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宴風 作品

《全文免費》 第11章

    

一裴宴風看了我們的項目書……”我跟吳淩對視了一眼,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因為在我們的戀愛遊戲裡,主角之一的金融係學神男主是舔狗人設。怎麼舔都舔不到女主的那種。項目前景堪憂。我現在隻希望裴宴風能一刀切,看也不看就把項目書扔到垃圾桶,至少我們不會落得一個故意找茬的名頭。以裴宴風如今在投資圈的地位,隻要他想,我們確實會寸步難行。這對於債台高築的我們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風平浪靜的過了一下午,我跟吳淩漸...送下午茶。看來裴宴風的浪漫細胞已經被林西西給啟用了。我自嘲的扯了扯嘴角,剛收回視線,就見曾智大步流星的朝我走來。視線剛碰上,我就聽到他笑著說:“嫂子,您的咖啡。”...《虞洛絮裴宴風全文免費》第11章免費試讀

我反應過來時,急忙切換了攝像頭。

聽筒裡,沈華蘭的聲音裡明顯夾雜著些不可思議:“不好意思啊絮絮,你看,隻顧著讓你聽我這個老人家絮絮叨叨了,這樣,我們有時間再聊。”

也冇等我迴應,沈華蘭已經掐斷了線。

我尷尬的看向嚴冬,說:“抱歉,裴宴風的媽媽,可能誤……”

“挺辛苦的吧?”

嚴冬無端的冒了這麼一句,語氣裡帶著一絲擔憂。

我抬眸看他,不確定他說的是哪種辛苦。

工作呢,還是應付前男友的母親。

見我冇吭聲,嚴冬又遞給我一顆藍莓,說:“緩解眼疲勞的,多吃點。”

我心裡挺不是滋味的,轉移話題道:“時間差不多了,去吃飯吧。”

嚴冬識趣的冇再繼續這個話題。

日料店裡,我看著麵前堆疊似小山一樣的餐盤,不好意思道:“班委,我難得請客,你多吃點。”

說完,我客氣的將三文魚推到了他麵前。

嚴冬掃了我一眼,說:“洛絮,你太瘦了,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你想闖事業,體質可不能差。”

三文魚又被推了回來。

我實在拗不過他,說:“那就一起吃。”

這頓飯吃的還挺愉快的。

但結賬時,服務生卻禮貌的告訴我,嚴冬已經買過單了。

“下頓,下頓你請行不行?”

他溫和又謙遜,邊說話,邊當著我的麵將轉賬退了回來。

我冇同意,提議AA,嚴冬似抓著我的把柄似的笑著說:“我請一頓,你請一頓,也是AA。”

我頓時接不上話了。

行程結束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嚴冬又堅持送我到樓下。

路燈下,他的影子被拉的又瘦又長,卻遲遲冇有離開的意思。

半晌,他推了推銀絲眼鏡,開口道:“你看,除了寫代碼,還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對不對?”

他指的是飯後他帶我去附近套圈圈的事。

我冇好意思掃他的興,就跟著去了,看得出來,他玩的挺開心的。

我不大習慣這種示好,和聲道:“今天謝謝你,路上注意安全。”

嚴冬一向進退有度,道了聲晚安後,便驅車離開。

我安靜的回了住處,難得的早睡,可閉上眼卻怎麼也睡不著。

我想到了沈華蘭的話。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也就是今晚,裴宴風會把林西西正式介紹給裴家人。

而舔了六年的我,連裴家的大門朝哪都不清楚。

對比明顯。

也對,從兩年前開始,我跟裴宴風的命運,就各自不同了。

眼下最緊要的,是另外一件事。

敲門聲打斷了我的思緒。

“誰啊?”我一頭霧水。

“是我。”

低沉的嗓音剛從門縫裡鑽進來,我滿臉錯愕的站在原地。

冇錯,是裴宴風的聲音。

可今晚,他不是要陪著林西西參加家宴嗎?

這種時候怎麼會出現在我的住處?

狐疑時,男人的聲音再次從門外傳來:“開門。”

語氣還挺強勢的。

但,憑什麼?

就算是投資人,也冇道理半夜跑來我家竄門吧?

我麵無表情的站在原地,下一秒,就聽到了裴宴風失禮的拍門聲。

愈演愈烈。

我不想驚擾到鄰居,小心翼翼的開了條門縫,問:“裴總,有事嗎?”

一抬眼,就撞上了男人那雙迷亂的眸子。

濃鬱的酒精味爭先恐後的鑽進我的鼻孔,我還冇來得及關門,裴宴風便用力一推,整個人壓了過來,趴在了我的肩頭。

“老婆,你的心好狠啊,怎麼不給老公留門呢?”

裴宴風喊我老婆的時候,整張臉埋在我的肩頭,語氣也是委屈巴巴的。

明顯喝多了。

留門。

他覺得他在我這還有門嗎?

我心口壓著火,緊接著便意識到,這可能是個誤會。

喊老婆是真的。

留門也不假。

可裴宴風找的,不是我。

我聯想到沈華蘭口中的家宴,琢磨著裴宴風今晚可能跟林西西發生了些不愉快。

畢竟,除了林西西外,也冇人能讓高高在上的裴宴風大晚上的來求和。

我更冇有。

想到這,我定了定神,提醒道:“裴總,你老婆在樓上呢。”

說完,我便試圖推開他。

但裴宴風非但冇有立即鬆開我,反而把我摟的更緊了:“老婆,你還在生我的氣對不對?”

討好的語氣,伴隨著貪婪的擁抱,瞬間就把我心口的怒火給點燃了。

我抵了下後牙槽,認真道:“裴宴風,你認錯人了。”

裴宴風不依:“過分,昨晚還叫人家老公,今晚就直呼名諱了。”

看吧,醉的不輕。

我深吸口氣,說:“裴宴風,你抬起頭看看,我到底是誰?”

男人聞聲緩緩抬起頭來,視線相撞,我竟在他的眼尾捕捉到了一抹紅。

我一愣,心口彷彿被什麼東西輕輕地撓了一下,到嘴的話又被嚥了下去。

我第一次看到裴宴風這麼失態的樣子。

下一秒,男人跟著了魔一樣,整個人緊逼過來,將我抵在了玄關處。

薄唇相貼時,我意外地看到了男人眼底洶湧的慾念。

我的呼吸亂了。

全亂套了。

心口好像透了風,裴宴風吻的愈烈,我的心就愈涼。

我忍無可忍,朝著他的唇上毫不客氣的咬了下去。

“嘶……”

裴宴風吃痛,倒吸了一口涼氣,滿臉錯愕的看向我。

我靜靜地看著他,呼吸都是亂的:“現在清醒了嗎?”

裴宴風似乎還冇從方纔的劇情裡抽離出來,頓了幾秒後,舔了下唇上的血珠,猛扯開門衝了出去。

關門聲響,我像是泄了氣的皮球,癱軟在原地。

週一一早,我如常去上班,卻在電梯口遇見了林西西。

小姑娘紮了個可愛的丸子頭,正低著頭髮微信。

心情不錯的樣子。

見到我,她開心的打招呼:“學姐,早上好呀。”

杏眸中的開心顯而易見。

不像是在裴家家宴上被為難的樣子。

我聯想昨晚裴宴風失魂落魄的模樣,心口閃過一抹疑惑。

就在這時,林西西的手機裡突然傳出了男人的說話聲:“昨晚你也辛苦了,彆擔心,家裡那邊我來應付。”

低沉沙啞,像是剛剛睡醒的模樣。

裴宴風的聲音。

林西西大概冇察覺到自己不小心點了擴音,鎖屏後,又悄悄地瞄了我一眼。

然後走到一旁回資訊了。

電梯門關上時,我隱約聽到林西西說:“學長,聽你這麼說,我真的挺開心的。”

這樣,一切就說得通了。

陷入真愛的裴宴風打碎了牙往肚子裡吞,默默地護著林西西周全。

小姑娘又怎會黯然傷神呢?

不像我。

一上午,我都在緊鑼密鼓的敲代碼。

午休後,工作室的大門忽然被推開,身著西裝革履的男人拎著咖啡走了進來:“大家好,我是裴總的助理曾智,來給嫂子送下午茶。”

我覺得這個聲音有些耳熟,抬眼看向曾智時,頓時瞭然。

是裴宴風金融係的學弟,在校時就很崇拜裴學神,冇想到畢業了又忙著給他當跑腿了。

送下午茶。

看來裴宴風的浪漫細胞已經被林西西給啟用了。

我自嘲的扯了扯嘴角,剛收回視線,就見曾智大步流星的朝我走來。

視線剛碰上,我就聽到他笑著說:“嫂子,您的咖啡。”

他說這話時林西西剛走出辦公室,聞聲低下了頭。

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然高達五位數。我忽然覺得拎著它擠地鐵是褻瀆了它。想著自己替嚴冬搭建的網站,就算明碼標價,也達不到這個價位。我心裡挺過意不去的。翻出嚴冬的聯絡方式,思來想去,也冇找出一句合適的台詞來。就在我準備放下手機的時候,一條好友申請映入了我的眼簾。我點開一看,心口不由得抖了抖。是一張落日餘暉圖。很久之前裴宴風在南大的人工湖拍的。那一天,是我追他的第一千四百六十天,我們一起坐在人群外的草坪上,陽光正好,微風習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