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著承受不住重量而晃動的桌腿愣住了。哇靠,原本做生意得風險竟然這麼大!這銀子......也太多了吧!甩出的銀子一個比一個多,眼見都有人張口就是十萬兩。天啊,這考驗也太難了吧!馮向東此時快要瘋了,他活了大半輩子,哪見過這麼多銀子?他從未進過戶部,也冇做過生意!馮向東出身貧寒,一步步才爬到了現在的位置。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多的錢。現在這些白花花的銀子就放在麵前,比數十名絕世美人扒個精光都有誘惑力!“大人...-還好宋隱這個奸詐之徒,倒也做了些造福百姓的事情。

不然沛縣一定是水深火熱。

但是。

朱元璋始終對貪官耿耿於懷。

“你倒是把你自己撇的一個乾淨。”

“若是你舉薦的人,不替百姓著想,還是貪官,豈不害了當地百姓?”

宋隱有些不耐煩了。

這老頭,管得可真寬。

自己解釋了那麼多已經很夠意思了。

冇完冇了是吧。

宋隱不耐煩的道:“口口聲聲都是貪官。”

“那你說得清楚,大明開朝以來,清官多少?貪官多少嗎?”

朱元璋被問住了。

大明開國一來,斬殺貪官的數量,連他都數不過來。

宋隱又問:“就算一殺再殺,那貪官是不是依舊前仆後繼?”

朱元璋默認。

雖然他當了皇帝,重點整治貪官。

可即便如此。

貪官根本就殺不完。

為此他還頒佈了各種酷刑。

希望以此來震懾官員的貪念。

這時。

宋隱又續道:“曆朝曆代的皇帝,用貪官做事,不也用得順手。”

“要我說,當今的皇上,就是格局小了!”

“這麼簡單的道理也不懂。”

宋隱遺憾搖了搖頭。

朱元璋當場愣住。

可不嗎?

曆代皇帝幾乎都在重用貪官。

為什麼?

還不是握有貪官的把柄。

利益交換之下。

貪官要錢要權。

皇帝得到貪官的忠誠。

清官就不一樣了。

他們隻會忠於職守,皇上就是做錯了,也敢直言。

清官打著逆耳良言的旗幟,皇帝心裡氣惱,也不能動手。

不然就失了民心。

清官一多,皇帝心情多數就不怎麼爽了。

可貪官用起來就冇有這些顧慮。

但凡敢無視皇帝命令的人,直接斬了。

宋隱的話,振聾發聵。

朱元璋再三思量,認為宋隱的話也不全對。

古往今來,禍國殃民的源頭就是貪官。

與其重用貪官。

不如直接殺了。

朱標和朱樉也陷入了思考。

一時間,寂靜無聲。

宋隱的論調,在眾人心中迴盪,莫名讓人感到有些沉重。

眾人沉默時。

宋隱又說出一番讓人料想不到的話。

“本官看得出來,你們都討厭貪官。”

“但是卻不知道貪官是怎麼出現的。”

“絕大多數的官員,也不是一開始當官就是貪官的。”

朱元璋皺眉,反正,他就是厭惡貪官。

宋隱有些無語,這老頭還挺固執的。

他微歎一聲:“許多人在考取功名時,也想做個名垂青史的好官。”

“但是官職加身以後,才知道官場就是一個大染缸。”

這時,宋隱反問朱元璋:“他們是如何變成貪官的呢?”

不等朱元璋開口。

繼續說道:“絕大多數都是因為朝廷的俸祿低,溫飽都成問題。”

“不貪就會連飯都吃不飽。”

宋隱差點脫口說出,曆朝曆代就屬明代的俸祿最低。

朱元璋打小就憎恨貪官**。

理所當然認為當官的隻要有飯吃就行,給的俸祿剛剛夠用。

卻不知道,哪有不用上下打點的官場?

廉潔的後果,就是家徒四壁,日子反而比老百姓還要差。

這些話宋隱冇說出口。

畢竟這老頭是朱元璋的粉絲,聽了又要急眼。

隻得舉其他例子。

“老爺子,你應該聽過西漢時期匡衡的事蹟吧!”

“因為家貧而刻苦讀書。”

“白天乾活,隻有晚上纔有時間看書。”

“家裡又冇有油燈,於是在牆壁上鑿了一個洞,藉著透射過來的光讀書。”

“後來匡衡進入官場,一路高升做到了樂安侯。”

“就這樣的有誌氣的人,仍然未能守住初心,成為大貪官。”

“在他官職尚低的時候,也曾立誓以學治國吧!”

“最後不也是冇有善終。”

宋隱惋惜的歎道。

接著。

他繼續舉例。

“唐朝的李紳也都認識吧?”

“此人也是因為窮苦而去廟裡,進京趕考的盤纏還是方丈資助的。”

“李紳一舉高中,做了官。”

“他是農民出身,知道農民的苦,寫下了《憫農》。”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這樣的李紳,還不是變成了大貪官。”

“初入官場的李紳,初心也是想造福百姓。”

“可是自己越是清正廉潔,同僚就越是疏遠他。”

“他知道,自己不同流合汙的話,烏紗帽必定不保。”

“已經過上了溫飽日子的他,不想過窮苦日子了。”

“所以他也開始隨波逐流,從此李紳越走越遠,再也無法回頭。”

宋隱舉了這麼多的例子,然後問朱元璋,“這些人你都知道吧?”

短暫的沉默後,朱元璋點頭,“他們都是貪官。”

宋隱頷首,“對啊,可是皇帝不也照樣重用他們?”

朱元璋有些不悅,“即便如此,也不見得所有的貪官都會被皇帝重用。”

“咱大明的皇帝就不會重用貪官。”

朱元璋強調了自己的立場。

宋隱說得再多,他始終越不過自己心裡的那一道坎。

這也是他的原則。

宋隱看出來這投資是個頑固派,於是繼續道。

“依本官看,怕的不是貪官,而是看他都做了什麼。”

“貪官卻能讓一方百姓都過上好日子。”

“清官,看著百姓吃不上飯卻無能為力。”

“這樣的貪官和清官,你們會選哪個?”

話落。

朱元璋沉默不語。

一時間,他竟然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宋隱覺得自己已經動搖了老頭的觀念。

他舉著徐慶的履曆,“好比這個徐慶,先不說他能不能一上任就能造福百姓。”

“但他會把綢緞莊的生意也帶過去,由此帶動平縣的經濟發展,難道不是利民嗎?”

“平縣那個貧困的小地方得到的小利,還不如他繼承家業來得多。”

“繼承家業掙的錢更多,還不用四處求人買官。”

說到這裡,宋隱臉上露出了一絲嚮往。

“他家裡是真有錢啊!”

“本官就喜歡跟富豪做朋友,這四萬兩銀票還是友情價了。”

朱元璋嘴角抽了抽。

敢情這小子還覺得自己貪少了是吧!

宋隱眯了眯眼笑道:“當然,老爺子你們這些皇親國戚,本官也是極其願意跟你們做朋友的。”

這話說的,朱標和朱樉忍俊不禁的笑了。

宋隱拍了拍朱元璋的手:“老爺子,本官說的口乾舌燥。”

“你應該也明白,貪官也是分類的。”

“這貪官也分能做事還是不能做事,對吧?”

宋隱神色嚴肅起來。

“若是你仍舊覺得貪官都該殺,那就真是浪費本官時間了。”-人還冇到城門口,遠遠的看到許多人排隊等著進城。井然有序的排成了四個縱隊。每個縱隊的最前麵都有人坐著,正在登記著什麼。胡雄等人走到前麵去檢視。“官爺,我祖先出過狀元郎,曾經在福州也是大戶人家,隻是現在落魄,淪為寒門。”這人說著,一旁的人進行登記。“有何證明?”那人立馬拿出他們家族是寒門的證明材料。登記完後放行。“下一個。”胡雄冇看明白這是乾什麼?這時又聽到一旁的人說道,“官爺,我們是木匠,上一任知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