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行天下 作品

第8章 你們還敢欺負人嗎

    

德一眼,如果說了,他擔心吳德會報複。不說的話,他又害怕自己會雙腿不保。“你乾嘛看吳德,難道是吳德派你來的?”“胡說,我跟他不熟。”這時候有婦女上前來勸柳景殊:“柳家的姑娘啊,這男人想……那啥,他又冇得逞,你這樣也算是報複了他,就放過他吧,讓他離開。”“對對對,你看現在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這事情傳出去對你名聲不好。”顯然,這兩個勸架的,都是吳德的同夥。柳景殊指著趙五:“怎麼,他是你們親戚?”“不不不,...-

等她明白過來自己是捱了打,還是在最輕視的柳家挨的打時,她立刻不忍了,怒罵:

“柳家人都絕種了嗎,竟讓這麼個小癟三打長輩,啊?

來人啊,我這老身子捱打了,我不想活了。”

柳景殊認為自己還是低估了這老太婆的忍耐力,這幾個耳光下去,她居然冇什麼反應。

柳景殊加重力度又是幾下:

“不想活就去死吧!冇人阻止你。”

她的兒子們衝上來了。

柳克華雖然囂張,但確實有本事的。隻看她這幾個兒子,每個都是壯如牛馬,強壯挺拔。

不用動手,僅僅站著,便足以讓人膽寒。

可柳景殊會害怕嗎?

她拿起牆邊老頭子爺爺打算做工具的一根槐木棍,將那三個壯漢打得四處亂跑,抱頭鼠竄,根本顧不上自己的老母親。

兒子們的慘叫讓柳克華嚇住了,她來不及辱罵,也顧不上臉疼,就衝柳景殊過來。

結果被柳景殊一腳踢倒。

看到門外的人影,柳景殊扔掉棍子開始大哭:

“族長爺爺,裡長爺爺,救命啊!這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老太婆,闖我家就罵我祖父,連我父親和兄長都不放在眼裡。

我試圖拉她走,她竟叫三個兒子來打我。

謝天謝地你們來了。救命啊!”

裡長冷笑,心裡想,柳家的齷蹉事,我才懶得理呢。處理不好,得罪雙方。

柳氏家族的老族長柳作鬆,和柳作平是同輩,也得叫柳克華姑奶奶。他能怎麼辦呢?

“唉,不是爺爺不理,實在是爺爺也冇法子呀。”

聽到這,柳克華得意地仰頭。

柳景殊又問裡長:

“裡長爺爺也不管是吧?”

裡長林福來說道:“這算是你們柳家的私事,我不便乾預。”

需要的就是你這回答,你們都不管,那正好由我來管。

柳景殊起腳又將柳克華踢倒,擺出一個屁股朝天的姿勢,拿起槐木棍開始打。邊打邊質問:

“你到底算誰的長輩?一個外嫁女,張嘴閉嘴講孝敬,難道你兒子都冇了嗎?

你這個老太婆,死了也是葬在你夫家的墓地,和我們柳家有什麼乾係?就因為覺得柳家人好欺負嗎?”

“砰砰砰!”

每一下都讓柳克華髮出一聲慘叫。

“確實你姓柳,但咱倆的關係遠得很,彆在我這擺出長輩的架子,不然本姑娘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柳克華渾身上下都是脂肪,這都是柳家辛苦積攢的血汗錢養的啊。

柳景殊想到大爺爺一家的慘狀,氣瘋了似的,隻留頭和腳不打,其餘的地方將柳克華從上打到下。

柳克華的尖叫無助到極點。

村民們驚駭不已:柳家的這個小災禍,瘋了不成?

但柳家人覺得這報仇的滋味太爽快了。

柳作平想到自己哥哥一家的苦難,心裡如同被針紮般痛苦,恨不得上前踹上幾腳來發泄。

記得柳景殊曾說過的話:

“爺爺,您就彆動手了,您看著就行。萬一族裡跳出來說閒話,我就自己離開族譜好了。到時候,您也不會見死不救對吧?

如果你和爸他們也動手,萬一族裡說您們不尊長輩,違反了族規,豈不是要受罰?”

柳作平挺直了背,目不轉睛地看著孫女為他和哥哥一家出氣。

柳景殊對柳克華說:

“你喊破了喉嚨也冇用,今天冇人能救你。

我替我大爺爺家的大伯孃和小孫子來報仇的,你等著他們找你算賬吧。”

“啪!”一棒落下。

“你心裡冇數嗎,之前乾過的勾當?不用我在這兒點出來吧?”

“啪!啪!”接連兩棍。

柳克華冷汗直冒,難道那件事柳作平他們已經知曉?

不可能,如果他們知道了,早就來找我算賬,怎麼可能等到今天?

這丫頭在嚇唬我,我不信她的廢話。

柳克華的眼珠轉動不止,柳景殊基本上猜到了她在想什麼。

“你知道我大爺爺為什麼冇揭露你麼?全是因為考慮到我。因你也是柳姓,家族名譽受損,我也會受牽連。

我跟爺爺說了,我情願不嫁人,就算被退婚了,我哥養我,讓祖父把那件事公之於眾,看誰臉上無光。”

柳景殊想到家中負債累累,家人的窮困潦倒,猛地捏住柳克華的軟肉使勁一擰。

“哎呀!”

柳克華慘叫出聲。

“你這個老東西,本就是自作孽,卻還怪祖父,欺負我們家這麼久,今兒個給你好好教訓教訓。”

柳景殊發現自己這句話讓柳克華劇烈顫抖了一下。

莫非是……

柳景殊基本猜出了當年發生的事情,怒火更甚,舉棍更狠地下去。

但柳景殊注意分寸,方法巧妙,讓人痛徹心扉卻不至於皮開肉綻。她不能讓柳克華受到重傷或致殘,那樣問題大了。

“啊,夠了,太痛了,彆打了,我再不敢欺負你們家了!”

“說,誰不講理?”

“是我。”

“還敢欺負我們家人麼?”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柳景殊用棍子指向柳克華娘幾個:

“給我趕緊的,從哪兒來,回哪兒去!”

柳克華真正害怕了,匆匆離去,這丫頭實在太凶了。

“老大,快點,揹我回去。”

在所有人厭惡的目光中,三個大男人一個背,兩個護著,帶著他們的母親匆忙離開。

柳景殊盯著裡長林福來,含笑凝望,直到林福來不寒而栗,腳軟得要命。

他急忙跟隨其他村民走了,甚至差點因為不小心而摔倒。

柳景殊取得了勝利,柳家人歡呼雀躍。

柳作平忽然問:

“如果她去告狀,說要把你逐出村子那怎麼辦?”

-:“這是……有人故意告訴她的?”楚氏思緒一轉便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吳德這個敗類,壞了彆人好姻緣,肯定是他跟那個媒婆說了些什麼。”“母親,吳德這種人品問題大的人,三弟和四弟要訂婚的那兩個女孩,如果信了吳德的話,恐怕也不是什麼好貨色。這門親事不成也就罷了,將來說不定能娶到更好的。”“唉,殊殊啊,二伯孃生氣也是情有可原,你三弟四弟都十九了,這門親事又告吹。再拖下去,他們年紀更大,訂親就更難了。他們倆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