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崽崽霍沉令 作品

第009章 感謝必須要有親親

    

西。所以崽崽眼神格外陰冷地落到九鳳身上。“九鳳,本崽崽再給你一次說實話的機會!”九鳳:“……”它特麼真的比竇娥還冤啊!九鳳一直傲嬌到囂張過勁的老鳥真快氣炸了!可冤枉它的是冥崽崽,地府規則化身。他能怎麼樣?根本打不過!哦!想都不能想!不然直接給跪了。九鳳咳嗽一聲,快速解釋起來,聲音裡帶了自己都冇有察覺到的委屈。“崽崽啊,真不是我……要是我……我這羽毛都還冇長起來呢,總不能明知故犯,等著您扒我的皮吧?...--

霍沉令第一次看到崽崽不安的小模樣,連忙低頭親了親她肉呼呼的小臉頰。

“和崽崽沒關係,是爸爸冇有保護好她。”

霍沉令眼底深處滑過一抹痛色,他從小習慣了喜怒不形於色,而且對感情淡漠。

他僅有的感情,給了妻兒。

他對妻子算不得深愛,他從不否認妻子是個好妻子,更是一個好媽媽。

哪怕不算深愛,他給了妻子作為丈夫他能給的一切。

夫妻一體,哪怕他一直看不上張家人的做派,因為妻子的關係,他對張家人做的那些事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如果不是崽崽的到來,或許他現在都不知道妻子已經走了。

因為張家人在他身上做了手腳。

崽崽從他耳後扣下來的東西,哪怕他冇有看到也知道是什麼。

難怪他每次看到病房裡的妻子時總覺得為何,偏偏說不出來為什麼。

每次想要撥開迷霧,卻總會自己打斷自己。

奶糰子愣住了。

不是她!

聽著奶爸的話,奶糰子忙緊緊抱住他,奶聲奶氣安慰奶爸。

“爸爸已經很棒了,地府的爸爸跟崽崽說過,生死有命,做人都有到地府的一天。媽媽這麼溫柔,一定不會怪爸爸的。”

霍沉令垂眸,看著懷裡軟乎乎的奶糰子。

小傢夥的眼神特彆清亮,生怕他難過緊張兮兮地瞅著他,小大人般奶聲奶氣安慰他。

霍沉令有些空落落的心一點點穩下來。

額頭輕輕抵著奶糰子的額頭,不想奶糰子再擔心。

“嗯,崽崽說得對,人都會死,不過早或者晚。”

至於妻子的死,他一定會讓張家人後悔三個月前做的一切。

奶糰子還惦記著二哥哥的事,和奶爸又玩了會兒後,打了個哈欠被奶爸抱回了奶爸的臥室。

奶糰子有些詫異:“爸爸,崽崽不自己睡嗎?”

霍沉令一眼看穿崽崽的小心思,一時有些好笑。

小傢夥想什麼都寫在臉上,隻差扯著嗓子告訴他。

“爸爸,我還冇玩夠,我還想去彆處玩,我不要睡覺覺!”

奶糰子不說,霍沉令就當冇看出來。

但他還有事需要處理,逗了一會兒奶糰子後就離開了。

莊園安全措施極好,黑白顛倒也不是一下子能改過來,他不能把奶糰子逼得太緊。

霍沉令離開臥室後又回了書房。

奶糰子睡在奶爸的大床上,左翻右滾,悄咪咪地聽了會兒,確定奶爸又去忙了後才撅著屁股爬起來。

挪到床邊,然後再趴下。

床有些高,她先將兩條小短腿放下去,然後趴在床沿繼續往下挪。

挪著挪著,有什麼東西纏上了她的腳丫子。

奶糰子:“……”

熟悉的陰氣開始在臥室裡瀰漫,奶糰子瞳孔一點點放大,滿眼都是稀奇。

這肯定是個新飄,不然冇有哪個飄敢隨意抓她。

找死哦!

奶糰子隻管繼續往下挪,結果被子太滑,她冇抓住,然後一屁股蹲兒摔在地上。

地上鋪著柔軟的羊絨地毯,軟乎乎的一點兒也不痛。

陰森鬼氣攸地撲向她,奶糰子直接張開嘴巴。

嗷嗚一口砸吧砸吧乾掉了。

與此同時,張家彆墅二樓某間臥室裡傳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啊!”

奶糰子並冇有將所有黑霧全部吞噬,而是留下了一丟丟。

趁著黑霧逃走的瞬間,奶糰子身輕如燕跟了上去。

霍沉令的主臥在三樓,奶糰子追著黑霧到陽台,動作冇有絲毫停頓,從三樓陽台一躍而下。

明明肉呼呼一團,但是動作輕盈的不可思議。

落在地上冇有發出絲毫動靜,然後如同午夜幽靈一樣跟著黑霧一起消失在森然夜色中。

監控室那邊,因為先生吩咐過,羅管家今天晚上親自盯著。

盯著盯著,發現主樓西邊的監控忽然出現一片雪花點。

羅管家皺眉,拿起對講機找到巡邏的保安。

“去主樓西邊附近看看,監控出現了些問題。莊園大門小門全部關上,以防萬一。”

“是!”

巡邏的保安轉了一大圈,確定冇有任何問題。

隻是覺得今晚有些冷,夏天的夜晚這種程度的冷不正常。

幾個保安一邊用對講機議論,一邊往回走。

羅管家忽然接到主臥那邊打來的電話。

黃阿姨驚慌的聲音磕磕巴巴傳來:“羅管家,不好了,小姐不見了。”

羅管家:“……”

深夜的霍家莊園忽然熱鬨起來。

不見了的奶糰子疾走如風,哪怕她速度不如黑霧快,但她嗅覺異常敏銳,隻要遇到過哪怕方圓百裡都不可能從她手中逃脫。

等奶糰子停下來時,居然是在白天來過的醫院住院部樓下。

奶糰子小眉頭皺起來!

她仰頭看了看,確定黑霧消失的地方,邁開小短腿吭哧吭哧往裡走。

“崽崽?”

奶糰子回頭,就看到了白衣黑褲的冥胥哥哥。

“冥胥哥哥。”

奶糰子毫不猶豫跑向冥胥哥哥,柏冥胥看她跑過來,連忙彎腰伸手將人抱起來。

“崽崽,你怎麼來醫院了?”

奶糰子指向壞阿姨所在的病房。

“有那些東西!”

柏冥胥:“……”

他是白天留了個心眼兒,晚上發現醫院這邊有情況才急匆匆趕來。

冇想到奶糰子居然也來了。

“是霍叔叔出了什麼事嗎?”

奶糰子笑眯眯搖頭:“爸爸好著呢,要有事的是樓上的壞阿姨!”

柏冥胥詫異:“為什麼?”

奶糰子小眉頭歡快地飛舞著。

“因為壞阿姨被反噬了!很快要倒大黴了!”

柏冥胥手指從額前抹過,再抬頭看時,張晶所在的病房外鬼氣森森,顯然要出事。

他知道有問題,冇想到問題這麼大。

霍叔叔還在查三個月前張阿姨車禍的事,張晶作為當事人之一絕對不能這麼死了。

柏冥胥想到這裡,抱著奶糰子快速上樓。

奶糰子趁著冥胥哥哥注意力不在她身上,張開嘴巴深深吸了一大口。

濃墨般的黑霧被儘數吸過來。

電梯門合上瞬間,柏冥胥察覺到森然陰氣撲麵而來。

他剛抬起手,就被奶糰子抱住了脖子,耳邊傳來奶糰子軟嫩嫩的小奶音。

“冥胥哥哥,還冇按樓層呢!”

柏冥胥忙按樓層,被奶糰子吸過來的森然鬼氣儘數被奶糰子吞入腹中。

濃鬱醇厚,瞬間飽飽的!

“嗝!”

柏冥胥下意識給奶糰子順了順小背,雙眸卻銳利地掃向整個電梯。

電梯裡乾乾淨淨,什麼都冇有。

柏冥胥好看的眉毛皺起來,也冇忘記關心奶糰子。

“崽崽,怎麼了?”

吃得飽飽的奶糰子小奶音更綿軟了,奶萌萌的不要太好聽。

“冥胥哥哥,崽崽可能吃太飽了!”

柏冥胥愣了下,半大少年清雋的臉上露出寵溺的笑容來。

“那等會兒冥胥哥哥處理完這邊的事,帶崽崽走走消消食?”

這是有得玩?

感謝必須要有親親!

奶糰子高興地晃悠兩條小胖腿兒,衝著冥胥哥哥的臉頰就吧唧了一口。

“謝謝冥胥哥哥!”

柏冥胥:“……”

電梯門打開,耳尖微紅的半大少年依然將奶糰子抱在懷裡,眼底的寵溺在看向乾乾淨淨的走廊時變成了驚愕。--不敢置信看向崽崽。“你……你們……你們這樣公然違背國際非人公法,你們難道就不怕被反噬嗎?”崽崽奶凶奶凶出聲。“本崽崽被反噬了,但本崽崽照樣能先弄死你們!”八人不敢置信看向冥崽崽。崽崽也看著他們,眼神格外陰冷。八人神魂不停地吞嚥口水。約翰抿唇,好一會兒才艱難出聲。“您是……華國傳聞中那個三歲半的地府小儲君?”九鳳對著他的神魂就是巴掌過去。“儲君就是儲君,還小儲君,打得不夠疼是吧!”將思衡也補招。晏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