖宇,你可知長白江中的龍王,即將渡劫突破至妖王境界,其麾下凝聚妖丹的妖魔就有數十頭,我這軍中還有你鎮妖司的兩人,拿什麼人借給你?”李靖宇聞言,頓時語塞,臉色也漸漸變得難看起來,他完全冇想到長白江的情況,居然會成了這樣。如此一來,葉淩天豈不是必死無疑了?呼延雷歎了一口氣,拖著沉重的盔甲起身,來到李靖宇的身前。“靖宇,若非是你剛迴天陽城,我也會向鎮妖司將你調來。”“近段時間來,妖魔猖獗,你鎮妖司的人手不夠,你是知道的,可現在無論是鎮妖司,還是軍中,麵對妖魔都很是吃力的。”“你想要為你李家留住人才,我能理解,但也要看情況。”李靖宇正想解釋自己並非是為李家留住人才的時候,卻見營帳外有一名士兵闖入,對方的神情慌張。“啟稟大將軍,我軍剛察覺,有一頭蛟龍逃離了長白江。”“什麼!”無論是呼延雷,還是李靖宇,同時驚愕的看去。一頭蛟龍逃離長白江,一旦到了外麵,不知道會有多少百姓要遭殃。“他孃的!你們這群廢物,連頭蛟龍都看不住!”“大將軍,那頭蛟龍精通變化之術,而且已凝聚妖丹,軍中發覺之時,已經晚了。”呼延雷怒火更深,“他孃的,要不是本將軍不擅長水戰,否則的話,必定闖入江中,殺了那蛟龍!”……此時,柏山樹林當中。葉淩天已經與蛇妖交手起來,這蛇妖雙手握著三菱刺,與葉淩天打得有來有回。力量倍增,葉淩天雙手握刀,重重一刀將蛇妖逼退後。看著蛇妖那張陰險的麵孔,回想剛纔,他與這蛇妖已交手數個回合,這蛇妖雙手攻擊之時,那條蛇尾還會輔助攻擊,實在難纏。而且,在這林中,葉淩天總感覺有著無數的眼睛,在盯著自己。蛇妖此時卻注意到葉淩天腰間的那塊銀色令牌,當即嗤笑出聲。“鎮妖司的人,還真是不長記性,居然還派你這麼一個銀令前來送死,真是可笑!”葉淩天一笑,改為右手握刀。“當初我也殺過一頭蛇妖,還吃了它蛇膽,就是不知你蛇膽的味道,是否要更美妙一些?”蛇妖當即被惹怒,扭動蛇身,快速朝著葉淩天殺來。而葉淩天渾身的氣勢陡然變化,眸中殺意如刃,刹那間,猶如變了一個人一般,速度比蛇妖速度還要更快,同時刀法施展。刀光淩亂,每一刀的落下,都帶著無比驚人的力量。原本氣勢十足的蛇妖,此刻卻逼得連連倒退,眼中的驚恐頗深。他不理解為何眼前的獵妖人,會突然有瞭如此變化,難不成這纔是此人真正的實力?就在葉淩天一刀準備再度落下之時,四周突然異變生起,無數的藤蔓,朝著他殺來,他當即收刀退後。蛇妖看到那些藤蔓的時候,臉色終於有所好轉。“主人!”與此同時,藤蔓再度朝著落地的身影殺去。葉淩天見此,當即就從乾坤袋之中,取出火油,撒在了黑刀之上,又以火摺子點燃。刹那間,黑刀成火刀,火焰凶猛!

-候。聽到兩女輕盈的笑聲,李靖宇趕忙咳嗽出聲,轉移了話題。“淩天,我可是聽說你憑藉一己之力將那柏山槐樹妖所殺,快快與我說說。”說著,與葉淩天共同進了院中。玉蓮姐妹二人的笑容,此時有所收斂,也是跟著一同進入。院中,石桌處。聽完葉淩天所說的柏山經過時,李靖宇早已冷汗直冒。要知道柏山槐樹妖可是令不知道多少獵妖人都聞之畏懼的存在,居然被葉淩天如此輕易的就解決了。同時,這也讓李靖宇深深感覺到兩人之間的差距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