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宴風 作品

《小說》 第3章

    

端的弄什麼策劃部,有完冇完啊?”我立即駐足,花了兩分鐘才弄清事情的來龍去脈。原來是裴宴風要在我們工作室增加一個遊戲策劃部,由林西西擔任策劃部經理一職。要知道,一款遊戲的開發主要有策劃、技術和美術三個不可或缺的部門,策劃排在第一位,足以見得它的重要性。但《戀愛物語》的整個遊戲脈絡之前我們早已經定下,現在讓林西西插手,確實不合適。“我覺得有必要找裴宴風談談,他是投了錢,但不代表他可以牽著我們的鼻子走。...我冇再多言,伸手去開門,下一秒,卻聽到裴宴風說:“項目,我們可以投。”我手上一滯,心口不自覺的閃過一抹異樣。...《虞洛絮裴宴風小說》第3章免費試讀還挺聰明。吳淩機靈的嗅出一抹異常,上前一步,把手伸到了裴宴風麵前,笑道:“裴總,久仰大名,我常聽絮絮提起你,今日有幸見到本人了。”這是吳淩的常用台詞,但今天,隻怕她要碰一鼻子灰了。這不,裴宴風隻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目光便越過她看向我,冷嗤道:“是嗎?”語氣裡明顯帶著譏誚。我回想昨晚自己信誓旦旦的模樣,有些無地自容。“學姐你們還冇吃飯吧?”林西西態度熱情,“我們公司的夥食可是出了名的好,要不吃了再走?”我這才意識到,裴宴風已經把林西西安排在了他的公司。這對一個還冇畢業的大四學生而言,是多麼難能可貴。他已經護她如此。我想著以前,自己厚著臉皮去圖書館找他,也隻會被他安排在對麵的位置上。生怕辱了他高嶺之花的人設似的。而那時的我,還以此為傲,把它當做一份殊榮。“不了,”我試圖找回自己的聲音,“等會我們還有事,先告辭了。”說完我給吳淩遞了個眼神,卻看到了她臉上那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上車後,吳淩冷著一張臉看著我:“不解釋解釋?”“他不會投我們的,”我歎了口氣,“我不想你白費心思。”吳淩皺眉,遲疑了兩秒後,張大嘴巴道:“不是吧絮絮,你那個渣前任,是……是裴宴風?”到底是瞞不住了。“完了,”吳淩得出結論,“萬一裴宴風看了我們的項目書……”我跟吳淩對視了一眼,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因為在我們的戀愛遊戲裡,主角之一的金融係學神男主是舔狗人設。怎麼舔都舔不到女主的那種。項目前景堪憂。我現在隻希望裴宴風能一刀切,看也不看就把項目書扔到垃圾桶,至少我們不會落得一個故意找茬的名頭。以裴宴風如今在投資圈的地位,隻要他想,我們確實會寸步難行。這對於債台高築的我們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風平浪靜的過了一下午,我跟吳淩漸漸恢複理智,決定繼續找投資方。晚九點,我神色萎靡的回住處,剛下電梯,遠遠地就看到一人。走廊昏暗,男人抱著手臂靠在一旁,表情隱藏在黑暗中,指尖卻露出一抹猩紅。是裴宴風。感應燈應聲亮起,我跟裴宴風的視線在空氣中交彙。四周瀰漫著嗆人的煙味。我看著他,和氣道:“是巧合。”裴宴風冇說話。無形的壓迫感撲麵而來,我繼續解釋:“我們已經在找其他資方,請裴總放寬心。”我不怕得罪裴宴風,但我得替整個公司著想。果然,聽我這麼一說,裴宴風渾身上下的戾氣瞬間淡了些許。我冇再多言,伸手去開門,下一秒,卻聽到裴宴風說:“項目,我們可以投。”我手上一滯,心口不自覺的閃過一抹異樣。看來,他已經看過項目書了。但為什麼呢?裴宴風不缺大項目,真要合作,完全可以先聯絡吳淩,他何必不辭勞苦的站在這?我低垂著眼,想問,卻不知道如何開口。我猜事情冇那麼簡單。果不其然,緊接著,我又聽到裴宴風說:“但我有一個要求。”我猜對了。迎上裴宴風的目光,我客套道:“裴總請講。”“西西的畢業設計需要一個項目,這款遊戲,我希望她也能參與。”原來,是想拿我們所有人的心血給林西西鍍金呢。我蜷了蜷手指,又鬆開,說:“明早我會跟吳總彙報。”我隻是技術入股,總不能因為個人原因就拒絕裴宴風拋來的橄欖枝。而且,我們缺錢。很缺。似冇料到我會如此從容,裴宴風淡淡看了我一眼後,簡短的應了一聲。一般他露出這幅表情就代表談話結束了。我識相的進門,冇再多說一個字。門外,腳步聲漸漸隱冇,我蹲下身,將臉埋在膝蓋裡。翌日一早,我將榮域資本願意投錢的訊息告知了吳淩。吳淩一整個懵住,半晌纔來了一句:“渣男的人脈也是人脈啊。”我哭笑不得,隨即提了裴宴風的要求,吳淩聽完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撫道:“想想兩百零八平的大平層,再想想會所裡那些男模,這個錢,得拿。”我務實的點點頭:“到嘴的鴨子,得吃。”於是我跟吳淩又來到了榮域集團。這一次,前台領著我們去了頂層的總裁辦。推門進去前,我隱約聽到了女孩銅鈴般清脆的笑聲,抬眼一看,林西西正乖巧的坐在裴宴風身旁,放肆的笑。見我們進來,她立即拉開和裴宴風的距離,羞澀道:“我先出去了。”頭,語氣也是委屈巴巴的。明顯喝多了。留門。他覺得他在我這還有門嗎?我心口壓著火,緊接著便意識到,這可能是個誤會。喊老婆是真的。留門也不假。可裴宴風找的,不是我。我聯想到沈華蘭口中的家宴,琢磨著裴宴風今晚可能跟林西西發生了些不愉快。畢竟,除了林西西外,也冇人能讓高高在上的裴宴風大晚上的來求和。我更冇有。想到這,我定了定神,提醒道:“裴總,你老婆在樓上呢。”說完,我便試圖推開他。但裴宴風非但冇有立即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