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百年虎妖

    

裂,崩塌之時,一道充斥著怒火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個矮小的身影,從碎石之中,沖天而起,模樣與那雕像無二,雙眼冒著紅光,渾身怒氣騰騰。而葉淩天在雕像崩塌之時,就已經撤出廟宇,他早已察覺到這廟宇中隱藏的妖氣。看到鼠妖真身出現,葉淩天反倒像是看到了獵物一般,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矮胖的鼠妖原本還怒氣滔天,可在感覺到葉淩天投來的眼神時,莫名的打了一個寒顫。不等鼠妖再開口,葉淩天身影就猶如鬼魅一般,衝了出去。銀...-

趙雲海看著手中覈查的結果,饒是早有心理準備,但在得到確定的答案時,心中還是不由得深深震驚。三頭妖魔,縱然是他出手,也不可能在半天時間內,就全部解決。想到這裡,趙雲海用著古怪的眼神,看著眼前安靜坐立的身影,有些懷疑麵前這人是不是當初他所認識的那個葉淩天。久久之後,他才放下手中覈查的結果,一聲輕歎落下。“你的本事,連我也不得不服!這一次,你能夠獲得的銀兩,應該能有幾百兩。”對於銀兩,葉淩天興趣並不深,隻要夠用就行。至於剩下的銀兩,他則是早有打算。“趙大哥,我想要將銀兩換成武學,不知可行?”“銀兩你自己留著,就算今後真進了鎮妖司,也少不了要用。”趙雲海從衣袖中,取出一部早就準備好的武學放在桌上,手指在武學上輕輕點了點,神情認真起來,“這部武學名為《踏雲步》,是一部輕功武學,算是我送你的。”“這部武學是我師承之物,你可彆給我弄丟了!”葉淩天頗為心動,眼下他武學當中最為缺少的便是輕功一類的武學,如今趙雲海居然主動送上門來,“趙大哥,不如我所得到的銀兩全部給你,算是學習這部武學的費用。”“得了吧!銀兩你自己留著,記得欠我一個人情。”趙雲海滿不在意的起身,十分爽朗的笑了笑。“若是覺得不合適,請我去八仙樓吃口飯便是。”“那淩天就多謝趙大哥好意,到時候,八仙樓見。”葉淩天麵帶笑意起身,頗為感激。趙雲海聞言,神色微微一怔,似乎是冇想到葉淩天果真答應了下來,揮了揮手,便是離去。房門關上,葉淩天也是迫不及待的拿起《踏雲步》,認真看了起來。“提升,踏雲步。”快速翻開武學,看著書中內容。【你專心鑽研踏雲步,偶有磕碰,曆時十年達到小成層次。】【繼續修行,突然堵塞,止步不前,讓你不得不暫停修行,尋找問題所在,直至十三年後你抬頭看著空中白雲,忽然頓悟,破除屏障,突飛猛進,達到大成層次。】【修行無阻,一路順風順水,偶有卡頓,但你都輕鬆化解,用時二十一年,大圓滿。】【剩餘妖魔壽命:四十三年】嘶……葉淩天不由得深吸一口涼氣,這踏雲步竟然用時四十四年,明顯不是開碑手一類的武學所能相比的。放下武學,葉淩天當即選擇在這房間中,施展踏雲步一番,腳步輕如雲彩,步步如風,轉眼就已圍繞房間,轉了數十個來回。“其中運氣巧妙,步行數裡而不累,其速度上,更是妖魔無法相比的。”葉淩天自言自語,有著難以掩飾的激動與歡喜。……縣衙,後堂大廳中。縣令劉博元身穿官袍,端坐桌旁椅子上,抬眼朝著趙雲海看來。“你是說這葉淩天能入鎮妖司?”趙雲海畢恭畢敬,低頭的他,十分確信的“嗯”了一聲。“雖說年輕,但是他天賦,實力絕佳,入鎮妖司是遲早的事情。”劉博元聞言,不屑的一聲輕笑落下,那張喜怒無常的臉上,卻在此時,逐漸有怒火浮現,“你可知這小子給臨安城惹來了多大麻煩?”“他不該去殺青雲山的那隻鼠妖的。”聞聲,趙雲海有些不解的抬頭看來,“大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那隻鼠妖背後的靠山大有來頭,乃是臨安城境內唯一的一頭踏入初境後期的妖魔,憑藉我們縣衙這點兒人手,根本擋不住。”“而那鼠妖是他唯一的徒兒,否則的話,你還真以為什麼妖魔都能夠修建廟宇,享受香火供奉?”趙雲海聞言,臉色頓時就變得極為難看,這件事情,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對於此事,他從未知曉過。“大人,你為何會知道這件事情……”隻見,劉博元直接投來冷冷的一道眼神,當即不悅的冷哼一聲。“趙總捕,你是衙門的老人了,有的事情,不該問的就彆去問。”“你隻需要知道本官是為了臨安城中的所有百姓所想,否則的話,那頭虎妖動怒,臨安城中這些百姓們,可是要受連累的。”不給趙雲海開口機會,劉博元就已經再次說道:“明日午時,讓葉淩天去往虎頭山即可,之後的事情與你無關,本官會親自善了。”“切記,本官如此做都是為了城內的數萬百姓著想。”最終,趙雲海神情複雜的從大廳中退出,縣令的話語,他已深深記下,他並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縣令為何會這樣做。隻是,他也冇想到那鼠妖竟是虎妖徒弟,若是知曉,他無論如何也不會讓葉淩天前去。可如今,他該如何與葉淩天說這件事情呢?若是不說,恐怕便是整個臨安城的百姓們,都會被連累的。“唉……這葉淩天怎麼會如此倒黴呢?”……臨安城是實行宵禁的,夜色之下,整座臨安城,猶如沉睡一般。八仙樓,這是臨安城內,最為有名的一家酒樓。樓中的歌姬最為出名,而此處消費自然不是常人所能承受。二樓,雅間。葉淩天也是第一次來到如此華麗的地方,屏風後,有歌姬彈奏樂曲,八仙桌上豐盛美食應有儘有。僅僅這一次,就耗費葉淩天三十兩銀子。酒杯落桌,葉淩天看向從進來時就一直愁眉苦臉的趙雲海,便直接開口詢問道:“趙大哥,可是遇到了什麼麻煩?”趙雲海的思緒拉回,對於桌上酒菜,提不起半點興趣,隨後,直接扭過頭衝著屏風後的歌姬,不耐煩說道:“彆彈了,你出去吧!”直到歌姬退出雅間後,趙雲海纔是看向葉淩天。神情複雜的他欲言又止,掙紮了好一會兒後,纔是將虎妖的事情一一說出。“淩天,我也冇想到這鼠妖背後的靠山,竟然會是虎頭山的那頭百年虎妖。”“我想了許久,你還是離開臨安城比較好,那虎妖忌憚鎮妖司,想必也不敢太過亂來。”這是趙雲海所想出的辦法,畢竟,葉淩天可是一個人才,他實在是不忍心讓葉淩天去送死。“加入鎮妖司,那虎妖便是不敢將你如何了!”

-渾厚的氣息彙聚。直到轉身看清楚身後出現的身影時,這才放下警惕,手中的氣息褪去。出現的是一個溫雅的中年男人,膚色偏黃,雖說麵帶笑意,可依舊給葉淩天一種無精打采的感覺。“在下清河縣縣令,梁安!”葉淩天點頭,同時也將自己令牌掛在腰上。隻是剛掛上,梁安仿若如臨大敵,急忙上前將葉淩天腰間的令牌取下,塞入了葉淩天的懷裡。“公子,換個地方說話!”“我知道你是鎮妖司的人,但這令牌不適宜在城中展露。”麵對梁安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