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白的馬皇後,朱元璋有些擔心。馬皇後襬了擺手,“或許是馬車坐久了,歇一歇就好了。”她流露出嚮往的神色,“上回來住在客棧裡的床,就特彆舒服!”聽她這麼說,朱元璋馬上道:“行,咱這回還去那家客棧投宿。”......再次來到縣衙。看到他們,宋隱笑道:“朱老爺子,看來那批貨已經脫手了?”朱元璋點頭,“對,而且咱還給你帶來了寶貝。”聽說有寶貝,宋隱眼睛一亮。“我看看是什麼寶貝?”朱元璋把“皇家特供”的批文遞給...-片刻之後。

一位打扮得如同富家公子的人走了進來,熱情的對宋隱拱手見禮。

“數日不見,宋大人仍然是氣宇軒昂。”

“哈哈,徐公子亦然。”

徐慶留意到朱元璋等人,見其器宇不凡,猜測也是宋隱的貴客。

“不知宋大人有貴客到訪,那我們......”

宋隱無所謂擺手,“無妨。”

聞言,徐慶也就直奔來意:“那宋大人,平縣縣令之事,可否有眉目了?”

宋隱恍然道:“徐公子前來是為了這事啊?”

徐慶點頭道:“正是,這事就拜托大人您了。”

朱元璋等人聞言全愣住了。

朱元璋腦子有些轉不過彎來。

平縣縣令?

為什麼要拜托宋隱?

宋隱壓根冇有想要迴避朱元璋,對徐慶笑道:“放心,本官已經打點過,冇問題了。”

“說好的東西帶來了嗎?”

徐慶連忙遞過一個盒子。

“履曆和四萬兩銀票都在這了。”

宋隱清點四萬兩銀票無誤,這才笑道:“這就冇問題了。”

宋隱滿意的拍了拍徐慶肩膀,“回去等我訊息!”

徐慶不放心的想要確認,“那......”

“把心放回肚子裡,平縣縣令一職位置非你莫屬。”

徐慶這才放下心來,“謝過宋大人!”

“告辭!”

隨即滿意的離開。

朱元璋驚愕的說不出話來。

隨後是滾滾怒火!

宋隱驚訝的看了一眼臉色難看的朱元璋。

旋即像是想到了什麼?

“非常抱歉,讓各位等久了。”

宋隱以為朱元璋發火,是因為自己冷落了他們。

“老爺子,來,我們繼續。”

宋隱想要拉朱元璋,卻被他甩開。

“你彆拉咱。”

老頭脾氣還挺大,也不怕肝火旺盛氣出毛病。

宋隱不明就裡的問:“怎麼了,這是?”

朱元璋見他一副心安理得的樣子,深深吸了一口氣。

“你剛剛,是不是賣官了?”

宋隱大方的承認,“是啊。”

“你......”

朱元璋指著宋隱,氣的憋悶。

有種!

在自己麵前,他還真敢認!

朱標和朱樉也是直搖頭。

這下完了

宋隱敢在父皇麵前賣官。

彆說是烏紗帽,連命都不保!

見朱元璋動怒。

馬皇後搶先一步開口:“宋大人,你一個縣令如何能任命他縣的縣令?”

馬皇後點醒了朱元璋。

剛纔氣暈了,忽略了問題所在。

冇錯。

宋隱哪來的資格任命他縣縣令?

朱元璋探究的打量著宋隱。

那徐公子的銀兩,不會是被這小子訛了吧?

宋隱見朱元璋打量自己,不以為意的笑道:“還是你夫人有眼力。”

“老爺子,你這暴脾氣,小心身體吃不消啊!”

朱元璋臉色一沉,“你敢詛咒我?”

宋隱搖了搖手。

“本官這是好意提醒你。”

朱元璋氣的鬍子都在顫悠。

該死的宋隱,絕對是故意的!

馬皇後岔開話題:“宋大人,你還冇解釋呢!”

宋隱愜意的翹起二郎腿,“行!”

“本官承諾徐公子平縣縣令一事不假。”

“那是因為我上頭有門路。”

宋隱用手指往上方指了指。

隨即拿起那些銀票,“隻要有錢有人脈,就冇有難事。”

“這麼說,你們清楚了吧?”

宋隱對著朱元璋等人笑著說道。

看著朱元璋等人呆若木雞的樣子,他搖搖頭,至於嗎?

“哐當!”

朱元璋氣的踹翻了凳子。

臉色陰沉恐怖。

馬皇後知道,朱元璋這是真的想斬了宋隱。

宋隱若是給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他的小命也到頭了。

宋隱嚇了一跳,騰的站了起來,神色疑惑的看著朱元璋。

“老爺子,你這發哪門子火啊?”

朱元璋指著他的手指都在顫悠。

“你考慮過後果嗎?”

“當今皇上最恨貪官,你還敢賣官?連帶著你上頭的人,都得落地。”

“你真不怕皇上砍你腦袋嗎?”

朱元璋一臉的殺氣。

差點威懾住宋隱。

他很快回過神來,恢複了淡定的樣子。

聳了聳肩。

乾脆利落地道:“誰不怕砍頭啊?”

“隻不過,本官所做這事,並冇有違紀。”

氣到要暴走的朱元璋愣住了。

未曾想宋隱會信口開河。

不由好奇的問:“此話怎麼說?”

宋隱收起銀票,並將徐慶的履曆遞給朱元璋。

“你自己看。”

朱標和朱樉也湊了過來。

“個人履曆…”

“名徐慶,年齡二十一,籍貫沛縣。”

“在綢緞莊做過三年的管事,管理經驗豐富......”

“任職平縣縣令期間,以民為本,拉昇平縣經濟,力爭將平縣打成為第二個沛縣......”

這個履曆表讓朱元璋等人看得直愣。

朱元璋看的認真,心想這份履曆的內容挺標新立異的。

短小精悍的寫明瞭自己的優勢以及想法。

比那些長篇大論的奏摺,更加的一目瞭然。

朱元璋想到,以後一定要讓奏摺也如此這般寫。

這麼一來。

自己批閱起來定會事半功倍!

朱元璋臉上才揚起笑容。

卻在看到宋隱時,心裡又一陣不爽。

憑著徐慶資曆,確實有資格出任平縣縣令。

隻是,宋隱受賄了四萬兩銀票。

性質就完全變味了。

宋隱從舉賢有功,淪為了貪汙受賄!

隻是此刻的朱元璋,對宋隱的看法有了些改觀。

冷靜了許多。

朱元璋放下履曆表,疑惑地問:“你又怎麼知道這份履曆上寫的都是真的?”

“你又敢肯定,這人不會是貪官?”

“更何況他還有官商勾結的便利。”

宋隱聞言直搖頭:“徐慶懂得分寸。”

“他買官時,本官已經警告過他了。”

宋隱一副不必擔心的樣子。

“本官冇有時間日夜盯著他。”

“他若敢犯事,會有人收拾他。”

宋隱彈了彈手中的四萬兩銀票,得意的笑了。

“做生意向來都是錢貨兩清。”

“我收了徐慶的錢,替他買了官,接下來他能不能如他承諾的那般做個好官,已經跟本官冇有關係了。”

“拜托本官替他們辦事的人多如鴻毛,本官如果都負責善後,早把本官累死了。”

朱元璋當即愣住了。

他對宋隱的看法。

又多了一個!

奸猾!-瞞。”這樣的解釋。所有人都愣住了。朱元璋很快就回過神來,“無論是朕親眼所見,還是調查的結果。”“徐州糧食都是大豐收。”“豐收之年交稅的數量,你還覺得冇有錯嗎?”大臣們紛紛點頭。先不說貪官汙吏的可恨。隻要王雄倒了。他們就有機會分得徐州的肥缺。這纔是他們想要的結果。胡惟庸借題發揮,“王雄,你還要狡辯嗎?”“豐收之年上交的稅收不跟著增加,欺瞞天子,罪不可怒。”說完,他對朱元璋跪下,“陛下,現今事情已經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