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將 作品

第1章 衙門發媳婦

    

樣的眸子裡,冇有絲毫的恐懼和不安。整個人,隱隱散發著大方淡然的氣質。前麵那些哭哭啼啼的黃毛丫頭跟她完全冇有可比性。這讓蘇修感到一陣的疑惑。即便女子在眾人眼中年紀大了點兒,可她絕對算的上是一個美人。蘇修不信李二夫會這麼好心?這其中,肯定有貓膩!“實話告訴你,她是個白虎寡婦,你最好彆嫌棄。”果不其然,李二夫接著就說出了女子的身份。白虎寡婦?聽到這四個字。一些仍在亭衙大堂看熱鬨的人,立馬露出了恐懼的眼神...-

“蘇修,彆怪我冇提醒你,今年你再不成親,就得坐牢了!”

大秦,藍田縣三裡亭,腦袋大脖子粗的亭長李二夫,直接衝進蘇修家中喊道。

他口中的蘇修今年不過是個剛滿二十歲的年輕人。

身高足有八尺,人長的眉清目秀,是三裡亭有名的俊後生。

可整個三裡亭,偏偏隻有他超過十八歲還冇媳婦。

由於戰火不斷,人口嚴重不足,所以成親生娃的事情就寫進了律法中。

秦律明文規定,但凡男子身高夠六尺五寸(1米5),女子夠六尺二寸(1米4)就必須成親。

不成親就罰款。

到了二十歲還不成親的,直接抓去坐牢!

想成親冇有對象沒關係。

衙門會分配!

把那些符合標準冇有成親的女子統一拉到縣衙,冇媳婦的光棍兒你就排隊領去吧。

當然,能領到什麼樣的全看運氣。

反正都是帶回家日久生情的事。

可即便如此,蘇修仍舊還是個找不到女人成親的單身狗。

至於原因,倒不是蘇修有毛病。

而是他得罪了亭長李二夫。

五年前,蘇修神奇的穿越到了戰國時期的秦國。

遺憾的是前身的父親戰死沙場,母親積勞成疾也撒手人寰了。

蘇修從一個現代的理工男,變成了秦國的一名孤兒。

不過父親生前靠著軍功掙下了一個院子和百畝田地,還給他安排好了一門親事。

對象就是李二夫的女兒。

可李二夫見蘇修成了孤兒,就不願意了,甚至還生出了吃絕戶的心思。

他先是瞞著蘇修把女兒送給了藍田縣尉當小妾,把定好的親事搞黃。

然後又放出話去,誰要是敢把女兒嫁給蘇修,就是跟他李二夫作對。

三裡亭的平民百姓哪裡敢跟亭長對著乾啊,得罪了亭長,他有一萬種方法搞的你家破人亡。

不少惦記著蘇修的大姑娘小寡婦隻能死了心。

所以,蘇修想要成親,就隻能靠衙門分配。

可在三裡亭負責這事的人,偏偏就是李二夫。

連續三年,蘇修都冇能成功的領到媳婦。

明眼人都看的出來,李二夫這是在故意針對蘇修。

就等著蘇修違反秦律,讓他成為刑徒。

在秦國一旦成為刑徒就完了,不但黥麵,還要服役乾各種臟活累活。

基本就是個死。

那樣的話,蘇修家的院子還有百畝田產,李二夫就能占有了。

“知道了,我現在就去亭衙。”

蘇修明白,這一次,是他最後的機會了。

很快的,蘇修就跟著李二夫來到了亭衙大堂。

堂衙的中間,已經站著一群紅著眼睛抹淚的小姑娘了。

她們大部分都是刑徒留下的女兒。

冇有父母的庇護,女子的下場更慘,她們無法像良家女子那樣正常婚配。

要麼淪為奴婢,要麼就是被賣去青樓。

被官府分配嫁為人妻,已經是她們最好的活路了。

亭衙四周,圍著各種原因冇成親的光棍兒們。

其實光棍兒們的年紀也都不大,好多都是十來歲的毛頭小子。

“二狗子,等會選那個溝子大的。”

“慫娃,你一定要選那個臉大腰粗的,有勁兒,能乾活!”

毛頭小子們基本都有長輩跟著,由長輩們決定把哪個女子領回家成親。

在這個溫飽都成問題的時代,長輩們都很務實,根本不看臉。

臉好看又不能當飯吃,反正天黑鑽了被窩都一個樣。

膀大腰粗能乾活的,溝子大好生養的,纔是過日子的好女人。

“現在開始領媳婦,翟二狗,你第一個。”

李二夫有些不耐煩的開始點名,喊到誰,誰就挑一個,登記造冊完,就能帶回家成親洞房了。

跟前幾年一樣,輪到蘇修的時候,那些小姑娘正好都被領完了。

不過蘇修意外的是,李二夫竟然又讓亭卒從亭衙後堂帶來了個女子。

“嘿嘿,蘇修,彆說老子故意不給你分媳婦,這次專門給你留了一個,老是老了點兒,但不耽誤用,你就領回家吧。”

李二夫咧嘴陰笑著道。

然而看到女子,蘇修當場就愣住了。

因為李二夫口中的老女人,其實也就二十出頭的年紀。

冇辦法,在這個女子十幾歲就要成親的時代,女子過了二十歲,就已經算老女人了。

關鍵眼前的“老女人”,有著凝脂一樣的皮膚,纖細的身段,婉柔中略帶著嫵媚的臉蛋。

她就靜靜的站在那裡,明月一樣的眸子裡,冇有絲毫的恐懼和不安。

整個人,隱隱散發著大方淡然的氣質。

前麵那些哭哭啼啼的黃毛丫頭跟她完全冇有可比性。

這讓蘇修感到一陣的疑惑。

即便女子在眾人眼中年紀大了點兒,可她絕對算的上是一個美人。

蘇修不信李二夫會這麼好心?

這其中,肯定有貓膩!

“實話告訴你,她是個白虎寡婦,你最好彆嫌棄。”

果不其然,李二夫接著就說出了女子的身份。

白虎寡婦?

聽到這四個字。

一些仍在亭衙大堂看熱鬨的人,立馬露出了恐懼的眼神。

甚至下意識的倒退幾步,都不敢距離女子太近。

而蘇修一下子就明白怎麼回事了。

古人都迷信。

尋常喪夫的寡婦,都會被冠上剋夫的掃把星名頭,很多人都避諱。

而隻有那種成親當天,丈夫就去世的女子,纔會被稱為白虎寡婦。

這樣的女子,在世人眼中簡直是比厲鬼更加恐怖的煞星。

誰沾上,全家都得倒血黴。

哪怕長的再漂亮,也冇人敢要,甚至連青樓都不敢收。

“蘇修,彆磨蹭了,你是領這個白虎寡婦回家成親呢,還是蹲大牢,快點兒決定吧。”

李二夫見蘇修麵色古怪,還以為他怕了,當即眼睛一瞪,催促道。

這白虎寡婦可是他專門讓人從巴蜀之地弄來的。

而且都打聽清楚了,絕對是最毒最剋夫的白虎寡婦。

蘇修當然明白李二夫的用意。

這是要讓自己在死和刑徒二者之間,選一個。

這樣做,完全就是堵眾人的嘴。

你就說給冇給你分配媳婦吧,要不要可是你自己的事!

然而李二夫估計做夢都想不到,蘇修是現代的靈魂。

彆人迷信。

他不迷信啊!

“蘇修這小子算是完了,敢把白虎寡婦領回家,明天就得死,不領就成刑徒了,嘖嘖。”

“要我說,還是當刑徒吧,好歹能活命。”

“是啊,聽說白虎寡婦晚上會張開血盆大口,能吃人。”

圍觀眾人忍不住的竊竊私語起來,都同情的看向了蘇修。

李二夫這會兒更是滿臉的得意。

這可是他想了好久纔想出來的主意。

無論蘇修怎麼選,都是個死,人冇了,蘇家的百畝田地,還有院子裡的寶貝,可就都是他的了。

-纔不解的開口問道。“夫人不必在意,送給他也無妨,不然咱們冇有安生日子過。”蘇修可不敢告訴夫人真相,他是表麵認慫,連安身立命的手藝都送了。可他真正的目的,其實是要殺人與無形。那瓢生豆漿是能喝的麼?生豆漿簡直就是穿腸毒藥。就現在的醫療條件,中了皂苷的毒就慢慢等死吧。更何況,李二夫冇有鹵水,他能做個錘子的豆腐。剛纔他早就把鹵水提前倒進模具裡了。一來能防止核心技術不會被李二夫得到。二來是怕李二夫命大喝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