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就統一售賣。”文武大臣不敢相信,徐州竟然儲備有三年之多的糧食。那麼多的存糧,朱元璋心裡高興,“為什麼不讓百姓自行處理,還瞞下此事?”大臣們同時豎起了耳朵,都想知道答案。王雄如果給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就算是存糧有功,也免不了會受到朱元璋嚴厲的責罰。王雄無奈的說了一句,“糧賤傷農。”“市麵上的糧食多出了供給,價格自然下跌,農民的收入也就大打折扣。”“百姓若是自行處理糧食,吃不完又冇有糧倉存糧。”“從...-宋隱又一次觸怒龍顏。

可下一秒,朱元璋話一收,激動道,“朕要入股。”

原本。

朱元璋是認為宋隱的做法不對。

從他這個大明皇上的角度來說。

宋隱做什麼事都瞞著朝廷,冇有人知道他想做什麼。

可是。

之前跟宋隱合作的經曆。

他能體會得到,富商搶著要跟宋隱做生意的迫切心情。

這是真賺錢。

現今國庫虧空。

咱倒要看看,宋隱是如何讓這麼多人發家致富?

朱元璋讓胡雄退下,然後讓人喊馬皇後過來。

朱元璋把錦衣衛在福州查到的事情,告訴給馬皇後。

“宋隱召集了那麼多富商,搞出這麼大的動靜,肯定是想狠賺一筆。

“皇後,咱們要不要也入一股?”

馬皇後雙眼一亮,覺得這個主意好。

“宋隱從不做虧本生意。”

“真要搞出六千萬的大基建,我們入股肯定賠不了。”

朱元璋點點頭。

二人想到一塊去了。

“這樣一來,還可以藉著跟宋隱做生意的機會,更好地盯著他。”

畢竟這次數目太大。

宋隱經商的經驗再豐富,身為天子也不可能完全放心。

跟宋隱的合作這事算是定下來了。

隻是做為一國之君,不是他們想去福州就能去的。

更何況。

他們真要去了福州,免不了會碰上相識的官員和商人......

朱元璋和馬皇後幾番商量之後,想到了一個辦法。

朱元璋捋著鬍子說道,“可以讓皇兒去福州。”

“宋標和宋樉跟宋隱也算是相識,熟人好辦事。”

馬皇後點頭一笑。

“正好借這件事情讓他們兩人曆練一番。”

“他們兩人冇有做生意的經驗,當作去鍛鍊。”

“尤其是朱樉,馬上就要就藩。”

“也是時候學習封地治理等知識了。”

馬皇後的提議獲得了朱元璋的讚同。

隨後。

他同時宣朱標和朱樉覲見。

“兒臣參見父皇、母後。”

兩位皇子進殿後立刻行禮。

朱元璋把招他們過來的意思說了。

朱標和朱樉目瞪口呆。

“什麼?六千萬!”

宋隱哪來這麼神通廣大的本事,搞得這麼多錢?

他們做為皇子,都冇有見過這麼多錢。

兩人震驚的無以複加。

“冇錯,朕和你們母後決定讓你們兩人去福州。”

“你們到了福州,一來監管宋隱的所作所為,二來跟著宋隱曆練一下。”

“此番前去,必須得學點真本事,不能隻想吃喝玩樂。”

朱元璋板起臉說道。

朱標頓時來了興趣。

聞言連忙道,“謝謝父皇母後給兒臣機會。”

“兒臣定不會辜負父皇母後的期望。”

朱樉知道這是在朱元璋麵前表現的好機會。

他要讓朱元璋知道,自己的才華不輸於朱標。

“父皇母後放心,兒臣定不會辜負你們的信任。”

見他們都表態,朱元璋和馬皇後放下心來。

“好,你們回去準備一下,明日就出發。”

這麼急?

兩人對視一眼,但冇有多說。

“是,父皇!”-甚至還派了人盯著他立刻赴任。府邸,宋隱正指揮著下人收拾東西。“仔細點,這些寶貝路上可經不起磕碰。”“所有裝有寶貝的箱子,都得寫上易碎易壞物品,須輕拿輕放的字樣。”宋隱正說話時。一片哭聲從府邸外傳來。哭聲越來越大,吵得他心煩。一拍桌子大喊,“來人!”黃明聽到聲音,連忙往這邊過來。他是管家的兒子,典型的欺軟怕硬。走過路過看到下人就是一頓嗬斥。來到宋隱麵前時,立刻換了一張笑臉。“大人有何吩咐。”宋隱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