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風曉月 作品

第15章 士氣

    

級寶庫練兵經驗增加50%。安孝傑目前隻有馬超一名武將,3000步兵,5級寶庫有著6000步兵,一名武將。此行有些冒險,但非去不可,如今時間已近1載,覺醒儀式所需要的任務目標依然遙遙無期,任務若無法完成,則覺醒儀式必然失敗,時不我待。安孝傑看向鐵壁符、軍機符、尚武符,選擇了兌換。如今隻剩下了等待時間的到來。初平元年3月上旬,開遠堡校場內。三千鐵甲步兵陣列嚴整,二千五百步弓,各持劍盾,五百騎兵,一千輔...-

安孝傑之所以想發動夜戰,就是因為前世玩率土之濱遊戲的時候,距離塢堡或城壘越遠,夜間遠征士氣大損,士氣大損,軍士的士氣又會影響武將的實力。章武縣城距此20餘裡,既然士氣依然存在,那麼敵軍隻在野地中搭設了簡易營地。這樣一來,夜戰敵軍必然士氣必然大損,所以安孝傑決定冒險一試,況且敵軍簡易營地距塢堡隻有5裡地。

當夜烏雲遮住了月亮,野外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隻有城壘的火光能帶來一些光亮。

寅時,軍官將出擊的士兵,一個個叫醒,隨後全軍吃了些食水。

人銜枚馬裹蹄,所有出擊軍士都來到城壘之外整隊。

此次出擊,安孝傑決定派遣張遼率領800騎當先進攻,馬超率軍為後繼接應。

安孝傑騎馬隨張遼來到城壘緩坡下已經列陣完畢的800騎前方,右側相距50步是夜刃堡的800騎,當先者則是夜刃堡3員戰將之一,夜晚看不清麵容,也不知是何人。

1600騎什麼話也冇有說,跟隨在各自的戰將身後,尋著敵軍簡易營地的點點火光的方向縱馬前行。

安孝傑隻能看到自己率領的軍士的士氣,看著張遼和800騎頭頂的狀態(騎兵,士氣高昂(106),略微疲憊,夜戰狀態)

安孝傑略微放心了些,看向右側在馬上的夜刃堡堡主,應當也是觀察那800騎的士氣狀態。

安孝傑和夜刃堡主來到城壘緩坡之上,漆黑的野外已經看不清他們的身影,隻有張遼等人頭頂的狀態欄的距離越來越遠,距離敵軍簡易營地的火光也越來越近。

突然,安靜的夜晚,一陣喊殺聲遙遙傳來,敵軍簡易營地的火光,先是幾朵小火光,逐漸越來越多,越來越大。

安孝傑興奮的握拳,張遼他們攻進去了。安孝傑和在城壘緩坡下待命的騎士全部上馬,大張火把,在馬超等戰將的率領下向著敵軍簡易營地躍馬狂奔。

所有在城壘前待命的步兵,在軍官率領下,大張火把全速進軍。

縱馬狂奔的安孝傑,此刻心情急切,隻想速速確定自己的猜測,若是自己的猜測被驗證,那麼自己的許多計劃都可以改變了。

三千餘騎來到已經燃起洶洶烈焰的敵軍簡易營地前勒馬,熱浪不斷的舔舐著安孝傑的臉龐,簡易營地中還能聽到不斷在烈焰下掙紮的慘叫聲,一個又一個火人在其中撲騰,最終無力的倒下。

此時野地中奔出背插認騎的數騎,分彆奔向安孝傑和夜刃堡主。

“堡主,敵將已逃,張戰將前去追擊了”。

聽得此言,3000餘騎,以此數騎為嚮導,繞開簡易營地,向著敵軍逃跑的方向追擊。

道路兩側不斷髮現有敵軍倒斃於地的屍體,披甲的屍體仰麵朝天,無甲的屍體就這麼軟軟的趴在地下。

在清晨的第一縷微光出現之時,3000餘騎在距章武縣城5裡外追上了人困馬乏的1000餘騎。

通往章武縣城的道路和土埂之中,每一步都是倒下的戰馬和敵軍的屍體,鮮血浸入堅硬的土地之中。來年,此地吸收了充足養分的野草必然會繁盛生長。

安孝傑來到張遼身前,用力的拍了拍張遼的肩膀,什麼話也冇有說。

(騎兵,士氣高昂,極度疲憊)

安孝傑看著麵板上的十餘封勝利戰報,最上方則是名號:十蕩十決(10戰連勝)。

點開最前麵的一封

戰鬥結果:我方勝利

我軍800VS敵軍30000

我軍士氣 3(士氣109)

敵軍士氣-12(士氣65)

我軍傷兵-30

敵軍傷兵-4000

看著一封又一封勝利的戰報,安孝傑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戰鬥結果:平局

我軍600VS敵軍13000

我軍士氣-6(士氣102)

敵軍士氣-6(士氣3)

我軍傷兵-50

敵軍傷兵-1000

此戰大勝,敵軍出征距縣城路途遙遠,冇有城壘援護,夜戰士氣大損。

安孝傑單人獨騎靠近章武縣城。看著城門緊閉的章武縣城,甚至能夠看到城垛之上人影綽綽的守軍,還有幾支零星的箭矢射落。安孝傑終於再也忍耐不住,大笑不止,連眼淚都笑了出來。

安孝傑最後看了一眼章武縣城,一夾馬腹,馬兒發出歡快的嘶鳴,載著安孝傑嘚嘚的遠去。

-領之下,一馬當先,追出峽穀不過片刻就追上了處於落在後方的敵軍步兵,500騎冇有管這些潰逃的步兵,直追敵軍騎兵而去。敵軍步兵以為自己逃過一劫,結果很快開遠堡軍追擊而來的步兵就抵達,將這些敵軍潰兵儘數斬殺。(騎兵,士氣高昂,戰法發動率加成12%,稍微疲憊),(步兵,士氣高昂,戰法發動率加成12%,極度疲憊)。一刻鐘後開遠堡軍騎兵就追上了在陣法加成下減速30%的敵軍800騎。敵軍將領還想使用戰法逆反毒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