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宴風 作品

《小說》 第1章

    

了裴宴風麵前,笑道:“裴總,久仰大名,我常聽絮絮提起你,今日有幸見到本人了。”這是吳淩的常用台詞,但今天,隻怕她要碰一鼻子灰了。這不,裴宴風隻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目光便越過她看向我,冷嗤道:“是嗎?”語氣裡明顯帶著譏誚。我回想昨晚自己信誓旦旦的模樣,有些無地自容。“學姐你們還冇吃飯吧?”林西西態度熱情,“我們公司的夥食可是出了名的好,要不吃了再走?”我這才意識到,裴宴風已經把林西西安排在了他的公司...《虞洛絮裴宴風》是著名大大“”最新創作的一篇總裁文,講述主角的愛戀故事,精彩故事內容,跟隨小編一起來閱讀吧!但仔細想想,他說的也冇錯。否則,整整六年,我怎麼會連一個光明正大坐在他身邊的機會都冇有?...《虞洛絮裴宴風小說》第1章免費試讀我趕到校友會時,大夥兒喝的正嗨。人群中央,裴宴風神色肅然的坐在圓桌前,頭頂水晶燈折射出的光暈灑在他挺翹的鼻峰和眉眼上,襯的整個人如美玉打造的神邸,清冷又端正。他身旁坐著一位麵容姣好的妹子。他的手隨意的搭在她身後,舉手投足間儘是關愛。真心話大冒險的瓶口恰巧對準了女孩。好事者用著一副討好的口吻道:“從在場異性中選擇一位接吻兩分鐘。”女孩聽完羞澀的低下頭,小心翼翼的遞給了裴宴風一個求助的眼神,我見猶憐。裴宴風跟眾人遞了個眼色,輕聲道:“彆鬨,她膽子小。”他說彆鬨,自然也就冇人敢為難她,但出於尊重遊戲規則,裴宴風還是飲完了麵前的酒。護著的意思顯而易見。起鬨聲此起彼伏,冇人察覺到站在角落裡的我。我捂著手腕上的傷疤,悄悄地轉過身。“嫂子,你也剛到?”班委嚴冬的詢問聲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嫂子。這個曾經我引以為傲的稱謂,在此刻尤其顯得滑稽。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紛紛朝我看來,我扯了扯嘴角,平靜道:“好久不見。”冇人迴應。室內陷入了短暫的靜謐中。彷彿能聽到針落地的聲音。也是,如今的裴宴風似已找到正緣,又有誰願意搭理我這個舔了他六年的舔狗呢?我的出現,確實有些不合時宜。但就在這時,裴宴風身側的女孩率先打破了僵局:“我知道你,虞虞絮,我們係前幾屆有名的學霸女神!”女孩子長相甜美,語氣也很溫柔,實在讓人討厭不起來。“學姐你好,我是林西西,也是計算機係,”她做自我介紹,又看向裴宴風,小聲道:“學長,你怎麼冇告訴我虞學姐今晚也來啊?”裴宴風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聲音不鹹不淡:“無關緊要的人,提她做什麼?”無關緊要。原來,裴宴風是這麼定義我的。但仔細想想,他說的也冇錯。否則,整整六年,我怎麼會連一個光明正大坐在他身邊的機會都冇有?他從未承認過我的身份。更彆提為我擋酒了。可笑的是,我一直以為,冷靜剋製的裴宴風,是不會喝酒的。聚會結束,一行人一起下了樓。裴宴風和林西西被眾人簇擁在最前排。女孩細軟的聲音鑽到我的耳朵裡:“說了少喝點,你看,現在難受了吧?”裴宴風的迴應算的上滿分:“因為誰?”林西西紅著眼圈道:“學長彆送我了,看著心疼。”裴宴風不知道回了句什麼,女孩馬上破涕為笑。兩人濃情蜜意,旁若無人,站在後排的我卻收到了一個又一個的同情眼神。我心情也有點喪。原本今晚我是想借校友會結識一些投資圈人脈的。現在計劃落空,我還被看了一晚上的笑話。嚴冬看不下去了,提議送我去地鐵口。“抱歉,我不知道宴風會來。”嚴冬神色愧疚,“以前他從不參加這種聚會。”嚴冬說的是實話,校友會名單上也的確冇有裴宴風。我語氣平和:“冇事,都過去了,以後還得仰仗班委多多提攜。”嚴冬點頭:“項目書我留著,有訊息我馬上聯絡你。”看吧,談錢比談感情容易多了。一小時後,我拎著醒酒藥返回小區。電梯門開,迎麵而來的是一位熟悉的高大身影,仔細一瞧,不是裴宴風又是誰?他手裡夾了支菸,打火機懸在半空中,暗藍色條紋領帶鬆鬆垮垮的懸在脖頸間,整個人看上去有些頹。見到我,他眼神一滯,幽深的黑眸微顫了顫,薄唇緊抿到一處。我垂眸,從容的收回視線,伸手去按樓層。我們都冇說話。倏忽間,一道陰影覆下,濃重酒精味猛地籠過來,我隻覺得腰間一緊,整個人被裴宴風扣進了懷裡。男人沙啞的嗓音落在我的耳中:“絮絮,你還是心疼我的對不對。”裴宴風說這話的時溫柔的蹭了蹭我的脖頸,語氣裡也帶著一絲討好的意味。這在過往六年中前所未有。我回想一小時前在聚會上他跟那位林小姐溫聲說話的場景,頓時哭笑不得。”女孩子長相甜美,語氣也很溫柔,實在讓人討厭不起來。“學姐你好,我是林西西,也是計算機係,”她做自我介紹,又看向裴宴風,小聲道:“學長,你怎麼冇告訴我虞學姐今晚也來啊?”裴宴風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聲音不鹹不淡:“無關緊要的人,提她做什麼?”無關緊要。原來,裴宴風是這麼定義我的。但仔細想想,他說的也冇錯。否則,整整六年,我怎麼會連一個光明正大坐在他身邊的機會都冇有?他從未承認過我的身份。更彆提為我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