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08章 崽崽的擔心

    

室裡麵談工作的霍沉雲瞬間放鬆。“那也要多注意,崽崽和小將雖然很厲害,到底年紀小。”霍司晨覺得也是,笑眯眯點頭。“小叔放心,我有數的。”許列在旁邊看著,見霍家三個孩子個個瞧著都有一張好臉,隻要操作得當,必定一炮而紅。他職業病犯了,想簽。隻是一想到這三個孩子是誰的,又馬上打住了心思。他怕自己被公司老總丟到南邊挖礦。走神的工夫,王瑜直接推開了辦公室門。“臭小子,都給我出來!真以為我好欺負是不是?”許列一...--

崽崽心裡默默記住了。

郊區,廢棄的彆墅!

等晚上爸爸哥哥們都睡著了,她看看過去瞅瞅。

看奶爸神色陰沉,她忙抱了抱奶爸,奶聲奶氣安撫奶爸。

“爸爸,冇事的,崽崽會保護你們的。”

霍沉令忙將臉上陰沉之色掩去,這種情緒不適合讓崽崽看到。

他摸摸崽崽肉呼呼的小臉頰,然後居高臨下看向霍司爵。

“司爵!”

霍司爵上道,連帶著臉頰上的口水都不介意了。

“崽崽,對不起,剛纔是二哥哥不對。”

奶糰子忙衝二哥哥伸出蓮藕般的胳膊,嫩生生的小奶音格外招人喜歡。

“不管二哥哥的事,是有壞東西乾擾二哥哥。”

霍司爵揚眉:“壞東西?”

奶糰子還想說什麼,霍沉令轉開了話題。

“崽崽剛回來,我先帶她上樓去看看她的房間。”

霍司爵已經將奶糰子抱在懷裡,聞言張揚又溫柔的笑起來。

“爸,不如我和司晨帶崽崽上去吧。”

霍沉令卻拒絕了:“不用,我帶她上去。”

順便再好好跟崽崽說說,她能看到亂七八糟東西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不是不信任自家兒子,而是因為三個兒子和張家那邊關係還算不錯,他怕張家人通過他的兒子們再算計崽崽。

霍沉令說完,從霍司爵懷裡將崽崽接過來,抱著她走了。

霍司晨揉揉眼睛:“二哥,咱爸是不是真的魔障了?”

抱著個奶糰子,稀罕的跟得了什麼絕世寶貝似的!

又不是冇孩子!

還一連串三呢!

霍司爵雙手環在胸前,微微仰頭看向抱著奶糰子上樓的親爹。

“確實有些變化!但這樣挺好的,不是嗎?”

霍司晨一臉懵逼:“哪裡好了?”

霍司爵撂了一下額前微長的碎髮。

“多了些人情味兒啊!”

霍司晨:“……”

仔細一想,似乎還真是!

“二哥,你就這麼認下這個妹妹了?不反抗了?”

霍司爵含笑望著他:“我什麼時候說不喜歡這個妹妹了?”

霍司晨不敢置信瞪大眼睛:“你難道不是聽說咱爸收養了個女孩兒逃課跑回來的?今天雖然是週末,但你們學校這周不放假!”

霍司爵:“我現在改注意了,我喜歡崽崽!”

霍司晨專門往二哥心口捅刀子:“喜歡她糊你口水?喜歡她說你撞鬼了?”

霍司爵摸了下被奶糰子吧唧了一口的臉頰,然後愛憐地摸摸弟弟的腦袋瓜。

“三歲半的奶糰子,還是個軟乎乎香噴噴的妹妹,我們當哥哥的,要大度包容些,懂?”

霍司晨一臉幽怨:“大舅舅家的團團也才三歲半,你每次去避之不及!”

霍司爵嗬一聲,雙手插著褲兜往外走。

“表妹能和自家妹妹比?你腦子呢?”

霍司晨:“……”

看二哥往外走,霍司晨可不想一個人麵對嚴苛的親爹,連忙跟上去。

“你乾嘛去?”

霍司爵腳步不停:“回來的突然,現在去給崽崽準備見麵禮!”

“我也去!”

——

臥室裡,崽崽在佈置得粉嫩嫩的公主房裡玩的不亦樂乎。

霍沉令在房間裡看了很久,發現崽崽是真的特彆喜歡這個房間才安心。

和崽崽打過招呼後,他才下樓到一樓書房。

為了以防萬一,進書房後叫了羅管家過來。

“注意鎖好莊園大門,還有去後山那邊的角門,小姐黑白顛倒,在我忙完之前,安排幫傭阿姨晚上照顧好小姐。”

“是,先生。”

“兩位少爺呢?”

“出去了,說是給小姐買見麵禮。”

霍沉令眼底劃過一絲淺笑,他的兒子自然不會那麼冇禮貌,妹妹已經登門,自然會敞開懷抱。

而二兒子之前的尖銳……

霍沉令揮揮手,羅管家退了出去。

霍沉令撥通了助理江林電話:“暗中查三個月前太太車禍一事,任何細節都不能放過,注意避開張家人。”

“是!”

隨著哢噠一聲輕響,霍沉令一邊和江林說話,一邊看向書房門口。

一個黑乎乎的小腦袋先探進來,然後是一雙烏黑水靈的大眼睛。

眼珠漆黑如墨,滿眼好奇地看向房間裡麵。

當看到坐在辦公桌後麵的奶爸時,奶糰子迅速推開房門,吭哧吭哧跑過去。

“爸爸!”

“好!就這樣!”霍沉令匆忙掛電話,然後蹲下來接住像小炮彈一樣衝過來的奶糰子。

“崽崽怎麼來了?”

奶糰子哼唧一聲,在奶爸懷裡奶萌萌撒嬌。

“崽崽想爸爸了!”

奶爸好溫柔,崽崽就想要抱抱。

而且崽崽還要確定一下奶爸是不是安全了,晚上鬼東西們非常活躍,她要守著奶爸才安心。

霍沉令心神一晃,懷裡奶糰子軟嫩嫩的聲音戳中他內心深處的柔軟。

他雖然有三個兒子,但因為是兒子,所以他對三個孩子一向非常嚴厲。

女兒不一樣!

女兒就該嬌寵!

尤其女兒這麼軟萌可愛,這麼軟綿綿的撒嬌,哪怕他不苟言笑,習慣了麵無表情,依然受不了。

將奶糰子抱起來,聞著她身上淡淡的奶香味兒,霍沉令冷肅的麵容不由自主變得溫柔。

“爸爸也想崽崽了。”

怕女兒晚上睡不著,霍沉令也不工作了,抱著女兒上樓回房間休息。

幫傭阿姨已經幫崽崽洗過澡,換上了粉色小睡裙,顯得更加粉雕玉琢,玉雪可愛。

霍沉令想到妻子在世時想要個女兒的心願,眉眼更加溫柔。

他抱著奶糰子回到自己房間,打開抽屜拿出一本厚厚的相冊。

奶糰子看到相冊瞬間就被吸引過去。

“爸爸,這是什麼?”

她在地府隻看過黑白色的遺照,第一次知道原來照片還有彩色的。

而且照片的裡阿姨和白天見過的那個阿姨好像,但是眼神卻特彆溫柔,笑盈盈地望著她,她也咧開嘴角輕輕笑起來。

“爸爸,這是媽媽嗎?”

霍沉令溫柔點頭:“是,這是崽崽的媽媽。”

崽崽忽然問奶爸:“媽媽呢?”

霍沉令抿唇,眉眼深處劃過一絲厲色。

“媽媽和崽崽的親生爸爸一樣,去地府了。”

崽崽愣了下。

所以她人間的媽媽已經死了?

崽崽忽然有些不安,聲音變得小小的。

“爸爸,是不是崽崽的到來害死了媽媽?”

地府居民哪怕不投胎,也不會有寶寶出生,她是個特例。

因為她的出生,媽媽魂飛魄散。

冥王爸爸說媽媽愛她,所以願意用永生換來她。

可人間的這個媽媽呢?

是因為她與眾不同,身上陰氣太重纔會死嗎--的小糰子出來。然後將它們一個一個在大哥哥手掌上攤開。“大伯伯,你看,都是這樣的嬰靈。”三個站成一排都都還占不滿霍司謹掌心的三個小鬼東西:“……”它們雖然小,但在嚴家祖祠下廝殺了幾十年到上百年,腦子一個比一個轉得快。凶殘的胖姐姐就在旁邊,得賣萌保命。於是三小隻齊齊裂開小嘴巴,露出三兩顆小乳牙,三小隻加起來乳牙都冇超過八顆,一起發出奶乎乎的咯咯咯笑聲。開車的霍沉輝這一看,腳下一哆嗦,直接一腳油門蹬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