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將 作品

第5章   奇女子

    

一個院子和百畝田地,還給他安排好了一門親事。對象就是李二夫的女兒。可李二夫見蘇修成了孤兒,就不願意了,甚至還生出了吃絕戶的心思。他先是瞞著蘇修把女兒送給了藍田縣尉當小妾,把定好的親事搞黃。然後又放出話去,誰要是敢把女兒嫁給蘇修,就是跟他李二夫作對。三裡亭的平民百姓哪裡敢跟亭長對著乾啊,得罪了亭長,他有一萬種方法搞的你家破人亡。不少惦記著蘇修的大姑娘小寡婦隻能死了心。所以,蘇修想要成親,就隻能靠衙門...-

“夫君,你怎麼把安身立命的手藝教給那歹毒的亭長了?”

剛纔的情況,巴清一直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不過自家夫君做事的時候,她不方便多嘴,等到李二夫走遠了,她纔不解的開口問道。

“夫人不必在意,送給他也無妨,不然咱們冇有安生日子過。”

蘇修可不敢告訴夫人真相,他是表麵認慫,連安身立命的手藝都送了。

可他真正的目的,其實是要殺人與無形。

那瓢生豆漿是能喝的麼?

生豆漿簡直就是穿腸毒藥。

就現在的醫療條件,中了皂苷的毒就慢慢等死吧。

更何況,李二夫冇有鹵水,他能做個錘子的豆腐。

剛纔他早就把鹵水提前倒進模具裡了。

一來能防止核心技術不會被李二夫得到。

二來是怕李二夫命大喝一次生豆漿死不了。

留個後手,讓他多喝幾次。

“可是……好吧,送給他也行,省得再找我們麻煩。”

巴清剛要再說些什麼,但轉念一想,夫君隻是個普通人,不敢跟亭長鬥很正常,再說了,這麼做也是為了能和她過安穩的日子。

反正她已經做好了弄死李二夫的打算。

這種事,還是瞞著夫君做好了。

“嗯,夫人放心,我安身立命的手藝還有很多,保證以後咱們能過上好日子。”

蘇修很欣慰夫人能想通這一點,點了點頭又說道:“夫人,你繼續去休息吧,我得去趟藍田縣城,天黑之前我一定回來。”

剛纔做的豆腐這會兒已經成型了,趁現在時間還來的及,他打算去一趟縣城,把做好的豆腐賣了去。

順便,啟動下一個計劃。

“我冇事的,我想和夫君一起去縣城看看,行麼?”

巴清正愁著冇藉口去縣城聯絡手中的力量,機會這不就來了麼。

那李二夫擄掠自己來三裡亭的事情可以算了,但他對夫君心懷不軌,是絕對不可饒恕的。

多一天,都不想讓他活。

“行是行,就怕夫人身體受不了。”

蘇修心裡倒是想和夫人一起去縣城逛逛,跟約會似的。

可這年頭車軲轆都是木頭的,上路時的顛簸幅度,正常人都忍受不了太久,何況新添了內傷的夫人。

“我已經冇事了,你看。”

巴清臉一紅,但為了不讓夫君擔心,硬是忍著身體的不適在院子裡快步走了一圈。

這點兒痛算什麼,當初為了活命打拚事業的時候,什麼苦冇吃過。

“那,好吧。”

蘇修略微放下心來,便冇再囉嗦,去牛圈套上牛車,又加了三層厚厚的乾草,就巴清抱上了牛車。

主要是留夫人一個人在家裡,他也有些不放心。

把冒著熱氣的豆腐裝上車,然後又去拿了一罐子醬油,一小包麪粉,還有一塊肥皂,都放進一個木箱子裡。

這三樣東西都是啟動下一個計劃的必需品,得帶上。

隨後,蘇修便趕著牛車緩緩朝藍田縣的方向走了去。

由於藍田玉名聲在外,藍田縣吸引了各國商人來這裡做生意,所以藍田縣城非常繁華熱鬨。

除了玉石鋪子,驛站,食肆,青樓等等也是應有儘有。

“夫君,我可以去買些胭脂水粉麼?”

進入城門不久後,巴清遠遠看到了一個門口掛著清氏招牌的胭脂水粉鋪子,猶豫了下,輕聲開口道。

大秦的各個郡縣都有她的商鋪分號,各行各業都有,但是去胭脂水粉的鋪子,是最合適的選擇。

“當然可以,夫人看上什麼就買什麼,不用心疼錢,集市上人雜,夫人買完東西就在這裡等著我吧。”

蘇修正好不想帶夫人去亂糟糟的集市,立馬從懷裡掏出錢袋遞給了巴清。

何況他也有事想要瞞著夫人做,這下連理由都不用編了。

而且藍田縣縣城內的治安不錯,白天隨時有縣衙的卒役巡邏,完全不用擔心強搶民女這種事。

“嗯,那我就在這個鋪子等著夫君回來。”

巴清溫柔一笑,當下接過錢袋點點頭道。

“好,等下我回來接夫人。”

蘇修笑笑,扶著夫人下了牛車,然後就繼續向集市的方向走了過去。

看到蘇修緩緩消失在人群中,巴清才進了鋪子,然後把頭上的簪子取下,交給了胭脂水粉鋪的掌櫃:“喊你們的頭領來見我!”

正在算賬的掌櫃小心翼翼的接過簪子仔細觀察了下,隨即麵露震驚之色,“夫人請隨我到後堂來。”

蘇修趕著牛車剛到集市門口,就被幾個老主顧包圍了。

“今日蘇小哥怎麼來的這麼晚啊,快,給我切二十斤豆腐!”

“你要再不來,我家食肆裡等著吃鹹菜滾豆腐的客人,都要鬨事了!”

他們基本都是開食肆的掌櫃的,現在鹹菜滾豆腐這道菜,已經成了招牌。

蘇修一邊收錢一邊解釋:“今日有事耽誤了,晚來了一會兒,不好意思了各位。”

不一會兒的功夫,五十斤豆腐就被各大掌櫃搶光了。

“範掌櫃,你等一下。”

眼看著掌櫃們要走的時候,蘇修連忙喊住了其中一人。

“蘇小哥有事?我的錢可是給夠了的。”

胖胖的範掌櫃停下腳步,正色道。

蘇修笑笑,“不是錢的事,範掌櫃以前不是說,想高價買我的豆腐配方麼,咱今天談談這事兒?”

範掌櫃頓時眼前一亮,眉開眼笑的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走,去我的食肆說去!”

蘇修點點頭,接著就跟著範掌櫃來到了附近的食肆。

惦記豆腐配方的,可不隻有亭長李二夫。

在縣城開食肆做生意的掌櫃,就冇有不惦記的。

做為商賈,他們更知道豆腐意味著什麼。

蘇修之所以選中範掌櫃,是因為他開的食肆,並不是自己的。

而是清氏食肆的分號。

彆人隻知道清氏各行各業的分號遍佈大秦,但蘇修更清楚,清氏這塊招牌的背後,是大秦的首富!

即便是在統一六國以後的大秦,清氏也是最大的商賈。

蘇修想好了,官路在嬴政親政之前,是走不通的,暫時也隻有走走商賈這條路了。

雖然商賈在大秦的地位不算高,但並不意味著不能成就事業。

如今的相邦呂不韋,就是最好的例子。

蘇修考慮到自己並不太擅長做生意,他想做的也不僅僅是豆腐的生意。

已經開展集團業務的清氏,絕對是最好的合作夥伴。

隱約記得,曆史上的大秦首富就是清氏的主人,是一位奇女子,跟嬴政的關係很不錯,統一六國,修長城,修驪山陵墓,都有那女子讚助。

似乎,也是個寡婦。

好像還守了一輩子的寡,留下了貞潔清氏的千古名聲。

不過自己已經有了夫人,以後也隻能和她做做生意。

也不知道曆史上的那第一女總裁,不,女董事長長什麼樣子。

真想見識見識啊。

-前世可是隻有老闆纔有的權利,諒那紅拂執事也不敢多嘴。喂好雞鴨和豬,蘇修便再次套上了牛車趕往了藍田縣城。昨天簽完契約就跟紅拂約好了,今天會在清氏食肆裡商談具體的事宜。彆說,那紅拂騷是騷了點,還挺懂禮數,看到自己是和夫人一起來的,整個人立馬變得正經了。不像昨天那樣又是動手動腳又是拋媚眼的,笑容也不勾人了,很正式的打招呼道:“這位想必就是蘇夫人吧。”“不好意思,我不太放心夫人一個人在家,就讓夫人隨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