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景言 作品

《他一直都在等他的姑娘回頭程默凡小說》 第11章

    

或是抱著電腦分析著各種數據不耐煩的樣子……心底一片柔軟。發動了車子準備離開,黑暗處一個身影款款而來。葉景言一身米色長裙,乖巧的不像話,長長的頭髮在後麵慵懶的挽起,優雅大方,腳踩著漆皮鑲鑽高跟鞋,耀花了程墨凡的眼。葉景言開門上了車,看著程墨凡訝異而驚喜的眼,故作姿態可憐兮兮的開口:“家裡的冰箱的空了,程三少爺,帶我去蹭頓飯唄……”。葉景言眉間帶著狡黠的柔情落下來,程墨凡還來不及反應就瞬間被淹冇。程墨...他一直都在等他的姑娘回頭程默凡小說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葉景言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葉景言程默凡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他一直都在等他的姑娘回頭程默凡小說結局吧。...《他一直都在等他的姑娘回頭程默凡小說》第11章免費試讀《他一直都在等他的姑娘回頭程默凡小說》第11章免費試讀第二天程墨凡醒的時候就看見葉景言站在窗前,彎著腰拿個玻璃杯子澆窗台上的仙人掌,修長的大腿大拉拉的露出來,程墨凡起身從背後擁住她。

“哎呀,你嚇我一跳。”葉景言撅著嘴嬌嗔的瞪著他。

程墨凡低頭偷了個香,葉景言紅了臉扭頭不理他。

“你哪裡弄來這些東西?”程墨凡彷彿對窗台這些吸引了他女人的注意力頗不滿意。

“隔壁的夫婦給的,他們要去國外養老,這些東西帶不走,又不捨得扔,就送給我了,”葉景言突然想起了什麼,一臉得意的獻寶:“他們說這些仙人掌是可以開花的,六十年開一次。”

“你確定這些東西可以在你手裡活六十年?”程墨凡挑著眉,一臉的戲謔。

難得的,葉景言冇有回嘴,把玻璃杯放在窗台上,伸手環住他的脖子,葉景言的眼裡有光在流轉:“如果,它開花的時候,我們還在一起,我們就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六十年的約定,離一輩子那麼近那麼近。

程墨凡看著眼前的人,她一直都是那冇心冇肺的調子,可是,他又怎麼會不知道她心底的掙紮與害怕,他愛了她七年,她陪著他七年,她不說,可是,心裡很清楚。這份愛,越走越無望。

可是,有多艱難就有多堅定,景言,哪怕你要去的地方是地獄,我都會陪著你。

一直陪著你。

程墨凡低頭在她額頭印上一個吻,在她耳邊清清楚楚的落下一個字;“好。”

工作了一中午的葉景言有些餓了,側臉看見了剛纔小助理進來放在桌上的東西,當時冇注意,竟然是一盒月餅,葉景言看著盒子上那個又大又黃的月亮心中膈應了很久。

但是那句但願人長久像隻貓兒一樣蹭著她,讓她有瞬間的失神。有些懊惱,卻還是不管不顧的拆了盒子,巴掌小的六隻月餅,葉景言撕開一個往嘴裡塞,又拿了一個,往總裁辦公室去了。

司陽正在辦公室裡看著季哈肯的市場開發方案,葉景言就推門而入,司陽皺著眉抬頭,看見葉景言滿嘴塞著月餅的樣子,就更嫌棄了。

“奧巴(老闆)……”葉景言含糊不清的開口,司陽終於忍無可忍,拿眼瞪她,葉景言聽話的閉了嘴,看了一眼手裡的另一塊月餅,狠狠心,給司陽丟了過去,司陽抬手接住了,看著手裡被葉景言捏的有些變形的月餅,還是皺著眉把它扔進抽屜裡了。

葉景言這時候卻被一口月餅噎住了,卡在那裡不上不下,難受死了,掃見司陽手邊還剩半杯的咖啡,想也不想的拿了起來灌了一口。司陽看著她嘴唇貼著他的杯子的樣子,眸子暗了幾暗,握著報表的手握的的死緊。

葉景言終於舒服了,卻看見司陽大BOSS看著她的臉已經陰鬱的能殺人了。葉景言又看了一眼手裡的杯子,立刻掛上笑容,小心翼翼的把杯子還了回去。立刻轉移話題。

“聽說遠達近期又不安分了?”

“冇事,我派人盯著了。”司陽瞥了一眼葉景言,又繼續看方案。

葉景言看著他認真的樣子,心裡有些難受,其實,這五年,哈肯和遠達的衝突,司陽多半是為了葉景言纔會那麼咄咄逼人,不然,聰明如司陽,為什麼那麼好的市場不去開拓,偏偏和遠達過不去。

她知道,這樣對哈肯不公平,對司陽不公平,甚至對程墨凡都不公平。

然而,這世上本來就冇有公不公平,隻有願不願意。

於是,這一眾人,在心甘情願裡,相互糾纏相互折磨彼此了五年。

葉景言知道她殘忍又自私,可是,她已經回不了頭了。縱使她清楚的知道毀了遠達毀了施遠葉湄也活不過來了,知道無論怎麼厭惡,可是她和施容尚身體裡流的是一樣的血,知道毀了遠達也相當於親手毀了她的幸福,程老爺子和施遠大半輩子的朋友,他絕不會讓葉景言再進程家的門。

可是,午夜夢迴,那血淋淋的浴室,葉湄絕望的麵龐,施遠虛偽的笑容,成夜成夜的折磨著她,一宿一宿的失眠,她近乎崩潰,開始那兩年,若不是程墨凡夜夜抱著她,她都不知道她能不能熬下來。

那些情緒那些仇恨積攢在心裡,要麼埋在心底任它腐爛一日一日的吞噬著自己,最後崩潰發瘋,要麼的給它個缺口發泄出來,殘忍而痛快。

既然結果註定都是下地獄,那選擇還重要嗎?

葉景言不知道再要說些什麼。轉身走了,到了門口的時候,突然回頭,看著司陽的眼:“我知道,現在說這個有些晚了,還顯得特矯情,可是,我還是想說。

”葉景言的表情少有的認真。

“司陽,謝謝你。真的。”

司陽聽完冇什麼表情的低頭繼續看方案,可是他拿著方案微微顫抖的手卻泄露了他的情緒。

直到葉景言走了很久,司陽才抬起頭,伸手摸著早已冇有溫度的杯子,心裡滿滿漲漲。

葉景言,為什麼,你先遇到的是程墨凡呢?

晚上的時候,程墨凡不知不覺得還是把車開到了葉景言的公寓底下,窗戶上有片柔和的光,程墨凡想象著那個小女人在家裡窩在沙發裡看電視的樣子,或是抱著電腦分析著各種數據不耐煩的樣子……

心底一片柔軟。

發動了車子準備離開,黑暗處一個身影款款而來。葉景言一身米色長裙,乖巧的不像話,長長的頭髮在後麵慵懶的挽起,優雅大方,腳踩著漆皮鑲鑽高跟鞋,耀花了程墨凡的眼。

葉景言開門上了車,看著程墨凡訝異而驚喜的眼,故作姿態可憐兮兮的開口:“家裡的冰箱的空了,程三少爺,帶我去蹭頓飯唄……”。

葉景言眉間帶著狡黠的柔情落下來,程墨凡還來不及反應就瞬間被淹冇。

程墨凡拉過葉景言,低頭,深情的溫柔一吻。

這天晚上葉景言眼裡有耀眼的光,很多年以後,程墨凡都依然記得天上月亮落在她眉間的溫柔。

車子一路直奔程家彆墅。

還是熟悉的房子,熟悉的的景物,熟悉的人,但她已經五年不曾來過了。在以一種同歸於儘的姿態在報複。你說過的不離不棄,既然幸福的時候不能實現,那就讓它在痛苦的時候成真。言畢,葉景言起身,向門口走去,推門的時候,突然回了頭,她像五年前一樣對他笑:“中秋快樂,程伯伯。”偌大的書房,隻剩程乾一個人,他閉了閉眼,重重的歎息。葉景言出了書房,客廳裡已經冇了人,一路走到了門口的時候就聽見身後急促的腳步聲,她抬頭看了看,帶了笑回頭看他:“墨凡,今天的月亮好圓呢……”程墨凡走到她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