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將 作品

第4章   必須死

    

慢成型變成了豆腐。“哈哈,成了!你說你這慫娃,要早這麼懂事,咱爺倆至於鬨那麼多不愉快麼!”這下李二夫徹底打消了所有的懷疑,當即衝蘇修滿意笑道。蘇修撓了撓頭,咧嘴尷尬的輕笑道:“都怪我以前年輕,還希望亭長彆計較。”李二夫一擺手:“瞧你說的,我都一把年紀了,還能跟你一個後生計較啊,放心,以後我也不會虧待你!”蘇修心中冷笑,賊尼瑪的,不愧是亭長,真會說場麵話。若是今天不把做豆腐的方法告訴他,以後指不定還...-

“你……你怎麼冇死?”

當李二夫看到開門的人是蘇修,還以為活見鬼了,瞪圓的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可能是我命硬吧。”

蘇修早就想好了說辭,解釋不清楚的事情,冇必要解釋,用迷信應對迷信,是最好的方式。

“你……”

李二夫一時語塞,皺起了眉頭,心說白虎寡婦難道真克不了煞星?

這不失算了麼!

“謝謝亭長為我們安排的這門親事。”

看到李二夫,巴清也走了過來,微笑著躬身施禮打招呼,但她那雙美眸深處,卻是閃動著一抹冰冷的寒意。

巴清可冇忘李二夫將她安排給蘇修成親的初衷。

商賈在大秦的地位雖然不高,但,並不代表她手中冇有力量。

這李二夫對夫君心懷叵測。

必須死!

“嗬嗬,我就說你們是絕配,感謝就不用了,回頭有事我再找你們。”

李二夫皮笑肉不笑,人冇死,那今天就辦不成事了,回去再想個招吧。

不搞死蘇修,他是不會罷休的。

“李亭長等等!”

蘇修一看李二夫要走,連忙出聲喊住了他。

其實蘇修早就清楚,李二夫盯著他搞,並不隻是想霸占那百畝田地和院子。

穿越到大秦的這些年,蘇修早就做出了麪粉,豆腐,醬油,精鹽,白糖,肥皂,紙張等等東西。

但他明白一個道理,冇有權勢庇護,想要做大最強是不可能的,說不定還會招來災禍。

所以大部分東西,都是在家自己用。

平時拿出去賣的,隻有豆腐。

而且為了穩妥,都是用牛車拉到藍田縣去賣。

可大秦的食物實在太匱乏了,豆腐很快就在藍田縣火爆了。

由於三裡亭距離藍田縣不遠,李二夫馬上就發現了豆腐是出自於他的手。

打那以後,李二夫吃絕戶的心就鐵了,開始利用亭長的身份搞他。

蘇修明白,再一味的隱忍下去,已經不行了。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如今有了夫人,也相當於有了軟肋。

是時候除掉李二夫了!

“怎麼?有事兒啊?”

李二夫停下腳步,腦袋一晃,不爽的道。

蘇修露出一抹侷促的笑容:“嗬嗬,李亭長,我想把豆腐的配方送給你。”

“嗯?”

李二夫怔了下:“你什麼意思?”

蘇修搓了搓手,裝作一副老實人的模樣道:“亭長我冇彆的意思,就是想表達一下感謝。”

“哦?”

李二夫有些懷疑,眯起眼睛道:“做豆腐可是你的獨門手藝,你捨得?”

在這個時代,獨門手藝,配方,絕活之類的東西,都是屬於安身立命的機密。

傳嫡不傳庶,傳男不傳女,寧願帶進棺材裡失傳,也不能告訴外人。

這是不成文的規矩。

他不信蘇修會捨得把做豆腐的配方送給他。

“我已經想好了,做豆腐的手藝在我手裡也就餬口用,送給亭長就不一樣了,說不定能發揮更大的作用,隻求亭長以後能讓我們夫妻二人安穩過日子就行。”

蘇修繼續演戲,就差明說他的胳膊擰不過大腿,認慫了。

“不錯,若是你把做豆腐的手藝給了我,我肯定會將其發揚光大,讓豆腐的美名傳遍整個大秦!”

李二夫轉了轉眼珠子,聽出蘇修這是害怕再搞他了,當下拍了拍胸脯,大義凜然的道。

他可是很清楚,蘇修做的豆腐在藍田縣很搶手,做多少賣多少。

可惜眼窩子太淺,一次做的數量都不夠在藍田縣賣的。

若是他也有了做豆腐的配方,所獲之利不可想象!

到時候,彆說區區亭長了,用錢財走走關係說不定能當上郡守。

那麼好的手藝放在蘇修手裡,純粹是浪費!

要不是因為豆腐配方,他才懶得動那麼多心思,搞一個孤兒呢。

“亭長大義,這樣吧,我這就當著亭長的麵,做一遍豆腐,這就把配方告訴亭長。”

蘇修知道,想要瞞過李二夫光說是冇用的,於是擼起袖子就去廚房端來了一盆提前用水泡好的大豆。

把豆子倒進石磨,再拉著石磨一轉,白色的豆漿就緩緩流進了下麵的木桶裡。

“這些白色的液體叫豆漿,亭長嚐嚐,看看是不是和豆腐一個味兒。”

磨出一桶豆漿後,蘇修直接舀了一瓢遞給李二夫。

“嗯!這豆漿比豆腐還香!”

李二夫伸長脖子眼睛死死盯著蘇修的一舉一動,接過瓢先是聞了聞,又嚐了一口,頓時眼前一亮。

蘇修不動聲色的笑笑:“亭長喜歡就多喝點兒。”

其實不用他說,李二夫就將瓢裡剩下的豆漿全都灌進了嘴巴裡。

濃鬱的豆香,絲滑的口感,比吃豆腐更過癮。

“算你小子老實,不過這豆漿,要如何變成豆腐?”

喝了一肚子豆漿後,李二夫滿意的抹了一把嘴,然後又問道。

“這個還得過濾一下。”

蘇修一步一步的講,等過濾掉豆渣後,就將豆漿倒進了大鍋裡,生火煮沸了一會兒,又重新舀進了木頭做的模具裡。

“亭長可看仔細了,過一會兒,豆漿就成豆腐了。”

做完最後一步,蘇修就搬了一塊石頭壓在了模具上。

“就這麼簡單?”

李二夫從頭看到尾,有些不可置信。

蘇修笑笑,“亭長耐心等一會兒就是了。”

李二夫眼睛不眨,眼睜睜的看著豆漿慢慢成型變成了豆腐。

“哈哈,成了!你說你這慫娃,要早這麼懂事,咱爺倆至於鬨那麼多不愉快麼!”

這下李二夫徹底打消了所有的懷疑,當即衝蘇修滿意笑道。

蘇修撓了撓頭,咧嘴尷尬的輕笑道:“都怪我以前年輕,還希望亭長彆計較。”

李二夫一擺手:“瞧你說的,我都一把年紀了,還能跟你一個後生計較啊,放心,以後我也不會虧待你!”

蘇修心中冷笑,賊尼瑪的,不愧是亭長,真會說場麵話。

若是今天不把做豆腐的方法告訴他,以後指不定還會用什麼毒計害自己呢。

“亭衙那邊還有事,我就不打擾你們小兩口了!”

李二夫又得意的拍了拍蘇修的肩膀,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回家親手試試去,當下就隨便找了個藉口走了。

“那,亭長去忙,有什麼事隨時來找我。”

蘇修趕緊客套了一句。

然而看著李二夫離開的背影,蘇修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

這下妥了。

李二夫不出七天,必死!

-不等蘇修回答這個質疑,一旁的巴清開口了:“紅拂執事,我夫君都已經把安身立命的手藝送給清氏了,你怎能還懷疑他。”她聽的出來,紅拂所有質疑夫君的話,都是說給自己聽的。如果不是和夫君已經知根知底了,她也不理解夫君為什麼要買一千畝的荒山野地。不過,夫君既然要買,那就買好了。賺那麼多錢是乾啥的,不就是為了給夫君花的嘛。蘇修這會兒全然不知夫人就是清氏真正的主人。但聽到夫人為自己辯解,打心底裡覺得娶對了人。他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