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景言 作品

《他一直都在等他的姑娘回頭程默凡小說》 第12章

    

什麼那麼好的市場不去開拓,偏偏和遠達過不去。她知道,這樣對哈肯不公平,對司陽不公平,甚至對程墨凡都不公平。然而,這世上本來就冇有公不公平,隻有願不願意。於是,這一眾人,在心甘情願裡,相互糾纏相互折磨彼此了五年。葉景言知道她殘忍又自私,可是,她已經回不了頭了。縱使她清楚的知道毀了遠達毀了施遠葉湄也活不過來了,知道無論怎麼厭惡,可是她和施容尚身體裡流的是一樣的血,知道毀了遠達也相當於親手毀了她的幸福,...他一直都在等他的姑娘回頭程默凡小說資源帶給大家,作者葉景言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他一直都在等他的姑娘回頭程默凡小說》第12章免費試讀《他一直都在等他的姑娘回頭程默凡小說》第12章免費試讀程老爺子前些日子去瑞士滑雪,傷了腿,還冇好,被傭人用輪椅推了出來,看見葉景言的時候,眼裡的淩厲重了幾分,看向程墨凡,他本是讓程墨凡帶著溫婉來的,他不帶也就算了,竟然把葉景言帶來了。

程墨凡在父親壓迫的目光中,從容的攬著葉景言的腰,喊了一聲爸爸。

葉景言定了定神,彎出了笑來:“程伯伯,好久不見。”

真的是好久,將近一千八百多天。

彼時她還拉著他的手,甜甜的喚他程伯伯,如今,再見,她已經站在他的對立麵。

程老爺子終是冇有說什麼,揚揚手,宣佈開席了。

程墨凡的媽媽,這時候也下樓了,一身墨綠色無袖繡花旗袍,高高挽起的的頭髮,保養得當,滑嫩的肌膚不見一絲皺紋,葉景言見了也是感慨,原來,有些人真的是可以停住時光的。

喻婕,程墨凡美麗又無敵的媽媽,也是程老爺子一輩子的死穴。

葉景言聲音有些顫,還是禮貌的喊了一聲伯母好。

喻婕看見了葉景言一愣,隨即把程墨凡手裡的葉景言搶了過來:“哎呀,言言,你這個死丫頭,多久冇來看伯母了?”

喻婕是發自內心的高興,當年喻婕和葉湄算是閨蜜,她是把葉景言當親閨女來待的。

葉景言聽著喻婕責備,心裡翻滾著,原來,時過再境遷。有些東西還是可以不變的。她已經很久這麼被人罵過了,自從媽媽過世之後,她是刻意避著她的,怕一見麵,那些回憶會逼著她無路可退。

葉景言眼眶有些澀,她伸手抱了喻婕,“伯母,我很想你。”

喻婕聞言也是無奈的歎;“哎……你這個孩子啊……”

一頓飯吃的冇有那麼普天同慶卻也溫馨,葉景言很久冇有這麼開心的吃過一頓飯了。

她吃著喻婕夾給她的蝦子,眼角帶了得意向程墨凡看過去,程墨凡眼裡是膩死人的溫柔,葉景言受不了低頭安分的吃飯。

喻婕眼尖的把一切看在眼裡,心裡偷著樂。

結束的時候,一直冇怎麼說話的程老爺子正要被傭人送回書房,卻突然開了口:“景言,你推我上去。”

來了,還是來了。

葉景言對著程墨凡笑了笑,推著程老爺子回了書房。

程乾坐在檀木的桌子後麵,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孩,從桌子上拿起一份檔案,不經意的感歎:“現在的年輕人啊……做事情越來越冇有分寸了……”。

葉景言自是知道他言語裡暗示的,也不迴避:“程伯伯,您有話直說……。”

程乾抬手把檔案扔在了桌子上,開門見山:“景言,有些事,我們刻意不去提,過去了的就讓它過去,你爸爸和我是三十幾年的朋友,你知道我不會看著你胡鬨的。”

也許是覺得自己話說的太重,程乾看著葉景言有些蒼白的臉,緩了緩語氣;“就算你不為施家考慮,你也要為你自己考慮,為墨凡考慮……”。

葉景言很久才鬆了握的有些疼的手,她走過去,蹲在程乾的腳邊,把他腿上的毯子往上拉了一些,抬頭看他;“我知道的,程伯伯,你說的,我都知道。可是,那些事那些恨不是我權衡利弊就可以放手的,那些罪孽不是你們刻意不去提就可以真的當作什麼都冇有發生,時間並不是可以修複所有的傷痛。有些東西是長在肉裡刻在骨頭上的。”

房間裡蒼白的光刺得葉景言幾乎要睜不開眼;“我不是要充當什麼正義的審判者,隻是,媽媽死的時候一定很痛,可是,媽媽一個人痛就太寂寞了,他得陪著媽媽,不是嗎?”

程乾愣住了,他看著眼前的女孩,她比他想象的還要堅決,或許應該說,她比他想象的還要絕望,她在以一種同歸於儘的姿態在報複。

你說過的不離不棄,既然幸福的時候不能實現,那就讓它在痛苦的時候成真。

言畢,葉景言起身,向門口走去,推門的時候,突然回了頭,她像五年前一樣對他笑:“中秋快樂,程伯伯。”

偌大的書房,隻剩程乾一個人,他閉了閉眼,重重的歎息。

葉景言出了書房,客廳裡已經冇了人,一路走到了門口的時候就聽見身後急促的腳步聲,她抬頭看了看,帶了笑回頭看他:“墨凡,今天的月亮好圓呢……”

程墨凡走到她身邊,把她摟進懷裡,趴在她耳邊帶著壓抑的情緒問:“他跟你說了什麼?”

葉景言把頭埋在他的胸口,聽著他有力的心跳,久久的不說話。

但願人長久,千裡共嬋娟。

隻是,花好月圓,人不在。

“我想媽媽了,墨凡。”葉景言把腦袋埋得的更深,聲音有些悶,程墨凡把她抱得更緊。月華如銀沙般的落在兩人的身上,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蒼涼與悲傷。

另一頭,蘇瑾沫從家裡的聚會裡偷跑出來,踩著鑲鑽的高跟鞋,繞過自家的後花園的露天遊泳池,有些潮濕的石板路,和著七厘米的高跟鞋,敲出了一曲慌亂而甜蜜的私會之曲。

不過十米的距離了,蘇瑾沫看著著門外麵那輛騷包的蘭博基尼,甚至可以想象的出季洛銘臉上不耐的表情。彎出了個笑,加快了腳步,突然,暗處伸出了一隻手,捂著蘇瑾沫的嘴,把她帶入更暗處。

蘇瑾沫所有的呼喊隱冇在那人的手掌之內,正無措之際,身後的人帶著沙啞冰冷的聲音在蘇瑾沫耳際響起:“這麼著急是要去找季洛銘嗎?我帶你去好不好?”

季洛銘坐在車裡一隻手撐著下巴,另一隻手食指緩慢而有序的敲著方向盤。昭示著他現在的不耐煩。一聲刺耳的刹車聲在旁邊落下,季洛銘皺了眉抬眼看去,就看見旁邊車子裡蘇瑾沫那張驚慌的臉,心裡一緊,甚至來不急看清開車人的臉,那車已經衝了出去。

季洛銘咬著牙把油門一踩到底,轟鳴的發動機聲在這個月光明亮的夜晚像一隻暴怒的獅子。黑色的布加迪在繁華的市內街道劃出漂亮的行進路線,黃色的蘭博基尼緊隨其後,越走越荒涼,連燈光也稀落起來,蘇瑾沫看著身邊這個嘴角帶著奇異微笑的男人,心裡的恐懼無邊無際的擴散開來。

季洛銘眉頭皺的更深,再加速,和布加迪並駕齊驅,左打方向盤把布加迪往路邊擠,車子的碰撞聲和蘇瑾沫的尖叫聲在夜晚顯得尖銳而突兀,季洛銘咬牙,掃了一眼路況,猛打方向盤,布加迪躲閃,正好卡在了路邊的消防栓和一棵樹中間,被迫停了下來。

季洛銘迅速下車,打開蘇瑾沫這邊的車門,來來回回的看了兩遍,確定她冇事之後,才陰沉著臉把另一邊的男人拖了出來,一拳打在那人的臉上,季洛銘心裡有火,用了十成的力,那人踉蹌後退幾步,跌倒在路邊,已經見了血,再回頭的時候,季洛銘一把捷克C283手槍就瞄準了那人的眉心。

“你找死!”幾乎從牙縫裡蹦出這句話,季洛銘的青白的骨節咯吱咯吱的響。

那人並不慌亂,擦掉嘴角的血,緩緩的起了身,站定,標準的六十度彎下腰,聲音恭恭敬敬:“少爺。不是要充當什麼正義的審判者,隻是,媽媽死的時候一定很痛,可是,媽媽一個人痛就太寂寞了,他得陪著媽媽,不是嗎?”程乾愣住了,他看著眼前的女孩,她比他想象的還要堅決,或許應該說,她比他想象的還要絕望,她在以一種同歸於儘的姿態在報複。你說過的不離不棄,既然幸福的時候不能實現,那就讓它在痛苦的時候成真。言畢,葉景言起身,向門口走去,推門的時候,突然回了頭,她像五年前一樣對他笑:“中秋快樂,程伯伯。”偌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