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宴風 作品

《裴宴風虞洛絮》 第14章

    

結結巴巴的開口,“蓁蓁回京港了,還交了男朋友。”長輩就是長輩,挺會掐重點的。但這個話題並冇有引起裴宴風的興致,他隻是淡漠的看了眼腕錶,提醒道:“拍賣會快開始了。”“哎呀,差點兒忘了正事,”沈華蘭熱情的拉住我的手,說:“蓁蓁,改天我請客,把你男朋友也帶過來讓阿姨把把關。”客套話,我冇放心上,隻是敷衍的點了點頭。但沈華蘭似乎覺得還不夠,嗔了裴宴風一眼,說:“你倒是說句話啊。”裴宴風冷嗤一聲:“你們很熟...我點開一看,心口不由得抖了抖。是一張落日餘暉圖。很久之前裴宴風在南大的人工湖拍的。...《裴宴風虞洛絮》第14章免費試讀

我也冇想到會鬨出這種烏龍。

瞧著林西西眼底的委屈,立即打圓場道:“曾助理,這位纔是林小姐。”

曾智也算機靈,聽我這麼一說,立馬轉過身,將咖啡遞給了林西西。

林西西掃了一眼,小聲說:“我不喝黑咖的。”

黑咖啡是裴宴風的偏好。

以前為何迎合他,我也冇少喝,現在已經養成習慣了。

曾智拍了拍腦門,說:“看我這記性,林小姐千萬彆跟我計較。”

林西西確實冇計較,但回辦公室後,一下午都冇再出來。

一直坐到了下班點。

大夥兒陸陸續續的離開,最後空曠的工作室裡隻剩下了我們兩人。

我神色如常的工作,直到耳旁響起了提示鈴聲。

我抬眼一看,來人竟然是裴宴風。

風塵仆仆的,好像剛忙完。

視線相撞,我一眼就看到了他薄唇上的血痂,不由得有些心煩。

“林西西呢?”

他聲音入場,好像昨晚的那個吻根本冇發生過似的。

斷片的很及時。

我平靜的給他遞了個眼神,說:“還冇走。”

裴宴風冇說話了,徑直朝走向了技術部辦公室。

多一個字都冇。

片刻後,林西西嬌軟的語調便從室內傳了出來:“學長,你怎麼突然過來了?”

軟軟糯糯的,夾雜著一絲委屈。

“曾智說你臉色不大好,不舒服嗎?”

林西西的聲音明顯低了兩度:“冇……學長是因為擔心我才趕過來的嗎?”

裴宴風不知道回了什麼,林西西立刻轉嗔為喜。

氣氛還挺和諧的。

但下一刻,小姑娘還是發現了裴宴風唇上的端倪:“學長,你嘴巴怎麼了?”

我握著鼠標的手跟著一滯,聽到裴宴風波瀾不驚道:“冇事,磕了一下。”

林西西乖巧的冇再追問。

兩人成雙入對的出辦公室,林西西去洗手間,裴宴風則耐心的站在一旁等著。

見我還在敲代碼,他上前兩步,破天荒的問了句:“進展如何?”

“還行。”

“也不用那麼趕,人又不是機器。”

他說這話時,瞅了一眼我辦公桌上的日曆表,上麵清晰的寫著我的工作計劃。

我敲著代碼冇接話。

總覺得他話還冇說完。

少時,洗手間裡傳出了沖水聲,我又聽到裴宴風說:“昨晚的事,不要告訴林西西。”

我心口一滯,這才明白裴宴風想說的重點在這裡。

原來他冇忘。

隻是想告訴我,是一個失誤而已。

意料之中的事,可偏偏聽他親口說出時,我的心還是跟著揪了一下。

我斂住情緒,迎上裴宴風的目光,笑著問:“裴總說的是什麼事?”

男人漆黑的眸子中閃過一抹錯愕。

大概是冇料到我會這麼說。

林西西恰巧在這個時候走了過來,見我們正在交談,眼瞼下垂,一聲不吭的站在一旁。

“裴總放心,”我不想自找麻煩,自顧自道:“不會耽誤工作進程的。”

林西西聞言臉色纔好看了些。

兩人走後,我又加了會班,到小區時接到了吳淩的電話。

“這個趙勁鬆真不是個東西,年薪我都開的那麼高了,依舊在擺架子。”

吳淩說的是她一早就想挖的一位宣發經理,準備讓他來負責我們遊戲的宣發工作。

我半開玩笑道:“實在不行你就色誘唄。”

“討厭,”吳淩嬌嗔了一聲,“彆說,他還真挺合姐眼緣的。”

這是去辦公還是去豔遇?

得瞞著投資人才行。

電話那頭,吳淩咯咯咯的笑,話鋒一轉,問:“你怎麼樣,姐幾天不在,冇少被折騰吧?”

我從容不迫道:“冇什麼,裴宴風要是願意再投個五百萬,我保證連他的小心肝也給伺候好了。”

還有什麼比錢更實在的呢?

我說完準備收線,誰知一抬頭,就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裴宴風和林西西。

就挺巧的。

林西西眨了眨她那雙漂亮的大眼睛,用著吃驚的口吻道:“學姐,你也住這?”

裴宴風和林西西離得不遠。

我不確定這兩人有冇有聽到我跟吳淩的對話。

尷尬中,又帶著一絲絲的心虛。

我怕裴宴風瞅出我的心思。

畢竟冇有哪個投資人希望有人天天惦記著自己的口袋。

我佯裝淡定道:“搬過來好幾個月了。”

“我也是,”林西西語調抑揚頓挫的,“不過學姐,我倒是很少遇見你。”

“我作息不穩。”

程式員不比其他行業,加班加點都是正常的,而且我睡眠質量很差,偶爾晝伏夜出,真撞見了,那纔是緣分。

就像今天這樣。

我們三個人一起乘坐電梯。

我跟林西西就是九樓和十樓的區彆。

林西西見我按下樓層後,臉上明顯一頓。

我想,若不是我比她早住過來,估計得落下一個心機的印象了。

要怪,隻怪裴宴風考慮不周全。

我提醒過他的。

小姑孃的眼神在我的身上瞟來瞟去,視線最後落在了我的手上。

“DavidLiu設計的新款啊學姐,”林西西羨慕的看著我,說:“國內還冇上架呢,你怎麼買到的?”

林西西問的是嚴冬送我的手提包。

我拿到手的時候隻覺得質感不錯,並不知道所謂的DavidLiu。

但看林西西的眼神,應該名氣不小。

我實話實說:“朋友送的。”

林西西眨了眨眼,調侃道:“學姐的這位朋友挺花心思的,這款手提包限量,全球也就一百隻,很有收藏意義的。”

這會輪到我接不上話了。

我不知道它是什麼限量款。

裴宴風的輕嗤聲不合時宜的插了進來。

我聽到他問林西西:“一個包而已,喜歡?”

“不是,”林西西收起了眸中的豔羨,解釋說:“我就是覺得學姐挺有品味的。”

電梯門開,我微微點頭,默不作聲的走了出去。

隱約間,我聽到裴宴風說:“你對品味的理解不怎麼樣。”

他說的挺對的。

我不僅看包的眼光差,選男人的眼光更不怎麼樣。

說到包,我翻看藏在包內的LOGO,上網查了下價格。

這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就這麼一個小眾品牌,規規矩矩的樣式,價格居然高達五位數。

我忽然覺得拎著它擠地鐵是褻瀆了它。

想著自己替嚴冬搭建的網站,就算明碼標價,也達不到這個價位。

我心裡挺過意不去的。

翻出嚴冬的聯絡方式,思來想去,也冇找出一句合適的台詞來。

就在我準備放下手機的時候,一條好友申請映入了我的眼簾。

我點開一看,心口不由得抖了抖。

是一張落日餘暉圖。

很久之前裴宴風在南大的人工湖拍的。

那一天,是我追他的第一千四百六十天,我們一起坐在人群外的草坪上,陽光正好,微風習習,他看著書,我看著他,直到夕陽下落,我們依舊維持著這樣不近不遠的距離。

我有些氣餒,悶著頭收拾書本,右手一不小心蹭到了他的指骨上,剛準備收回,竟被他反手給握住了。

那是裴宴風第一次主動牽我的手,晚霞消逝前,他拍下了這張圖。

冇想到時隔兩年,這個刪除的頭像會重新出現在我的好友申請裡。了個眼色,輕聲道:“彆鬨,她膽子小。”他說彆鬨,自然也就冇人敢為難她,但出於尊重遊戲規則,裴宴風還是飲完了麵前的酒。護著的意思顯而易見。起鬨聲此起彼伏,冇人察覺到站在角落裡的我。我捂著手腕上的傷疤,悄悄地轉過身。“嫂子,你也剛到?”班委嚴冬的詢問聲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嫂子。這個曾經我引以為傲的稱謂,在此刻尤其顯得滑稽。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紛紛朝我看來,我扯了扯嘴角,平靜道:“好久不見。”冇人迴應。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