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火旺 作品

第3章 這小子,也太亂來了!

    

海離去後不久,便是有人送來了一把新刀,刀身重量十足,握在手中,頗有感覺。來到院中,葉淩天右手握刀,嘗試著揮舞幾下,罡風呼嘯,刀刀撕碎虛空。此刻的他,更像是一位刀法大師,刀法熟練。適應用刀之後,葉淩天這才直接離開了班房,去往縣衙懸賞任務公佈之處。此時的趙雲海,正坐在院中,監督著眼前幾個捕快的訓練。直到此時,有一名捕快慌張來到他身旁,附耳低聲說了幾句。趙雲海的臉色,為之一變,眼中詫異浮現,頗為意外的看...-

想了想,葉淩天還是決定要修行《獵妖刀法》,多一套刀法在身,就算不是圓滿層次,也能夠起到不小的用處,技多不壓身。【你天資卓越,五年後將獵妖刀法有所領悟,達到入門層次】【你突然有所感悟,繼續修行,六年後達到小成層次】【你繼續鑽研,閉關苦修,直至二十年後,終於將刀法練至大成層次】【剩餘妖魔壽命:七年】果然,隻能修行到大成境界。但這樣的結果,對於葉淩天來說,已經十分滿足。如今有刀法在身,葉淩天自然不會繼續休息,他需要儘快獵殺更多的妖魔才行。由於昨夜他的刀被蛇妖所毀,在趙雲海離去後不久,便是有人送來了一把新刀,刀身重量十足,握在手中,頗有感覺。來到院中,葉淩天右手握刀,嘗試著揮舞幾下,罡風呼嘯,刀刀撕碎虛空。此刻的他,更像是一位刀法大師,刀法熟練。適應用刀之後,葉淩天這才直接離開了班房,去往縣衙懸賞任務公佈之處。此時的趙雲海,正坐在院中,監督著眼前幾個捕快的訓練。直到此時,有一名捕快慌張來到他身旁,附耳低聲說了幾句。趙雲海的臉色,為之一變,眼中詫異浮現,頗為意外的看向那名捕快,“你說的是真的?”“葉淩天這小子剛領了刀,就去領任務,還一口氣接了三個懸賞任務?”趙雲海的聲音,也引來其他捕快的注意。他們聽到那名捕快的話之後,一個個不由得麵露錯愕。就是趙雲海的臉色,也並不好看,同時接下三個任務,縱然是他這位總捕頭也不敢。“這小子,也太亂來了!”……臨安縣城外的青雲山山腳下。葉淩天已經來到此處,看了一眼手中懸賞令後,便是直接朝著山上而去。青雲山有一鼠妖,禍害周邊生靈多年,甚至於在山上,還讓人為他修建一廟宇供奉,而這鼠妖頗為狡猾,縣衙人手本就缺少,故此這鼠妖還未被滅。青雲山鼠妖,賞金五十兩白銀。山頂樹木濃鬱,陽光已被遮擋不少,偶有涼意襲來。葉淩天終於來到山頂,也瞧見了那修建起來的廟宇,鼠神廟。廟宇前的香爐之中,隻有零散的幾根殘留的香燭,廟宇並不大,從外麵就已能看到以石頭雕刻的鼠妖雕像。身材矮小,鼠頭人身,體格看起來有些肥胖,與常人相比要大上不少。“一個鼠妖,還想要享受香火供奉,這是真把自己當做神了不成?”葉淩天不屑一笑,當即朝著廟宇而去。至於如何擊殺鼠妖這頭妖魔,葉淩天早已想好辦法。來到廟宇前,抬頭看著廟宇牌匾,葉淩天當即用力一躍而起,轉瞬間就已將牌匾輕鬆取下,隨後,當著鼠妖雕像一掌劈碎。廟宇中依舊安靜。扔了手中碎片後的葉淩天,直接踏入了這廟宇當中,看著鼠妖雕像,“當真賊眉鼠眼,就你還配享受香火供奉?”長刀出鞘,一刀劈在雕像肚子上,巨大的力量直接讓整座雕像,出現無數裂痕蔓延。“哪裡來的臭小子,竟敢毀本座雕像!”也就在雕像碎裂,崩塌之時,一道充斥著怒火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個矮小的身影,從碎石之中,沖天而起,模樣與那雕像無二,雙眼冒著紅光,渾身怒氣騰騰。而葉淩天在雕像崩塌之時,就已經撤出廟宇,他早已察覺到這廟宇中隱藏的妖氣。看到鼠妖真身出現,葉淩天反倒像是看到了獵物一般,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矮胖的鼠妖原本還怒氣滔天,可在感覺到葉淩天投來的眼神時,莫名的打了一個寒顫。不等鼠妖再開口,葉淩天身影就猶如鬼魅一般,衝了出去。銀光落下,劃破虛空。鼠妖竟是直接惶恐逃離,絲毫冇有要動手的意思。一刀落空後的葉淩天,立馬追了上去,在速度上麵,不落這鼠妖分毫。“小子,我隻是吃香火,可未曾害人!”“你是未曾吃人,香火也未有錯誤,可週邊村落的牲畜,幾乎被你吃了個乾淨,你難道不該殺?”“小子,你欺妖太甚!”鼠妖無能的咆哮,此刻的它,深知不是對手,哪裡還敢還手。眼前鼠妖雖說矮胖,可是逃跑起來的速度,卻不見任何遲鈍,如果不是葉淩天有所修行,恐怕這鼠妖早就已經逃之夭夭了。而對於葉淩天來說,鼠妖已必死無疑,隻不過浪費的是一些時間罷了。半個時辰後,青雲山山腳下,葉淩天終於一刀將這鼠妖斬殺。【擊殺未入初境鼠妖,獲得壽命五十二年】【妖魔壽命:五十九年】葉淩天將刀上鮮血擦拭乾淨,隨後直接選擇了繼續修行《獵妖刀法》。【你突然有所感悟,繼續修行獵妖刀法,五年後有所停滯不前,你依舊不曾放棄,繼續修行,三十五年後終於達到刀法圓滿層次】【剩餘妖魔壽命:十九年】領悟到圓滿層次,竟然足足用了四十年的時間。葉淩天回過神來,看了一眼鼠妖屍體,懸賞銀兩他並不在意。於是,葉淩天直接離去,去往懸賞任務上妖魔所在之處。上河村有一水妖,自稱“水神”,每一個月便需要村中百姓獻出一對童男童女供奉,否則的話,他便水淹村落,吃掉村裡所有人。葉淩天並不會水性,但他有的是辦法能夠將這水妖引上岸來。……半天的時間過去,葉淩天就已收穫滿滿的回到了臨安城內,三頭妖魔已被他儘數擊殺。【剩餘妖魔壽命:八十二年】剛回班房,葉淩天就已發現已有一道熟悉身影所等待,正是趙雲海。見到他的回來,趙雲海抬眼看來,臉上的神情看不出喜怒。隻見,他很快眉頭微皺,他已感覺到來自於葉淩天身上的那股濃鬱的血腥味道。“三頭妖魔,就這麼快解決了?”葉淩天平靜點頭,“隻是耗費了不少趕路時間,不然的話,應該能更早回來的。”聽到這裡,趙雲海忍不住嘴角一陣抽搐,那可是妖魔,他這位總捕頭斬殺一頭妖魔,也要費不少心思,可這小子倒好。“上河村的人都來到了縣衙,說是感激你殺了那隻水妖,特地送來銀兩感謝你。”“其它的兩處地方,我也已經派人前去覈查了,很快會有結果的。”……

-這人身穿華麗錦袍,腰間掛著一塊銀色令牌。此時,對方的臉上噙著笑意。看到那塊令牌時,劉博元如坐鍼氈,猛的起身恭敬一禮。“下官劉博元,見過大人。”鎮妖司雖說不屬於三司六部之類,可其銀色令牌的存在,依舊在官位上遠遠超出他這位縣令的官職。隻是,這麼一位大人物是何時來到臨安城中的?身為縣令的他,竟然是毫無半點兒察覺!“劉博元,與妖魔勾結一起,借妖魔之手,剷除虎頭山山寨山匪,這等手段還真是夠狠的!”“死在那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