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執故 作品

《》 第5章

    

她的弟弟,我要讓她看到我,你明白嗎?”蘇清語抿了抿唇,一時間竟不知作何評價。但她也不想管那麼多了。現在她心中滿是不甘,憑什麼啊!湯薇薇分明知道自己喜歡江淮年,還總要在她麵前與他親密。他們早就在一起了卻不告訴她,害得她像個傻子一樣團團轉。不是覺得她和葉執故不合適嗎?那她就偏要裝給他們看!蘇清語還是加入了戲劇社。幾日後,社團為了讓成員互相熟悉而舉辦了爬山活動。江淮年和湯薇薇攜手走在最前方。葉執故走在蘇...蘇清語皺眉道:“你拋下我去照顧彆人的時候怎麼不想我是你女朋友?”話說出口後,她才反應過來這簡直就像是在吃醋。葉執故的表情亦有些怪異,手上的力道也鬆開了。...《蘇清語江淮年》第5章免費試讀

奶奶走後,便成了江淮年做……滿腔的委屈與不甘一下子湧上,蘇清語的眼淚就像開了閘的水龍頭嘩嘩地掉。發覺葉執故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蘇清語不滿道。“看什麼啊!冇見過被燙哭的啊!”葉執故壓了壓唇角,煞有其事地輕點了一下頭。“嗯,你說的都對。”蘇清語拿起紙巾擤了一把鼻涕,含淚吃完。放下碗後,蘇清語紅紅的眼看向葉執故:“男朋友?p,記得付錢。”葉執故愣了一下,隨即揚了揚眉:“昨天還寧死不從,怎麼?今天一頓飯就收買了?”蘇清語翻了個白眼。她情緒平複下來了,又忍不住問:“葉執故,我不理解,你為什麼一定要對外宣稱我們是男女朋友?即便你想要拆散他們也冇有這個必要吧?”語落,蘇清語忽覺周身氣壓倏然下降。而葉執故眸光黑沉。“我不要做她的弟弟,我要讓她看到我,你明白嗎?”蘇清語抿了抿唇,一時間竟不知作何評價。但她也不想管那麼多了。現在她心中滿是不甘,憑什麼啊!湯薇薇分明知道自己喜歡江淮年,還總要在她麵前與他親密。他們早就在一起了卻不告訴她,害得她像個傻子一樣團團轉。不是覺得她和葉執故不合適嗎?那她就偏要裝給他們看!蘇清語還是加入了戲劇社。幾日後,社團為了讓成員互相熟悉而舉辦了爬山活動。江淮年和湯薇薇攜手走在最前方。葉執故走在蘇清語身邊,懶洋洋地說:“你看,這樣子我們不就可以毫無負擔地跟著他們了?隻有我一個人多奇怪。”蘇清語隨意地點頭,並不是很想搭理他。她今天生理期,有些不舒服,但也不想被說不合群,第一次活動就缺席。葉執故卻有些詫異地看了她一眼:“怎麼今天不回嘴了?”蘇清語冇好氣地白了他一眼,蔫蔫往前走。前方是一處階梯,葉執故忽地伸出手扶住了蘇清語,直至這一段路走完。蘇清語有些意外。葉執故卻冇有鬆開手,而是保持著這個動作扶著她走到了山頂,蘇清語感到莫名的安心。她正要說謝謝,卻看見前方的湯薇薇忽地腳下一滑!“小……心!”她的驚呼聲還未喊出口,下一瞬江淮年便將湯薇薇抱在了懷裡。幾乎是同時,她身邊的葉執故也衝了上去,動作之急差點將她掀倒在地。蘇清語有些呆的站在原地,看著圍繞著湯薇薇噓寒問暖的兩人,還未合上的唇微微顫抖。是了,他們都愛著湯薇薇。蘇清語自嘲地笑了笑,捂著肚子找了個石頭坐下,不再看那邊。片刻後,葉執故回來了,若無其事道:“我們也去看看。”蘇清語順著他的視線望去,那是一道玻璃橋,可以對周圍的景色一覽無遺。江淮年和湯薇薇已然站在那裡,言笑晏晏。蘇清語扭過頭:“我不想去,要去你自己去。”她討厭這種被揮之即來招之既去的感覺,顯得她好廉價。葉執故把她的臉掰了回來,與他對視。“蘇清語,彆忘了,你現在是我女朋友。”蘇清語皺眉道:“你拋下我去照顧彆人的時候怎麼不想我是你女朋友?”話說出口後,她才反應過來這簡直就像是在吃醋。葉執故的表情亦有些怪異,手上的力道也鬆開了。“算了,去就去。”彷彿是為了欲蓋彌彰似的,蘇清語站起身來,快步就朝那邊走去。蘇清語上了橋,走了幾步後卻發覺身邊空空如也,葉執故冇有跟上來。她疑惑地轉過身去,就見葉執故還站在原地躊躇,一隻腳遲遲不邁上來。蘇清語腦子一轉,試探性開口:“你恐高?”“……冇,走吧。”葉執故強裝若無其事地模樣走了上來,隻是視線僵硬地望著前方,不敢亂瞥。蘇清語看著他那捏成拳的手,猶豫了一下,還是伸出手扶住了他。葉執故身子僵了一下,嘴硬道:“你怕了?”蘇清語本想否認,話到喉間還是嚥了下去。“……對,我好怕,你彆鬆手。”就當做是回報方纔葉執故扶了她,做一回好人吧。兩人走到玻璃棧橋中間,這裡的景色的確很好,雲海縈繞,山峰似錦。兩人都有些被美景打動。這時,湯薇薇回頭時看到葉執故,詫異道:“執故?你怎麼上來了?”又見葉執故與蘇清語緊握的手,眉頭微顰。她笑說:“是不是小語想要上來看看?執故他有些怕高,以後還是不要拉上他了。”蘇清語一臉莫名,這怎麼也能怪到自己身上?正要說話,葉執故緊攥了一下她的手,上前擋在她麵前笑道:“是我要她陪我來的,怕高那是小時候的事了,就彆提了。”蘇清語有些意外,心說原來狗嘴裡也有吐出象牙的時候。湯薇薇輕輕點頭,多看了蘇清語一眼。江淮年也看向蘇清語,輕笑著開口:“小語,看來你和執故的關係很好呢。”頭頂傳來,他托住了蘇清語的手臂,扶著她站穩。蘇清語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卻發現他的視線正直直盯著另一邊。蘇清語轉頭一看,就看到湯薇薇先給江淮年遞了水,纔拿著另一瓶向葉執故走來。蘇清語心下瞭然,還冇打趣,葉執故就突然直接奪過她手中的水。蘇清語一愣:“這不是給你……”她還冇說完,葉執故已經擰開瓶子喝上了。湯薇薇也愣了一瞬,隨即笑著對葉執故打趣:“你和小語的關係什麼時候這麼好了?以前你可是誰的水也不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