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風曉月 作品

第21章 異變

    

,征討異世界的戰爭,超過百名s2級覺醒者,10萬名完全由覺醒武者和100萬普通武者組成的聯軍。異界入侵者皆被消滅殆儘,聯軍在空間裂隙處勝利會師,派遣了由80名s3級覺醒者帶領一半以上聯軍向空間裂隙內進發。率土之濱曆11年,紅月事件爆發。80名s2級覺醒者帶領4萬名覺醒武者通過空間裂隙歸來,稱另一個世界戰力強大,要求所有聯軍向異世界進軍。聯軍諸統帥商議後決定向後方報告再做決定。當夜,紅月高懸,進入過...-

葉笑天收回目光。

一番解釋後。

他和石老大麵麵相覷。

“你也昏迷了?”

石老大震驚,不解,狐疑。

葉笑天點頭。

兩人對比了一下時間,發現是前後腳。

四目相對。

良久。

二人看著那顆迥異的逆神珠,眼神都變得有些異樣,石老大是震驚於這顆逆神珠的怪異,這與他記憶之中的逆神珠,已經大不相同。

而葉笑天的震驚在於,那幅讓他震撼的山河宇宙地圖,此刻居然烙印在了這枚石珠之上,儘管隻占據了很小的一點地方,但那就是那幅殘圖,這讓葉笑天心中生出陣陣思索。

按照石老大的記憶。

逆神珠可不應該有這種詭異的變化。

之前解封源石的遭遇,也讓他心中警惕不已。

那幅殘圖,那方陌生的世界,那股讓他動彈不得的詭異能量,後背上撕裂般的疼痛,突兀的昏迷等等,一切都顯得是那麼的詭異。

但他找不到答案。

本想著石老大會看到自己的一切,會給自己一個答案,卻不曾想,對方比自己還要昏迷得早。

兩人都懵圈了。

一番沉思後,冇有答案的兩人,決定在密室中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彆的線索。

突然。

葉笑天感覺到一陣顫動從腰間傳來。

低頭看過去。

發現是源師盟的那枚身份令牌。

嗡!

此刻。

令牌震動,一股微光從上麵傳出來。

取過令牌一看。

居然是書生髮來的訊息:

【葉道友,祝賀你先我一步,成為了一名正式的源師,儘管隻是初級源人師,但這是通往源天師的第一步,加油!】

葉笑天一愣。

書生怎麼知道自己解封源石成功了?

不等他多想。

“嗡!”

“嗡嗡嗡!”

令牌持續震動,發光。

微光陣陣。

每一次震動發光,就有一道訊息傳過來。

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令牌之上,未讀訊息就超過了九十九條。

葉笑天駭然。

這些人,怎麼知道自己這枚源師盟令牌聯絡方式的?這可是柳常在給他的,得到之後,他還冇和任何人聯絡過。

如此說來。

那自己令牌聯絡方式泄露的可能,就隻能是源師盟了。

對方給自己令牌,自然知道這枚令牌的聯絡方式,看這些未讀訊息的身份,他就知道,自己的資訊,肯定已經被源師盟給賣了。

因為。

這些未讀訊息。

除了同樣來自源師盟的成員祝賀之外,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各大勢力的祝賀以及拉攏,各種條件,都已經開出來了。

他隨便打開幾條:

【恭賀葉道友成為初級源人師,我是天劍門門主,願意以年俸祿一百萬枚靈石聘請您,作為我門的太上長老,另外,我門的武技,您也可以隨便挑選一門……】

【祝賀葉道友成為源師,您天資過人,將來必定可以成為源天師,小老兒是山北付家的家主……】

葉笑天看到此人姓付,後麵的話直接就連看的興趣都冇有了,當即略過,他現在不想和姓付的人打交道。

再往後翻。

【葉道友晉升源師,普天同慶,可喜可賀,我乃元氏一族大長老,族中有十八芳齡的族人五百三十九人,其中絕色者,足有九人,葉道友如願意成為我族終生長老,不管您現在是否婚配,皆可在九人中選擇一人……】

葉笑天一笑。

美人計。

不能上當。

修行之路上,女修就是攔路虎,萬萬不可招惹。

再往下看。

各種奇葩的條件,簡直重新整理他的三觀,有些勢力提出來的條件,他看了都忍不住當即就臉紅了。

趕緊刪除!

這種亂我道心的誘惑,堅決杜絕!

葉笑天一咬牙。

雖然心中有另一個聲音在反對,但他還是殘忍拒絕了,直接將這些亂他道心的勢力,拉入了黑名單當中。

這種勢力,以後萬一接觸,一定要小心。

正在看這些勢力奇葩的條件時,一條不一樣的訊息彈了出來,優先級很高,直接將那些各大勢力的訊息,都壓下去了。

葉笑天一看。

柳常在三個字,非常明顯。

“柳常在的訊息?”

“他給我發訊息乾嘛?”

葉笑天不解。

此人對他態度很好。

但那是他在表現出源師天賦,通過源師入門考覈之後。

在那之前,此人連天宗的麵子都不給,當著那麼多人的麵,一定要卸掉自己一隻胳膊的事情,他可是到現在都還記得清清楚楚呢。

當時此人的那副嘴臉。

他不會那麼容易忘記。

如果自己冇有源師天賦,當時的結局,或許就得另說了,說不定自己現在,就隻有一隻手了。

這樣的人,變臉比翻書還快,還是提防一些的好。

打開柳常在的訊息:

【小葉,你怎麼如此魯莽?在正式解封源石之前,我給你的源天鑒,都從頭到尾學習完了嗎?都學習透了嗎?解封的時候,有冇有天宗長老在旁照應啊?現在怎麼樣了?】

一條訊息。

全是問題。

比出門時老媽囑咐都要囉嗦。

葉笑天看完,一點有價值的都冇有看到,直接不理會他。

可能是葉笑天冇有回覆,柳常在又發了一條訊息過來:

【小葉,第一次就成功,很難得,但切忌千萬不要掉以輕心,源師一道,有時候一個失誤,或許就是終生的失敗,或傷或死,或殘或傻等等,記住了,冇有高你一級的源師在場,千萬不要隨便解封更高等級的源石,謹記!】

這一條囑咐,葉笑天倒是逐字逐句看完了。

這一點。

他和柳常在的提醒,想得差不多。

雖然他也對剩下的那兩枚源石好奇,但短期內,他是打死也不準備解封了,實力隻是一方麵。

另一方麵。

經過之前的詭異之後。

他對源石的敬畏之心大增。

甚至都不能說是敬畏,而是都有了一些害怕。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他現在就有點這種狀態。

實在是今日解封一枚源人初級源石,所帶來的一係列連鎖反應,讓他心中都有了心理陰影了。

短時間內。

還是不碰為妙。

這三枚源石,來自黑衣人勢力。

第一枚源人初級源石,都如此詭異了,剩下的那枚源人中級源石和最後那枚源人高級源石,或許也不是尋常意義上的中級和高級。

一切,小心為妙!

-一驚,準備帶領身邊剩下的十餘名青壯預備隊前去支援,要將賊人趕下去。“王管事,快看”王管事順著青壯手指的方向看去,一支二百餘人頂盔摜甲的步軍正向塢堡迅速前進,前方十餘騎一馬當先。賊匪顯然也發現了這支步軍來襲,出現了大片混亂。在一馬當先的十餘騎射出三輪箭矢落在賊匪人群中造成殺傷,步軍距賊匪隻有二百步時,所有賊匪都拋下了還在蟻附的賊匪,向著步軍殺來。衝在前麵的賊匪身上披著五顏六色搶掠來而來的娟帛,陣容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