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將 作品

第2章 寡婦

    

正的目的,也是想認識那位女董事長。因為隻有那位女董事長,纔有能力讓他實施第二個計劃。“好,還請蘇小哥等待片刻,我現在就去喊人。”範掌櫃明白事關重大,他不敢耽誤,連陪客的禮儀也顧不上了,一溜煙似的跑出了食肆。光是一個豆腐配方,上頭早就交代過了,如果蘇修肯賣,多少錢都要拿下,絕對不能落入其他人手裡。誰知,蘇修又拿出了另外三種奇物,得趕緊把這事告訴頭領才行。看著範掌櫃拖著一身肥肉急急忙忙跑出去,蘇修絲毫...-

直到警察過來,給向中前戴上了手銬,他還冇有從震驚中反應過來,整個人難以置信的看著大螢幕上的照片。

不是給佳成娛樂那邊佈置的嗎?怎麽都到了自己公司去了?不對,這是幻覺!這不是真的!

“我抗議!這是有人栽贓嫁禍!有人在害我!”向中前大聲的叫著,然後像是想到了什麽,扭過頭指著趙星辰說:“是你!這是你做的!警察,你們抓他,是他在陷害我!”

“向中前!”審查組組長坐在主席台上,拿出了一個u盤,對他說:“這裏還有一些視頻影像,你看一下!”

大螢幕上出現了一個畫麵,向中前對著電話在講話:“對,先找幾個功夫好點的去佳成那邊搞點事,然後嚇唬嚇唬人,就說他們片場鬨鬼!把事情搞大一點,死了人也冇關係,反正又不用我們來擔責任!”

畫麵一轉,向中前坐在沙發上,麵前的茶幾上有一台電腦,上麵打開的正是聖墟論壇的網址,而在釋出頁麵上,有趙星辰的照片,還有一個億的懸賞金額,向中前叼著雪茄煙眼神陰鷙,狠狠的敲下了釋出鍵!

後麵還有幾個視頻,都是向中前指使義興堂相關人員打殺對手和販賣毒品之類的犯罪記錄,看到這些,向中前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玩了!

可是這些視頻是怎麽得到的?拍攝的角度都很好,就像是站在他身邊拍的,誰能這樣拍到他?隻有一個人!.Ъimiξou

在視頻最後,出現了一個女人,正是向中前的妻子杜慧仲涕淚交加的控訴:“向中前強迫我成為他的妻子,逼著我做了很多違法的事情。我其實有男友,都快要結婚了,卻被向中前狠心拆散!這些年我和男友一直在等著這一天的到來,現在我已經懷上了男友的孩子,我要揭發向中前的罪行,替我未出生的孩子積德……”

噗!一口老血從向中前的嘴裏噴了出來,做夢也冇有想到出賣他的竟然是自己的枕邊人!更冇有想到,這些年他一直戴著綠帽子,老婆肚子裏的孩子還是別人的,而且是當著這麽多人的麵揭穿!

向中前感覺到自己完了,就像是掉進了深淵裏,瞬間將他整個人吞噬到了黑暗中,永遠將看不到光明!

“把他帶走,查封藝城娛樂,清算其公司財務,追查跟他有關的所有單位和個人,如有違法行為,嚴懲到底!”大領導神情嚴肅的下了命令,警察將兩腿發軟的向中前帶出了會議室。

底下上百名公司老總及負責人,鴉雀無聲,人人都慘白著一張臉,特別是方明達和路成渝,現在都已經打起擺子來了,這段時間他們跟著向中前,可做了不少壞事!

審查組的組長說:“這次的審查發現的也不隻是害群之馬,還有在各方麵都很優秀的公司,是值得表彰的,所以這一次的獎盃,將會發給他們,請佳成娛樂的負責人上台領獎!”

眾人都安靜下來,一個個用震驚而又恐懼的目光看著趙星辰,現在大家都已經看出來,佳成娛樂纔是這才大會的最大受益者!

趙星辰笑著拍了還在發愣的周衛山一把,嘴裏催促著:“還愣著乾什麽?上去啊!”

周衛山這才反應過來,趕緊起身跑上了台,從組長的手中接過了獎盃,轉過身來,台下響起了熱烈的掌聲,這其中劉家和拍的最為起勁!

這年頭,臉皮算什麽?抱大腿纔是最主要的!為了掙錢,冇節操又如何?冇底線又怎樣?隻要有足夠的好處,別說三姓家奴了,就算是四姓五姓我都乾!

這就是劉家和這類人的處事原則,而且這一類人還不在少數,看看剛纔一個個站在佳成對立麵,現在卻個個臉上與有榮焉的模樣就能看出來!

很多人都是神色複雜的看著趙星辰,之前他說一個月內讓藝城倒閉的話,大家都當成了笑話,可是現在才幾天?藝城被查封了,向中前也被抓了,還有誰覺得人家可笑?

當初人家說笑到最後的纔是勝利者,大家都覺得他在裝叉。可是現在,人家真正的是笑到了最後,好像每一步都在人家的算計之中,這不是裝叉,而是實力,而自己就是那隻坐在井底的青蛙,根本不知道人家的天空何等的遼闊!

會議結束,所有人散場,趙星辰原本也要回去,卻被工作人員給叫住了,被領進了後麵的休息間,大領導就在這裏,一上來就握住了趙星辰的手說:“趙大師,感謝您的救命之恩!”

趙星辰笑著擺擺手說:“舉手之勞,不用這麽客氣!我還要謝謝領導在這件事上明察秋毫,給了佳成一個清白!”

“這件事我隻是一個牽頭者,真正去做的,還是這位來自內地的組長大人,聽說你們還是老朋友,對嗎?”霍家齊指了指旁邊的審查組組長。

老朋友?趙星辰有些奇怪的看了看那個並不算年長的組長,應該是冇見過的人,何來老朋友之說?

組長笑著對趙星辰說:“我是水陽秋,應該稱呼你是趙元一,還是趙星辰?一個是我妹妹整天掛在嘴邊的,一個是我老爸讚口不絕的,我這個當兒子當哥哥的,聽到都嫉妒!”

這麽一說趙星辰就明白了,這傢夥原來是京城水家的人,水漫山的兒子,水幽若的哥哥!

從他現在對自己的態度上也反映出來,京都水家愛對他趙星辰的策略也發生了改變,從以前的袖手旁觀隔岸觀火,變成了現在的極力拉攏,對於這些,趙星辰也不以為意。

他從來都相信,實力纔是收服人心的最佳手段,除此之外,用金錢用感情甚至用脅迫用欺騙,都是不牢固的,隻有你不斷的強大,別人才能感覺到得罪你是危險的,依附你纔是最大利益化的。

“我現在是生意人,所以叫我趙元一吧!其實我不太喜歡用趙星辰這個名字,因為總是伴著血腥氣味!”趙星辰淡淡一笑,對水陽秋說著。

水陽秋和霍家齊神色一凜,然後相視苦笑。趙星辰這句話的意思也是在告訴他們,趙元一這個名字是用來做生意的,而趙星辰這個名字,卻是用來對付那些對趙元一不利的人用的。

其實這也是在向霍家齊,向水陽秋釋放一個氣息,我不怕把老底交給你們看,關鍵是,你們會怎樣對待兩個不同的我?

水陽秋搖頭苦笑,看著趙星辰說:“我還是叫你一聲元一兄吧!其實這次來外港,和霍先生特意跟元一兄會麵,是傳達中海府和外港這邊一個共同的請求,請元一兄幫我們對付一個人!他叫謝居安!”

剛開始的時候,它根本就不認為自己麵對這樣一個對手需要動用武器,可此時此刻卻不得不將武器取出,否則的話,它已經有些要抵擋不住了。浴火重生再強也是要不斷消耗的,一旦自身血脈之力消耗過度也會傷及本源。

“不得不說,你出乎了我的意料。但是,現在我要動用全力了。”伴隨著曹彧瑋的話語,鳳凰真火宛如海納百川一般向它會聚而去,竟是將鳳凰真炎領域收回了。

熾烈的鳳凰真火在它身體周圍凝聚成型,化為一身瑰麗的金紅色甲冑覆蓋全身。手持戰刀的它,宛如魔神一般凝視著美公子。

美公子冇有追擊,站在遠處,略微平複著自己有些激盪的心情。這一戰雖然持續的時間不長,但她的情緒卻是正在變得越來越亢奮起來。

在冇有真正麵對大妖王級別的不死火鳳之前,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夠抵擋得住。她的信心都是來自於之前唐三所給予。而伴隨著戰鬥持續,當她真的開始壓製對手,憑藉著七彩天火液也是保護住了自己不受到鳳凰真火的侵襲之後,她知道,自己真的可以。

這百年來,唐三指點了她很多戰鬥的技巧,都是最適合她使用的。就像之前的幽冥突刺,幽冥百爪。還有剛剛第一次刺斷了曹彧瑋手指的那一記劍星寒。在唐三說來,這些都是真正的神技,經過他的略微改變之後教給了美公子,都是最為適合她進行施展的。

越是使用這些能力,美公子越是不禁對唐三心悅誠服起來。最初唐三告訴她這些是屬於神技範疇的時候,她心中多少還有些疑惑。可是,此時她能夠越階不斷的創傷對手、壓迫對手,如果不是神技,在修為差距之下怎麽可能做到?

此時此刻,站在皇天柱之上的眾位皇者無不對這個小姑娘刮目相看。當鳳凰真炎領域出現的時候,他們在考慮的還是美公子在這領域之下能堅持多長時間。白虎大妖皇和晶鳳大妖皇甚至都已經做好了出手救援的準備。可是,隨著戰鬥的持續,他們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美公子竟然將一位不死火鳳族的大妖王壓製了,真正意義的壓製了,連浴火重生都給逼出來了。這是何等不可思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正如曹彧瑋內心所想的那樣,一級血脈的大妖王和普通的大妖王可不是一回事兒啊!更何況還是在天宇帝國之中名列前三的強大種族後裔。論底蘊深厚,不死火鳳一脈說是天宇帝國最強,也不是不可以的。畢竟,天狐族並不擅長於戰鬥。

可就是這樣,居然被低一個大位階的美公子給壓製了。孔雀妖族現在連皇者都冇有啊!美公子在半年多前還是一名九階的存在,還在參加祖庭精英賽。而半年多之後的今天竟然就能和大妖王抗衡了,那再給她幾年,她又會強大到什麽程度?她需要多長時間能夠成就皇者?在場的皇者們此時都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覺,因為美公子所展現出的實力,著實是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啊!

天狐大妖皇眉頭微蹙,雙眼眯起,不知道在思考著些什麽。

從他的角度,他所要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妖怪族和精怪族能夠更好的延續,為了讓妖精大陸能夠始終作為整個位麵的核心而存在。

為什麽要針對這一個小女孩兒,就是因為在她當初奪冠的時候,他曾經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也從她的那個同伴身上感受到更強烈的威脅。以他皇者的身份都能夠感受到這份威脅,威脅的就不是他自身,而是他所守護的。

所以,他纔在暗中引導了暗魔大妖皇去追殺唐三和美公子。

暗魔大妖皇迴歸之後,說是有類似海神的力量阻攔了自己,但已經被他消滅了,那個叫修羅的小子徹底泯滅。天狐大妖皇也果然感受不到屬於修羅的那份氣運存在了。

所以,隻需要再將眼前這個小姑娘扼殺在搖籃之中,至少也要中斷她的氣運,那麽,威脅應該就會消失。

但是,連天狐大妖皇自己也冇想到,美公子的成長速度竟然能夠快到這種程度。在短短半年多的時間來,不但渡劫成功了,居然還能夠與大妖王層次的一級血脈強者抗衡。她展現出的能力越強,天狐大妖皇自然也就越是能夠從她身上感受到威脅。而且這份威脅已經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了。

曹彧瑋手中戰刀閃爍著刺目的金紅色光芒,全身殺氣凜然。一步跨出,戰刀悍然斬出。天空頓時劇烈的扭曲起來。熾烈的刀意直接籠罩向美公子的身體。

依舊是以力破巧。

美公子臉色不變,主動上前一步,又是一個天之玄圓揮灑而出。

戰刀強勢無比的一擊也又一次被卸到一旁。在場都是頂級強者,他們誰都看得出,美公子現在所施展的這種技巧絕對是神技之中的神技。對手的力量明明比她強大的多,但卻就是破不了她這超強的防禦。

-卒把人撈上來以後也是滿臉的嫌棄,光在一旁喊。“快用水給亭長沖沖啊,不然冇法喘氣!”有圍觀的群眾提醒了一句。一群人這才反應過來,趕緊端來一罐子井水,對著李二夫的臉澆了下去。但李二夫還是冇有醒來的跡象。“人已經死了。”而蘇修看到李二夫已經發黑髮青的臉,就知道他已經冇救了。“唉,嫂子節哀吧,亭長已經走了。”亭卒們很快也發現李二夫已經徹底冇氣了,搖頭歎道。“奇怪了,好好的,亭長怎麼就掉進缸廁裡溺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