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水,“算了,本官跟你們一般見識做什麼!你,去給我端一杯冰鎮果汁來,我渴了!”他指了指旁邊一個侍女。“是,老爺!”侍女屈身迴應。宋隱蹺起二郎腿等著。甚至都不問朱元璋等人因何事而來。這個時候,天大的問題都比不上他口渴重要。縱然朱元璋開口,他也隻會當做耳旁風。很快。侍女端著果汁來了。宋隱猛喝一口,笑容彆提有多滿足。雖說這是古代,但明朝已經知道製作果汁了。隻需要他吩咐下去,就有人替自己準備好冰鎮的果汁。朱...-這些人滿臉微笑的一擁而上,瞬時將馮向東團團圍住。

“大人,我有六千兩銀子,請在石碑上刻上我的名字!”

“我出八千兩銀子!石碑一定要有我的名字!”

“我出兩萬兩銀子!石碑上必須要有我的名字。”

這些商人急不可耐地將自己的白銀砸在桌上,馮向東看著承受不住重量而晃動的桌腿愣住了。

哇靠,原本做生意得風險竟然這麼大!

這銀子......也太多了吧!

甩出的銀子一個比一個多,眼見都有人張口就是十萬兩。

天啊,這考驗也太難了吧!

馮向東此時快要瘋了,他活了大半輩子,哪見過這麼多銀子?

他從未進過戶部,也冇做過生意!

馮向東出身貧寒,一步步才爬到了現在的位置。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多的錢。

現在這些白花花的銀子就放在麵前,比數十名絕世美人扒個精光都有誘惑力!

“大人,隻要石碑上能有咱的名字,這些銀子就全是大人的了!”

“大人,咱想要顯親揚名啊!”

“我隻想要一個千古流芳的機會。”

這些人不停地砸下一袋又一袋的銀子,同時用哀求的目光望著馮向東!

他們這瘋狂的樣子,看得馮向東欲哭無淚。

合著是拚著讓咱斷子絕孫來成全你們的流芳百世是吧?

真要如此,你們是光宗耀祖了,可咱卻遺臭萬代了。

果然做生意的都是奸商!

簡直是罪大惡極!

馮向東內心既興奮又顫抖,努力忽略白花花銀子那耀眼的光芒。

“不可能!你們想乾什麼?拿這個考驗我?”

“你們就拿這些銀子考驗官員?”

“哪個官員能經受得住你們這種考驗?”

馮向東說得鏗鏘有力,此時他覺得自己就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渾身上下都散發出正義的光芒!

事實上,此時馮向東心裡,全是之前宋隱的警告的聲音!

萬兩白銀都抵不過一刀下去的豔紅。

哪怕是百萬千萬兩白銀,都不如一口棺材!

在馮向東麵前,有許多東西他不能僭越。

他更明白,不是什麼東西都能拿,都能碰的。

馮向東不斷鞏固自己的心理防線時,又有人走了進來。

一見此人,周邊的商人紛紛後退!

“哇靠,怎麼青州第一富豪也來了!”

來人正是青州首富蒙中武,隻見他快步走向馮向東。

一張二十萬兩銀票,啪的一聲就砸在了桌上。

現在大明用銀票代替大額銀兩,這還是宋隱在福州時,警示過朱元璋過度使用大明寶鈔會出大事後,朝廷才做了這樣的調整。

“我蒙中武出二十萬兩銀子,隻求名垂千史!”

不愧是首富,一出手就甩出了二十萬兩!

馮向東整個人都愣住了!

他一屁股跌坐在凳子上,眸底閃爍的不是貪婪之色,而是震撼。

太刺激了。

這可是足足二十萬兩!

他這輩子都冇見過的銀子,現在就擺在他的眼前,而這銀子,僅僅隻是想要在石碑上刻下一個名字!-顯不把皇上放在眼裡。王雄卻在此時開口,“陛下,臣還有話要說。”他人跪著,卻挺直了胸膛,“陛下,徐州已經連著四年都是豐收年。”“現在囤在糧倉裡的糧食,足夠徐州三年的糧食用量。”朱元璋倒吸了一口涼氣。震驚之下差點站了起來。整個徐州三年的糧食存量!這得有多少?心中大怒的問道,“為何存起來?”王雄歎了口氣,“臣不敢上交,更不敢讓百姓自行處理。”“因而臣就將每年多出來的糧食,存入糧倉。”“糧倉若是裝滿了,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