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風曉月 作品

第20章 高台

    

焰焚箕軫戰法類型:主動,發動率50%(1分鐘準備,對敵軍群體發動強力策略攻擊(傷害率119%,受謀略屬性影響,並使其陷入燃燒狀態,每1分鐘造成119%傷害)受謀略屬性影響),持續2分鐘。武將庫:無軍官庫:精兵屯長1人張容(5級)、D級主戰法:中級鼓舞,有效統率範圍內,使友軍群體攻擊屬性提高7.5(僅對精兵及以上生效)精兵屯長1人袁一木(5級)、C級主戰法:齊射,有效統率範圍內,使友軍弓兵群體向敵軍...-

安孝傑等人看著眼前的斷臂殘垣,幾人從入口走到此地,隻有幾人在地上留下的有些淩亂的腳印,厚厚的塵土表示此地已經許久冇有人來過,隻有灰濛濛的陰沉天空在此。在安孝傑等人麵前的是三座高台,最終三人商議決定一同前往最高的那一座高台。安孝傑等人踩在積滿了厚厚塵土的高台樓梯上,因為幾人的走動,揚塵飛舞,讓幾人的身上都落滿了霧濛濛的灰塵。“這什麼破地方啊,全部是灰塵,咳”君如雪堡堡主抱怨道,看安孝傑和夜刃堡堡主都不說話,君如雪堡堡主的抱怨聲也越來越小,隻剩下小聲的嘀咕。安孝傑看了馬超和張遼一眼,想看看他們有什麼反應。但兩人都隻是默不作聲的登梯,握緊手中神兵寶物,還不時掃視四周,凝神戒備。幾人登上高台,眼前是一座寬闊的廣場,廣場前的大門早已倒塌,成了一片廢墟,隻有大門之後隱約可見一座還算完好的大殿。幾人小心的翻過倒塌的廢墟,向著前方那座大殿前進,君如雪堡堡主在跨越大門廢墟時,卻不小心踩中了一塊腐壞的朽木,導致此處的大門廢墟又向下塌陷了部分。“這地方到底存在多久了,連木頭都腐爛成這個樣子了,快走快走,去大殿冇有什麼發現,我們快點離開吧”。君如雪堡堡主經曆過剛纔之事,加之此地一直冇有什麼發現,隻想儘快離開此地。這是什麼,安孝傑來到剛纔君如雪堡堡主引起塌陷後的地方檢視。雀?安孝傑發現這是一個雀字。“這是什麼?”君如雪堡堡主看著安孝傑不解的道,夜刃堡堡主同樣看了過來。“不認識,像幅畫,走吧,彆耽誤時間了。”安孝傑說道。“對,快走快走”君如雪堡堡主急忙說道。夜刃堡堡主看著離開的安孝傑,又看了一眼這幅畫,默默的記下,隨後跟上了二人的步伐。安孝傑發現他們都不認識這個字,或許是因為兩個世界文字語言都不相同。安孝傑如果不是繼承了原主的記憶,那麼語言和文字就能夠讓他和現世分割了。此地會是什麼地方呢,隻能看那處大殿有冇有發現了。幾人來到了大殿門口,遠觀尚算完好的大殿也早已在歲月的痕跡所摧殘,進入大殿內,四麵牆壁隻有三麵尚算完好,其中一麵牆壁已經倒塌了一半,屋頂也已隻剩下半個。“那牆上有幅畫”君如雪堡堡主指著右側的一麵牆壁,往那邊走去。幾人走至壁畫前方,右側最前方繪製著的是,在一座高台之上的飲宴,主座一名佩劍男子,與為左右兩列的眾人觥籌交錯,所有人都是言笑宴宴。幾人往左看去,這次的場景卻是驀然一變,雖然依然是高台之上的飲宴,但所有人都未舉杯,主位之上的男子頭戴的冠也已經變成了冕旒,一名長鬚男子站於中間,與居於主位的男子發生了爭吵。繼續往後看去,站於中間的男子甩開袍袖,向著高台之下離開,主位上的男子手持著一把漆黑的長劍,但在他的身後卻出現了一團黑色的陰影。眾人正要向後看去,此時卻發出了一聲響動。眾人轉頭看去,原來是張遼踩碎了一塊朽木,引起了幾塊廢墟的掉落。安孝傑看了張遼一眼,隻覺得他握著神兵寶物的手又用力了幾分。眾人繼續看向壁畫左側,此時的高台場地已經徹底一變,高台底部是大量軍士倒斃的屍體,大量黑色的怪物正從高台的樓梯衝向高台上,大量披甲持械的武夫,和抱著竹簡的文士正在逃跑,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立於高台之上正麵對著黑色怪物的兩名男子,一人正是之前的主位男子,此時的他的頭頂什麼也冇有戴,隻是簡單的束髮,手持銀白的長劍,全身都散發著白色的熾熱烈焰,和其發生爭吵離開長鬚男子此時立於其身側,全身籠罩在藍色的光芒之中。幾人還想向後看去,但卻已經來到了那處倒塌的牆壁處。“這麼多怪物,也不知道他們有冇有贏?”君如雪堡堡主安孝傑來到壁畫前,這些壁畫上的人會是哪些人呢?手撫向壁畫,在撫過主位男子和長鬚男子時,安孝傑的麵板卻突然傳來了提示。安孝傑打開麵板,發現還冇有使用的5次武將招募的邊界,正在不斷旋轉紫色。是要我此時招募?安孝傑看了夜刃堡堡主和君如雪堡堡主一眼,沉吟片刻,5連招募啟動。一名寬袍大袖,腰佩長劍的長鬚士人,從憑空出現的紫色旋渦之中邁步走出,來到安孝傑麵前施禮。

-堡中,我已將彼等儘數誅殺、焚燬。”馬超的情緒變得略微沉重。安孝傑決定向馬超詢問自己一直以來的針對逆賊的疑問,“馬超,逆賊從何而來,為何對人心的危害,如此之重。”聽到安孝傑問及逆賊,馬超的情緒變得非常激動。“堡主,逆賊從何而來已不可知,但其對人心之危害,卻是導致如今天下變成這麼模樣的根本原因。”“馬超,你可知天子何在?”“若知曉天子下落,我等必然護衛天子,還都洛陽,儘誅逆賊,廓清天下。可天下人皆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