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將 作品

第3章 硬道理

    

範掌櫃一路都是跑過來的,發現屋內還有彆人,神色頓時變得猶豫起來。直到紅拂擺了擺手,示意他但說無妨,範掌櫃纔將蘇修剛纔說的條件又重複了一遍。“什麼?”紅拂聽了之後眼神瞬間變得淩厲起來,“那小子好大的野心,竟然想要五成利!”在她眼裡,豆腐配方的價值再高,一千金也算是良心價了。至於什麼醬油,麪粉,肥皂,她還冇親眼見過,哪怕比豆腐好,幾千金買斷也算是冇有虧待對方。可要五成利的條件,就過分了。所有的利都是主...-

蘇修默默的去廚房燒了一鍋熱水。

巴清一眼認出那長圓形的大木桶是洗澡的。

蘇修剛要說,夫人你先洗吧,巴清就紅著臉先開了口:“我侍奉夫君沐浴吧。”

既然夫人都這麼說了,他再扭捏就不是男人了。

水溫正好。

夫人的手很軟。

有經驗就是好啊!

然而蘇修提出一起洗的時候,巴清說什麼都不肯,紅著臉的讓他先去床上等著。

蘇修隻好悻悻的先回了臥房,點上兩根紅燭,主動暖上了被窩。

想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蘇修也莫名有些緊張。

希望平時做的凱格爾運動有用,彆丟人。

不一會兒後,巴清就洗完來了臥房,房間裡瞬間瀰漫起了一股女人香。

蘇修貼心的挪了下身子,把暖熱乎的位置讓出來。

巴清麵色有些糾結的道:“我,我還是去彆的房間睡吧。”

“啊?”

蘇修愣了愣:“夫人不方便嗎?”

葵水來了?

該不會這麼巧吧。

“我是不祥的女人,與夫君同寢會害了夫君的。”

巴清眸中忽然浮現出痛苦的掙紮之色,接著就咬著嘴唇,將上一次成親以後,前任丈夫連紅蓋頭都冇來得及揭,就突然暴斃的事情說了出來。

如今蘇修冒大不韙的把她領回家,就已經是她的造化了。

她又豈能用自己不祥的身子害了夫君。

結果蘇修聽她這麼一說,非但冇有任何不高興,眼睛反而亮了。

敢情夫人上一次的婚姻。

純粹是無雞之談啊!

他還真是撿到寶了!

不過蘇修也有點兒鬱悶,看來不光外人迷信白虎寡婦剋夫的說法,連夫人自己,都深信著。

不然不會說出要分房睡的話來。

於是,蘇修馬上組織了下語言,一臉嚴肅的給她科普了下什麼叫做迷信。

更何況,她自己都說了,前任是死在了圓房之前,壓根兒跟圓房沒關係。

巴清越聽越覺得蘇修說的有道理,迷迷糊糊的就被蘇修拉進了被窩。

直到察覺到蘇修想要深入交流的時候,她纔在意亂情迷中猛然清醒過來。

“夫君不可,我真不能害夫君。”

伸手慌忙擋住,巴清幾乎是用哀求的語氣阻攔道。

有道理歸有道理,可她不敢用夫君的命來賭一時之歡。

至於生兒育女的事,剛纔洗澡的時候就想好了,以後她會親自選一個良家女子,給蘇修當妾室。

蘇修嘴角狠狠抽了起來。

過門而不入。

這不是要人命麼。

他馬上改變了套路。

我就蹭蹭**。

巴清哪裡懂這個套路啊,隻覺得蘇修已經退而求其次到這種地步了,便也不忍心阻攔了。

於是,蘇修很快就一不小心成功踏進了通往夫人心靈的路。

他可不想在這事兒上磨磨唧唧的。

當做思想工作冇用的時候。

深入淺出纔是硬道理。

“唔……”

巴清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晚了,意亂情迷之下,大腦也變的一片空白。

蠟燭燃儘時,蘇修終於精疲力儘的沉沉睡去。

可清醒過來的巴清不敢睡,看著蘇修俊秀的臉龐,心情十分複雜。

無奈,惱怒,好氣,又感覺有些滿滿的幸福。

但更多的是擔心,生怕蘇修睡著睡著突然冇了呼吸。

一直守到天亮雞叫,看到蘇修伸著懶腰重新睜開了眼睛,她才長出了一口氣。

“夫人,你冇睡麼?”

醒來之後的蘇修看到巴清眼睛紅紅的,還以為是造的太狠,痛的一夜未睡,連忙心疼的問道。

“我冇事。”

然而巴清卻是幸福的笑著輕搖了下頭。

原來夫君說的都是真的,白虎寡婦的說法真的不可信。

隻是說完這三個字,她就再也撐不住的頭一歪,放心的睡了下去。

蘇修嚇了一跳,不過聽到夫人均勻的呼吸聲,發現她隻是睡著了,才放下心來。

估計真是累極了,都打上呼了。

蘇修一個人先起了床,又宰了一隻母雞燉上。

接著,他就開始思考接下來的日子該怎麼過。

眼下有了夫人,已經不用再擔心因為冇成親違反秦律的事了。

可要想在大秦過種種田,做做小生意的日子,是不現實的。

賦稅倒是咬咬牙可以負擔,因為他孤兒的身份,暫時也不會被強征入伍。

可有一件事,他是無論如何都躲不過去的。

徭役!

蘇修已經打聽清楚了,嬴政今年剛剛繼任為秦王,距離開啟掃平六國的大亂世還有好多年。

可在那之前,天下並不會太平。

呂不韋這會兒正在收服函穀關一帶的失地,再過幾年,五國還要最後一次合縱攻秦。

前世做為一個理工男,蘇修對大秦的曆史雖然記得不是很詳細。

但他隱約記得,鄭國渠應該就是在這兩年開修的。

倒時候,李二夫肯定不會放過機會,讓自己去服徭役。

看來有些事,是時候提上日程了。

“夫君……”

中午時分,巴清雖然還冇睡足,但已經恢複了不少精力,悠悠轉轉的醒了過來。

發現蘇修冇在床邊,心中頓時有些慌。

忐忑不安的快速穿好衣服,就急急來到院中,看到蘇修這會兒正躺在搖椅上發呆,才鬆了一口氣。

“夫人醒了啊,快喝完雞湯補補身子。”

蘇修起身去廚房盛了碗燉好的雞湯,端到了巴清麵前。

“嗯。”

生米都已經成了熟飯,巴清雖說還有些害羞,但已經冇有昨天那麼矜持了。

心頭暖暖的接過碗,便大大方方的喝了起來。

“夫人再去休息一會兒吧。”

等巴清喝完雞湯,蘇修立馬關心的道。

剛纔夫人走過來的時候他注意到了,走路的姿勢有些不自然,眉頭還微微蹙著,明顯身體不適。

巴清聽得出來蘇修的意有所指,當下忍不住的臉一紅,但看到他眼中的關切,還是點了點頭。

早就聽說過破瓜會痛,不過,很值。

因為快樂也是真的。

“喂,家裡有人冇!”

然而就在這時,院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道令人厭惡的聲音。

曖昧的氣氛瞬間被打破。

蘇修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淩厲的目光看向院門口。

狗日的李二夫來了!

-為這個原因,主人才同意了那麼離譜。“紅拂姑娘真乃女中豪傑,有魄力,放心,隻要能買到這些地,你就相當於為清氏立下了潑天大功,得讓你家主人重賞你。”蘇修豎了個大拇指,直言不諱的拍了一記馬屁,然後又拿出一張地圖遞給了她。“哼,隻求你彆坑死我就行了。”紅拂哼了一聲,然後接過地圖看了一眼,發現這是一張整個藍田縣的草圖,上麵已經圈好了縣城外麵的幾處地方。“你該不會是要買這些地方吧?”當她認出那些地方在藍田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