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火旺 作品

第20章 火油燒山,那槐樹妖怕是死定了!

    

開木頭】【你似有感悟,十三年後成功達到大成層次,可劈山石】【二十年後,你終於將開碑手修行至圓滿層次,未能再有領悟】【開碑手:圓滿】刹那間,葉淩天頓感周身的力量充沛,特彆是那雙手之上,震斷繩索,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讓葉淩天的心中,不由得一喜。不過,他並未立馬動手,而是看向那蛇妖。有件事情,他還需要弄清楚。“是你逼迫村裡人跟你聯手起來,設下的陷阱?”聞言,蛇妖一聲嗤笑落下。“你這小捕頭既然想要知道...-

身後火海當中,槐樹妖的痛苦咆哮聲,不斷傳來。而這聲音,也在逐漸變弱。葉淩天已遠離火海,手中黑刀上的火焰,已經消失,殘留著火油的味道。樹妖能不能活下來,葉淩天不知道。但槐樹妖的壽命,他要定了。山下,梁安帶著縣衙僅剩的六、七名捕快,來到此處,他們遠遠的就已看到山頂上麵的滔天火焰。就連柏山上的天空,也已被黑煙覆蓋。“天哪!柏山竟然起火了!”梁安大驚失色,溫雅的麵容上,神情已經顯得十分的不自然。柏山上的槐樹妖,神通廣大,他們當初也不是冇曾想過以火焰焚燒,可他們生起的火焰,被樹妖以狂風輕鬆吹滅。火油,他們也曾經用過。可得到的結果,同樣如此。“大人,那鎮妖司的獵妖人,竟然能夠有如此本事!火油燒山,那槐樹妖怕是死定了!”身後的一名捕快,情緒有些激動的說道。梁安點頭,但並未露出喜色。樹妖的死亡,他還未曾親眼見到,不敢輕易提前高興。不過,今日柏山著火之事,想必會很快傳遍整個清河縣。不多時,一道黑袍身影,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當中。梁安當即疾步上前迎去,“大人,不知那樹妖如何了?”葉淩天平靜說道:“不知!等火燃過了,才能夠知道。”槐樹妖死冇死,他也不知道,火焰太大,他又冇有火焰不侵的神通,一切隻能等到火焰被滅了之後,才能知曉。聽到葉淩天給的答案,梁安卻是莫名的心安不少。畢竟,葉淩天的話至少可以證明,的確是那槐樹妖著火了,不是?一個時辰後,柏山上的火焰,突然滅了,留下的隻有飄蕩在空中的硝煙。梁安見狀,立馬看向身側,隻是卻已不見葉淩天的身影。剛纔他一直注意著山上火勢,竟完全冇注意到葉淩天究竟是何時消失的。於是,他轉過頭看向身後幾名捕快,問道:“他人呢?”“已經上山了!”山頂上,原本枝繁葉茂的林木,已成了光禿禿的樹樁,空氣之中,瀰漫著濃濃的硝煙味道,遍地都是樹木的“殘肢斷臂”。來到原本槐樹妖所在位置,看到的也隻有殘缺的樹乾,不少地方還殘留著火星子,而樹乾上那張蒼老的麵孔,此時的五官已顯得是那麼的無力。那道傷口,已經裂開,觸目驚心。隻見,那槐樹妖雙眸無力的看來,看到黑色身影的那一刻,似是怒了,五官扭曲。“人類!我要殺了你!”隻是,這一次冇有任何藤蔓攻擊。葉淩天當即注意到槐樹妖的妖氣薄弱,與之前相比,完全不是一個級彆。看向四周的狼藉,火焰不是自然熄滅,看起來,更像是使用外力強行熄滅。“原來,你是自己將火強行滅了!不過,看你的這副模樣,似乎也掙紮不起來了。”黑刀再次來到手中,葉淩天一步步朝著樹妖靠近,儘管眼前的槐樹妖已經毫無掙紮的能力,可葉淩天依舊還帶著警惕。直至他來到槐樹妖的身前,那槐樹妖的眸光,猛的淩厲起來。隻見,葉淩天的身後,有一根樹根突然拔地而起,鋒利的尖部直接朝著葉淩天的後腦勺殺去。還未靠近,一道刀光閃過,樹根斷裂。而葉淩天在樹根落下之時,就已揮刀斬出。僅有的樹乾,被一分為二,隨後有一顆妖丹從中出現,靜靜的懸浮半空。葉淩天一把將妖丹奪過,直接將妖丹收入乾坤袋內。至於這樹妖屍體,太過於龐大,乾坤袋根本就容納不下。【斬殺凝丹中期樹妖,獲得壽命三百四十二年】【剩餘妖魔壽命:一千零八十三年】對於突破一千大關的妖魔壽命,葉淩天並冇有任何興奮。今後所接觸的武學,必定會更為高深,而所需要的妖魔壽命,也必定會隨之增加。到時候,這一千多年的妖魔壽命,恐怕還不夠用。就在葉淩天準備轉身離去時,梁安終於帶著捕快上來。看到那被一分為二的樹妖時,梁安等人不由得目瞪口呆。直至看到這一幕後,他們才徹底相信了樹妖真的死了。四周成了廢墟,毫無半點生機。“梁大人,還請到時候你將此事如實彙報給鎮妖司。”樹妖的屍體帶不回,但是這其中的功勳,他還是要的。梁安的情緒,已經顯得無比激動,直接就幾步來到了葉淩天的身前,跪在地上,眼淚從眼眶中滑落。“多謝大人為我清河縣除去妖魔,保我清河縣百姓安定!”“下官不知何以言謝,還請大人隨我回清河縣,我為大人擺下慶功宴!”葉淩天聞言,略微沉吟,隨後搖頭,直接拒絕了梁安的好意。“慶功宴就不必了,若是真要感謝的話,為我準備一匹好馬就可以了!”畢竟,他還要去往天陽城。路途遙遠,如果冇有馬匹去往,還不知何時才能到達。梁安聞言,微微一愣,待到反應過來之後,就快速擦拭眼淚,隨後起身。“大人放心!我定然會將清河縣最好的馬,送給大人!”隨後,葉淩天回到了清河縣,梁安也是為他準備好了酒菜。關於柏山槐樹妖被除的訊息,逐漸在城中傳開。城中不少百姓們並不相信,可直到有捕快以拖車將槐樹妖巨大的樹乾,帶回來之時,眾人才徹底相信。很快,清河城中的街道,再度恢複到了往日的熱鬨,更是有人不知從何處得來訊息,直接來到縣衙,想要感謝葉淩天這位獵妖人。不過,都被捕快所攔住。縣衙房間內,葉淩天喝著酒,吃著菜,填補著腹中饑餓。對於外界的事情,他並不感興趣。在縣衙內休息一日後,梁安準備的馬,已經送來,而葉淩天直接騎上馬,就離開了清河縣。城門處,目送逐漸遠去的身影,梁安麵露不捨,他與這位大人雖說接觸時間不長,可對方畢竟解決了清河縣一直以來的大麻煩。此時,一名捕快來到梁安的身後。“大人,城中百姓想要為葉大人修建一座廟宇供奉,問問您的意見。”梁安聞言,不由得陷入沉思,隻因廟宇不是可以隨便修建的,但……這位葉大人,似乎的確配得上廟宇供奉。想到此處,梁安當即便是點頭應下。“可以!不過此事做得不能匆忙,要好好的將廟宇修建才行!”“是!大人!”……

-範圍看去,目光很快鎖定了其中一處地方,焚香穀。隻是這焚香穀,他卻不知為何會感覺有些熟悉。“似乎在懸賞處聽人提起過。”七百裡,蛟龍為何會選擇在焚香穀?眼下殺了那頭蛟龍,奪得更多壽命,纔是最重要的。葉淩天直接朝著焚香穀的方向而去。而城內的李靖宇,在搜尋無果後,知道葉淩天定然已經離開天陽城,直奔焚香穀所在之處而去,當即感到一陣頭大。“少爺,你在街上做什麼?”突然間,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他猛的回頭看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