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行天下 作品

第5章 偶遇四人小分隊

    

她不能讓柳克華受到重傷或致殘,那樣問題大了。“啊,夠了,太痛了,彆打了,我再不敢欺負你們家了!”“說,誰不講理?”“是我。”“還敢欺負我們家人麼?”“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柳景殊用棍子指向柳克華娘幾個:“給我趕緊的,從哪兒來,回哪兒去!”柳克華真正害怕了,匆匆離去,這丫頭實在太凶了。“老大,快點,揹我回去。”在所有人厭惡的目光中,三個大男人一個背,兩個護著,帶著他們的母親匆忙離開。柳景殊盯著裡長林...-

驚的是,好傢夥,這野豬也太大了,一個有四五百斤,還是兩個!

喜的是,如果能拿下一頭來,家裡的生活怎麼也能改善一下。

兩個,她是不指望了。

她悄無聲息地從空間中取出一串小鞭炮,點燃後迅速投向野豬。

“劈裡啪啦”隨著鞭炮的爆炸聲,兩頭野豬驚慌失措,各自朝不同方向逃離。

柳景殊緊追不捨,選擇了跑得較慢的那一頭。

野豬速度極快,柳景殊隻能全力追趕。

前方是一片開闊地,一旦讓野豬跑到那裡,追捕將更加困難。

柳景殊從空間中取出一枚“二踢腳”,扔在野豬前方。

“砰”

“乓!”

巨響讓逃跑中的野豬猛地停下,柳景殊趁機將其收入空間,然後沿原路返回。空間內的生物被限製在一個小範圍內,不必擔心野豬會造成麻煩。

冇走多遠,柳景殊便被三名年輕男子攔住。

他們中的兩人看起來像是主子,另一人則像是隨從。從他們的裝扮來看,身份不凡。

隨從在主子的示意下,迅速朝柳景殊來的方向走去。

年長一些的藍衣男子詢問:

“小姑娘,剛纔那聲巨響是怎麼回事?”

“不清楚。”

藍衣男子注意到柳景殊手中的軍刺,稍作停頓後又問:

“你一直在這裡挖野菜嗎?冇有遇到其他人嗎?”

“一直在這裡,冇遇到人。”

年輕一些的青衣男子開口:

“小姑娘,能讓我看看你手中的短刀嗎?”

柳景殊猶豫了一下,還是將軍刺遞了過去。

之前離開的隨從回來,將手中的紙屑展示給兩位主子看,並低聲耳語了幾句。

兩位男子再次打量柳景殊,對軍刺的材質依舊一頭霧水,這把短刀異常鋒利,顯然是件珍品。

這時,另一名隨從帶著一把沾血的寶劍回來:

“主子,已經處理掉了,重四百多斤。”

藍衣男子點點頭,轉而問柳景殊:

“小姑娘,你知道哪裡有山參和火狐嗎?”

柳景殊彷彿看著傻子一樣看著藍衣男子,心想,若是知道山參和火狐的所在,自己豈不是早就去挖去抓了,怎會告訴他們?

這兩樣東西可是價值連城。

青衣男子說道:“如果你能提供線索,我們願意給予報酬。”

“我現在也不清楚具體位置。不過,我可以給你們一個建議:秋天是尋找山參的最佳時節,那時山參已結籽,易於辨認,藥效也更佳。至於火狐,冬天是捕捉的最好時機,那時火狐的皮毛最為厚實,既美觀又保暖。”

兩人點頭,意識到來得過早。

青衣男子看著軍刺:

“小姑娘,你的短刀願意出售嗎?”

“我還需要它挖野菜,不賣。”

柳景殊的空間裡隻有這一把軍刺,是用來自衛保命的。

“我可以用一把漂亮的刀跟你交換。”

“不換。”

青衣男子將軍刺還給柳景殊,輕聲說道:

“我們走吧。”

四人迅速離開,從他們的動作看,明顯受過訓練,眼看就消失在樹林中。

“等等。”

柳景殊喊道:“我願意用這把刀換你們的野豬。”

一名隨從費力地將野豬拖了過來。

柳景殊將軍刺遞給青衣男子:

“好好保管,大熙國隻此一把。”除非再有人穿越過來。

柳景殊有種預感,自己將來還會與這幾人相遇。若日後遇到麻煩,或許可以請他們幫忙,這把軍刺可以看作是提前的投資。

至於野豬,不過是順手而得。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柳景殊動作迅速,找來幾根粗藤,不一會兒就編織成一個大筐,將野豬放入其中。她從揹簍裡取出繩索,將其固定在筐上,然後拖著繩子,輕鬆地朝山下行去。

女孩的身影消失後,藍衣男子開口說道:

“修豫,那女孩竟然知道這是寶刀。”

青衣男子祁修豫點了點頭:

“我一直在想,那隻消失的野豬去哪了。現在看來,她把野豬藏起來了。這丫頭真是聰明,我們拿了短刀,卻欠了她一個人情,居庸。”

藍衣男子駱居庸笑了笑,這個女孩給他一種溫馨的熟悉感。

他們四人原本是為了擺脫追蹤才進入山中,冇想到會遇到這樣一個有趣的小姑娘。

駱居庸皺著眉頭問道:

“修豫,你覺得會是誰派人來的?”

“那人的可能性很大。”

四人很快就離開了。

柳景殊拖著筐子,一路向山下走去。

她本可以將野豬放入空間,等到村口再取出來。

但她擔心會弄得一身血跡,而且,這樣拖著筐子,也能讓村裡的人知道她的力氣有多大。這樣一來,如果以後有人想要欺負柳家的人,就必須要三思而行了。

“災星來了。”

“快來看,災星弄來了一隻大野豬!”

“天哪,這災星的力氣也太驚人了。”

柳景殊剛到村口,就被一群玩耍的孩子發現了。

孩子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跟在她後麵,邊走邊叫,卻不敢靠近。

許多村民都來圍觀。

“這麼大的野豬,柳家這次可發財了。”

“柳家這災星……不,這丫頭,真是神力。以後,還是遠離她為妙。”

柳家的人也來了。

楚氏仔細檢查了柳景殊一番,確認她冇有受傷,才說道:

“你先放下休息會兒,讓你爹和你哥他們來拖吧,這野豬真是太大了。”

柳聖通和柳景讓,還有柳家的其他男人,搶過柳景殊手中的繩子,卻發現他們——拖不動。

這並不像拉車那樣簡單,需要極大的力氣。

柳景殊笑了笑,安慰著自家的老爹和哥哥:

“我不累,我把它拖進院子,你們再來處理吧。”

柳景殊剛將野豬拖進自家的大院,一箇中年男人跑了進來:

“我是鎮上衛府的管家,我們老太爺明天過壽,想吃野豬肉。你們把這隻大野豬賣給我吧。”

柳家人還冇來得及迴應,柳景殊就直接拒絕了:

“不賣。”

她的空間裡有很多可以賣錢的東西,野豬並不值錢,還不如留著自己吃。

這隻野豬雖然大,但柳家人口眾多。

衛府管家聽後,急忙哀求道:

“我們老太爺今年過的是整壽,他就想嚐嚐野豬肉。我走遍了好幾個村子,都冇買到野豬,你們就賣給我吧,我出高價。”

柳作平本想讓孫女將野豬賣掉,畢竟家裡還有不少外債。但野豬是孫女弄來的,他不好意思開口。

他望向三兒子柳聖通,希望他能勸勸自己的女兒。

柳聖通看到老爹的眼神,便說道:“特特啊,賣了吧,我們還欠人家不少錢呢。”

柳景殊知道柳家有外債,否則她也不會留下吳家的聘禮。不是不想還,而是聘禮已經用來給奶奶治病了。

衛府管家看到柳景殊似乎有所動搖,立刻說道:

“小姑娘,我知道你想吃肉。你看這樣行不行,這隻大野豬頂多值七兩銀子,我給你八兩。我把豬頭留給你解饞,怎麼樣?”

圍觀的村民紛紛議論:

“八兩銀子,這麼多啊!柳家這次真是發了。”

“我要是有這麼一隻大野豬就好了。”

柳景殊看到柳家人期待的眼神,隻好點頭同意:

“好吧。”

衛府管家動作麻利,立即叫人割下豬頭,交付了銀子,然後將野豬拉走了。

柳景殊感到有些疲憊,雖然她力氣大,但每天隻能喝稀稀的野菜湯,也是難以支撐。

她打算回自己的房間休息,還冇邁開步伐,就聽到有人大聲喊道:

“彆走,先把欠我們家的錢還了再說。”

-克華家便開始大鬨一場。柳克華見是她,憤怒地大喊:“你這小畜生,律法何在,我這就去找族長。”柳景殊猛地一耳光甩在柳克華臉上:“真是可笑,你跟我說律法?當你害我大爺爺一家時,你怎麼不提律法?害我祖父時,又怎麼不說律法?”柳景殊氣憤至極,在今天,她必須得將這老惡婆子好好教訓一番,否則,麻煩無窮。柳景殊瞥見一旁的縫紉籃子,她抓起製鞋的錐子,按著柳克華,狠狠地刺在她臀部和大腿上。“啊啊啊!”柳克華的慘叫聲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