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風曉月 作品

第14章 城壘

    

入寶庫範圍內,平坦的地形也開始變為了丘陵山穀。隨著開遠堡斥候與敵軍斥候的接戰,敵軍斥候憑藉人數優勢,突破開遠堡斥候的攔截,發現了安孝傑的軍隊。敵軍斥候已發現玩家的軍隊,敵軍主力即將前來迎擊。安孝傑看著麵板的提示“馬超,敵軍已經發現了我們,我軍人數劣勢,在何處迎戰敵軍妥當。”馬超稟告道“堡主,斥候已經探查知曉,前方有一道峽穀,乃敵軍的必經之地,不如前出至峽穀處,派一部占據高處,並當道設障,消除敵軍的...-

初平二年9月下旬,開遠堡秋收完畢。

開遠堡校場內,7000步兵,1000騎兵,此次通過城壘出征,不需要帶輔兵。

馬超(30級)主戰法:血濺黃沙,副戰法、溫酒斬將、怯心奪誌。

神兵寶物:百石弓、鋼槍。

張遼(20級)主戰法:其疾如風,副戰法:全軍突擊,揚威。

神兵寶物:環首刀。

安孝傑已經收到了同盟頻道內的出擊指令,各堡主立即以最快的速度抵達目的地。先行出發的各郡堡主已在目的地修築好城壘,城壘正在遭遇敵軍圍攻,急需增援。

為了競爭官職,安孝傑決定由軍侯張方率500步兵留守開遠堡,其餘主力全部出擊。

7500兵馬都進入堡外城壘後,安孝傑點開麵板,選擇同盟頻道釋出的渤海郡分組城壘座標,隨後眼前出現了。

“是否進行同盟城壘增援,出發後,在到達目的地前,不可返回”。

在安孝傑選擇同意後,一陣輕風將所有兵馬都吹離了地麵,越飄越高,飄過了城壘,飄到距地麵數丈高度才停止,輕風吹拂著他們向著盟友的城壘飛去,距離城壘數裡後,緩緩的下降高度,最終所有兵馬就這樣在離地1尺的狀態下,順著城壘增援的各種加持下,腳踏輕風,健步如飛,向著章武縣城外的盟友城壘而去。

2日後,安孝傑率領7500兵馬在抵達盟友城壘數裡外的距離,高度又開始緩緩升高。此時,安孝傑已經能夠發現正在圍攻盟友城壘的敵軍,數萬敵軍將位於小山包上的兩座盟友城壘,團團包圍,敵軍後方還有著大量尚未完成的攻城器械。

發現了安孝傑所謂數千兵馬的敵軍在地上大喊,甚至有人向他們放箭,結果隻是被他們腳下的輕風吹到了不知何處。

安孝傑發現己方雖然居高臨下,但同樣無法向位於大地上的敵軍發起攻擊,輕風既保護了他們,又限製了他們。

隨著距離盟友城壘越來越近,安孝傑發現了兩座城壘都多有破損,敵軍還在源源不斷的發起進攻。同時安孝傑還發現了,另外兩位通過城壘增援來而來的盟友所率領的兵馬,一位帶著兵馬和安孝傑所率領的兵馬緩緩的降落在了同一座城壘,另一位盟友則降落在另一座城壘之中,在安孝傑他們落於兩座城壘之中後,敵軍也停止了對兩座城壘的進攻。

“你們可終於來了,你們要是再不來,我這5級城壘就要完蛋了。”長街堡堡主看到帶領援軍前來的安孝傑和夜刃堡堡主大喜過望。

率土之濱世界之中,麵容是可以改變的,安孝傑也不知站在麵前的這兩人是不是他們的本來麵目。

“局勢如何”夜刃堡堡主率先發問

“盟主給了我們各一張盟策速建符,用一個夜晚,趁敵軍發現前在此築完了城壘。3日前敵人發現了我們後,幾乎是全軍出動,攻打城壘,日夜不休,並且威脅驅趕城中平民蟻附攻城,打製攻城器械,我帶來的8000軍士已經隻剩下3000餘人了。”長街堡堡主

“如今隻需要等待另外5位堡主帶領兵馬抵達,我們就可以反擊了”。長街堡堡主

“夜刃堡主帶來了多少兵馬?”安孝傑問道

“10000兵馬,8000步兵,2000騎兵”夜刃答道

安孝傑抬頭看了看即將落下地下的夕陽,向夜刃問道

“夜刃堡主,長街堡主,如今我與夜刃堡主相加有18000兵馬,我有一員30級和一員20級戰將可堪一戰,何不趁著夜色,先對敵軍發動一波夜襲。若是等各位堡主援軍皆至,敵軍看我軍勢大,恐怕會撤回縣城,到時候就難辦了。今晚發動夜襲,我願率先發動,夜刃堡主接應。”安孝傑向夜刃誠懇相問,若隻是自己的8000兵馬,在麵對數萬人的敵軍麵前,也是難以成勢。

夜刃看了一眼安孝傑,隨後道“開遠堡主,我有一員35級戰將,一員33級戰將,一員30級戰將。今晚發動夜襲,你我各派遣一員戰將率800騎當先而行,你我則率後繼兵馬接應。如此安排,開遠堡主可願意。”

“兩位堡主是不是留守塢堡為妥當?隻需要堅守塢堡,1天之內,各堡主援軍就會相繼抵達。況且夜戰凶險”長街堡堡主看安孝傑和夜刃堡堡主在商談夜襲之事,急忙開口插言。

安孝傑和夜刃堡主對視一眼,安孝傑先開口“若是長街堡主不放心,我願留1000步兵留守塢堡,如此定可支撐1天時間”。

“如此安排,甚好,我留步兵2000留守。”夜刃堡堡主

長街堡堡主眼見兩人決定已定,遂隻能歎道“那就隻能如此安排了。”

-了”安孝傑向峽穀通道中看去。峽穀之中喧嘩陣陣,處於撤退狀態的開遠堡軍前二道防線的500餘名士兵陷入恐慌狀態,撤退變成了逃跑,跑過了第三道防線也不管不顧,導致冇有受恐慌狀態影響的士兵也陷入了稍微動搖(戰法發動率無加成)。(步兵,恐慌(戰法發動率降低100%),疲憊,怯戰狀態)。敵軍趁勢全軍壓上,輕鬆突破了第一道、第二道防線,接近了第三道防線。敵軍全軍押上,擠滿了整條峽穀通道,氣勢洶洶向著開遠堡軍的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