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行天下 作品

第7章 過去就是兩巴掌

    

人了!要了命了。”皮氏大聲叫嚷起來。皮氏就是個愛惹事八卦的人,喜歡閒聊,整天忙著說這家那家的事,經常和人吵架。聽到皮氏的叫聲,柳家的人紛紛趕了出來。柳景殊的母親楚氏,氣得幾乎要衝上前去教訓皮氏,卻被柳景殊及時拉住。柳景殊將皮氏拽到跟前,左右手交替,猛烈地扇了她幾個耳光:“有你這樣的鄰居,真是我家的不幸。今天我要是不把你的嘴打歪,你還真不知道什麼叫胡說八道。”皮氏的嘴巴,明顯腫了起來。皮氏之所以敢在...-

看著昔日溫馨的家庭如今夫亡子散,陷入淒苦境地,柳聖開氣急敗壞地再次打了畢氏,畢氏繼續向外求援。

柳聖開受罰歸來,未能收手,繼續對畢氏拳腳相加,最終將畢氏打得逃之夭夭。

柳克華得知後,領著衙役前來,宣稱畢氏屍體已被髮現,要求柳家賠償五十兩銀子以平事端,否則便將柳父子拘捕。

柳作太不願見兒子命運不測,雖自身困頓但毫不猶豫,通過各種方式籌得五十兩銀子,上交給了柳克華。

然而事情並未就此落幕。

某日,柳克華帶來一名臟汙的女乞丐,稱是前輩的吩咐,要柳聖開納她為妻。

柳聖開怎能心甘,柳克華遂搗毀柳作太住家,憤而縱火,險些將正屋也燒燬。

這一係列的苦難,令柳作太家破落至極,負債累累。

柳克華時不時上門討債,索要無度,拒絕即發狂。

柳作太終於難以為繼,向柳作平透露了離去的決定。

於一夜漆黑時分,柳作太償還所有外債,帶領家人悄然離開。

柳克華得悉後,氣憤不已,隨即將柳作太的房產售出。

她隨後將目光轉向柳作平一家。

柳作平冇有能力像兄長一樣遷移,他的家庭人口眾多,無處可去,也缺乏決斷之力。

因此,他向家人表示,隻要能用金錢解決,就不算大問題,家人安好是最重要的,隻需耐心等待時機。

柳克華對柳作平家的敲詐雖不及柳作太家那般嚴重,僅僅是金錢上的損失。柳作平妥協,而柳克華也就樂在其中。

柳景殊聽聞此事大為憤慨:

“這個死老太婆,她與我們家有何仇怨,竟做下這等事?

爺爺,這些我怎麼不知情?”

“咱們家景字輩,隻有你一個女孩,你的哥哥們都希望你過得快樂,找個良家嫁了。家中諸多不幸,都未曾告訴你。再者,你當時膽小,恐嚇到你。”

柳景殊內心深受感動,更堅定了懲治那老太婆的決心。

“爺爺,那個無能的族長呢?”

“某次他參加壽宴歸來,經過河邊,想要洗臉,結果跌入河中不幸溺亡。”

“就是曾給大爺爺帶來苦難的那條河嗎?”

“正是。”

“爺爺,這算不算是報應?”

“嗯,大家都這麼認為。後來,因你鬆爺爺的品行端正,就由他擔任了族長,較為公正。

但對於柳克華的所作所為,族人早已習以為常,也就冇有想過反抗。”

柳景殊一聽:“爺爺,你的意思是不是說,除了大爺爺家和咱們家,還有柳家人被那老太婆欺淩嗎?”

“對,你鬆爺爺那邊,有一戶人家,也被柳克華所不容,經常受她欺負。你鬆爺爺隻能偷偷地幫忙。

孝道大於天,做人不能不孝,她是長輩。”

“呸!她有什麼資格做長輩?難道非得等柳家人都死在她手上,她纔會滿意嗎?”

看著爺爺難過的模樣,柳景殊安撫他:

“爺爺,這個老太婆這麼狠毒,可能是因為她以前做了錯事,被咱們這一支懲罰。她心胸狹窄,一直懷恨至今,報複咱們。”

柳作平歎了口氣,眼神變得黯淡:

孝道真能壓垮人,再難受又能怎麼辦呢?

“爺爺,這事情多久發生一回?”

“大概一個月一次,具體看她的心情。她有時說,心情不好時,可能一個月來幾次。

彆無選擇,我隻能時刻警告家人,儘量避免單獨外出,更彆去人多的地方,以免遇到麻煩。”

柳作平冇精打采地說:

“按照時間算,快到了。她最看不慣的,就是咱們家有什麼喜事。你退婚得到了賠償,又賣了野豬,她……大概恨得咬牙切齒了。

可能此時正坐在家裡,期待著咱們拿肉去孝敬她呢。”

“爺爺,她這麼對待咱們,咱們還要孝敬她?她家就她一人嗎?”

送肉給她?做夢去吧!

“她有個兒子。”

“爺爺,就是因為她,三哥四哥才難娶到媳婦吧?”

“咱們家裡窮隻是一方麵,這也是原因之一。”

柳景殊沉思:孝道壓死人?這完全是因為晚輩太過孝順,把她慣壞了。

“爺爺,彆怕,她若敢來,我就敢教訓她。”

柳作平滿懷希望地詢問:

“你告訴爺爺,你打算如何對付她?

對付了她,咱們家就能過上好日子。我還會把你大爺爺他們接回來。你大爺爺一家生活也不好。”

“爺爺,相信我,這一天不會讓你等太久。”

……

大野豬頭,在柳景殊的指導下,被清洗乾淨,加上調料燉製而成。柳家本就缺乏調料,柳景殊私下從空間裡拿出一些,四處蒐集了一些。

香氣遠飄,吸引了不少村民在柳家周圍徘徊,雖然吃不到肉,聞聞香味也好。

柳景殊表示,多的話大家都夠吃,進而將燉好的大豬頭端了上來,讓大家好好品嚐。

柳家的每個人都拿了一碗鹵肉,隨處找了個地方,吃著鹵肉,喝著野菜湯。

味道太好了,柳家人覺得他們從未吃過這麼美味的肉。

常常捱餓的人吃飯都很快。

吃完後,柳家人在院子裡慢慢散步,消食,享受這難得一見的滿足感。

柳作平和幾個兒子不時向戶外看去,心中既期待又擔心,希望有人來,又害怕真的有人來。

“真是冇天理,家裡有這種小輩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自私地偷吃肉,卻不來孝順長輩。

柳作平,你這惡棍!你帶著全家人享受,卻不來孝敬你姑奶奶,你不怕噎死!不怕遭天譴!”

遠處,傳來了一位中氣十足的老婦人的斥責聲。

柳家父子心裡暗想:來了。

柳景殊望著院外,冇多久,就看到一個老婦人,健步如飛地走了進來,身後跟著幾箇中年男人,還有一大幫看熱鬨的村民。

老婦人進了院子,指著左作平,就要開罵。

柳景殊過去就是兩巴掌,先發製人:

“你特麼是誰啊,敢來我們柳家撒野?我爺爺是你能罵的嗎,你個老不死的!”

在溝塘村橫行好多年,在柳家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柳克華老太太,頓時被柳景殊打蒙了。

她原地轉了一圈兒,好在她身體好,很快就站住了,兩隻眼睛還在冒星星。

-追不捨,選擇了跑得較慢的那一頭。野豬速度極快,柳景殊隻能全力追趕。前方是一片開闊地,一旦讓野豬跑到那裡,追捕將更加困難。柳景殊從空間中取出一枚“二踢腳”,扔在野豬前方。“砰”“乓!”巨響讓逃跑中的野豬猛地停下,柳景殊趁機將其收入空間,然後沿原路返回。空間內的生物被限製在一個小範圍內,不必擔心野豬會造成麻煩。冇走多遠,柳景殊便被三名年輕男子攔住。他們中的兩人看起來像是主子,另一人則像是隨從。從他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