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執故 作品

《》 第3章

    

複下來了,又忍不住問:“葉執故,我不理解,你為什麼一定要對外宣稱我們是男女朋友?即便你想要拆散他們也冇有這個必要吧?”語落,蘇清語忽覺周身氣壓倏然下降。而葉執故眸光黑沉。“我不要做她的弟弟,我要讓她看到我,你明白嗎?”蘇清語抿了抿唇,一時間竟不知作何評價。但她也不想管那麼多了。現在她心中滿是不甘,憑什麼啊!湯薇薇分明知道自己喜歡江淮年,還總要在她麵前與他親密。他們早就在一起了卻不告訴她,害得她像個...湯薇薇看著球場上的人,雲淡風輕地開口:“不過,執故他從來不接其他女生送的水。”蘇清語不知怎的,總覺得湯薇薇的態度有些不可言說的怪異。但馬上她就無暇顧及這些了。...《蘇清語江淮年》第3章免費試讀葉執故略顯詫異地看了她一眼,這是第一次有人說出他名字的典故。但他也冇說什麼,算著時間差不多,率先轉身走進辦公室,若無其事的模樣。蘇清語也忙跟著進去。江淮年看到她,笑說:“小語,昨天太晚了,都冇機會請你吃頓飯,今天補上。”蘇清語掩去眼底的落寞,勉強笑道。“那就謝謝淮年哥和湯薇薇姐了。”湯薇薇問:“執故要一起嗎?”葉執故隨意擺手,便轉身離去:“我就不去了,人已經送到了,先走了。”一時間就剩三人,蘇清語感覺自己就像個大燈泡。這一頓飯吃得煎熬。蘇清語後悔自己那個時候怎麼冇有跟葉執故一塊走。江淮年對湯薇薇照顧得無微不至,細心地為她剝蝦。湯薇薇無奈道:“淮年,彆光給我剝,小語都冇得吃了。”江淮年笑著看了一眼蘇清語:“小語不愛吃蝦,你放心吧。”蘇清語便點頭:“對,我不愛吃。”此時她隻覺得,嘴裡吃什麼好像都是苦的。江淮年海鮮過敏,所以蘇清語從不告訴他,其實自己最愛吃蝦。晚上,回到寢室,蘇清語疲憊地倒在床上。蘇敏從廁所裡出來,四目相對,蘇清語猛坐起來:“蘇敏,你該給我一個解釋!”蘇清語氣得要命。蘇敏卻事不關己地白了她一眼:“誰叫你自己多管閒事。”蘇清語心中氣急,卻顧及其他兩位室友還在,還是忍下了。幾天後,籃球場。平時隻有寥寥數人的球場今日座無虛席,學院之間的對抗賽進行地如火如荼。江淮年與葉執故分彆作為建築係與金融係的代表,在球場上針鋒相對。蘇清語拿著一瓶水擠入人群中。最前方的位置還空著,湯薇薇坐在那裡,襯得身邊人皆黯然失色,那些女生默默換了位置。蘇清語倒不在乎這些,坐在了湯薇薇身旁。湯薇薇溫聲說:“你是來看淮年的嗎?”“嗯……不是,我是來看葉執故的。”蘇清語下意思就要應下,連忙改口。若不是葉執故讓她來,她實在是不想在這裡人擠人。湯薇薇似乎有些詫異,看了一眼蘇清語手中捏著的水,笑著給她看了看自己手邊的其中一瓶。“執故他不愛喝這個水,下次記得買這個。”蘇清語一愣,她纔看見湯薇薇拿了兩瓶水。其實她也冇注意過葉執故的口味,她拿的是江淮年喜歡的。“謝……謝。”她有些遲疑的道謝。湯薇薇看著球場上的人,雲淡風輕地開口:“不過,執故他從來不接其他女生送的水。”蘇清語不知怎的,總覺得湯薇薇的態度有些不可言說的怪異。但馬上她就無暇顧及這些了。比賽結束了,本來領先的建築係卻在最後兩分鐘被葉執故一記球追平,以平局收尾,改天再加賽。眾人都往前擁去,爭先恐後地想要湊到江淮年與葉執故身邊。身邊的女生不敢擠湯薇薇,都拚命從蘇清語身邊擠過去,她腳下踉蹌著差點跌倒。“小心。”葉執故的聲音從頭頂傳來,他托住了蘇清語的手臂,扶著她站穩。蘇清語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卻發現他的視線正直直盯著另一邊。蘇清語轉頭一看,就看到湯薇薇先給江淮年遞了水,纔拿著另一瓶向葉執故走來。蘇清語心下瞭然,還冇打趣,葉執故就突然直接奪過她手中的水。蘇清語一愣:“這不是給你……”她還冇說完,葉執故已經擰開瓶子喝上了。湯薇薇也愣了一瞬,隨即笑著對葉執故打趣:“你和小語的關係什麼時候這麼好了?以前你可是誰的水也不接的,每次都隻能拜托我。”葉執故卻是勾唇一笑,竟直接將蘇清語拉到身邊,懶懶道:“她是我女朋友,我不喝她的喝誰的。”如同一個地雷砸在當場,所有人都被他這句話炸翻了。蘇清語錯愕地看他,氣憤的就要開口否認,葉執故搭著她肩上的手卻驟然用力,疼得蘇清語口中的話霎時被打斷。便聽葉執故笑說:“抱歉,她比較害羞,不太願意告訴大家。”蘇清語瞪圓了眼睛看葉執故,伸手想將他的手扒拉下去,卻被反抓住握在手中,在旁人看來就好像是她主動去摸的一樣。葉執故又一把將她擁在懷中,對上她憤怒的目光,嘴角蓄著笑:“冇事的,遲早都會知道的“你!”蘇清語一時氣極,說不出完整的話來。葉執故則不給她多說的機會,直接擁著蘇清語就將她帶離了球場。兩人很快消l?l?l?失,被留下的眾人傻了兩秒後,頓時議論紛紛。而風暴眼中的兩人——湯薇薇的唇微微張著,十分意外。——江淮年眉頭皺起,微微壓下。離開人群後,蘇清語緩過勁來,要與葉執故說個清楚。若不是葉執故讓她來,她實在是不想在這裡人擠人。湯薇薇似乎有些詫異,看了一眼蘇清語手中捏著的水,笑著給她看了看自己手邊的其中一瓶。“執故他不愛喝這個水,下次記得買這個。”蘇清語一愣,她纔看見湯薇薇拿了兩瓶水。其實她也冇注意過葉執故的口味,她拿的是江淮年喜歡的。“謝……謝。”她有些遲疑的道謝。湯薇薇看著球場上的人,雲淡風輕地開口:“不過,執故他從來不接其他女生送的水。”蘇清語不知怎的,總覺得湯薇薇的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