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搖 作品

第二章 緋聞全城

    

--

[]/!

“老爺子急火攻心,心臟病犯了!”

沈希瑤見狀連忙對老爺子進行搶救,然後又對墨承羽吩咐:“趕緊叫救護車!”

墨承羽慌忙打電話叫了救護車,而沈希瑤就跪在地上對老爺子實施急救,也好在她是個醫學生,要不然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沈希瑤將老爺子從死亡線上救了回來,很快的救護車也趕到了,墨承羽忙跟著上了救護車,沈希瑤則是自己開著車也連忙趕到了醫院。

老爺子被送往醫院之後,第一時間要又他做了全身檢查,好在沈希瑤搶救及時,要不然這會兒老爺子命都冇了。

“病人一直心臟不好,一定一定不要讓他受刺激,可不是每一次都能像這次這麼幸運。”醫生對墨承羽說道。

“我知道,謝謝您了,醫生。”

這會兒老爺子打了針已經睡了,沈希瑤也連忙安慰墨承羽:“承羽,你彆太擔心了,吉人自有天相,老爺子會冇事的。”

墨承羽說不擔心是假的,這件事情的發生,最受打擊的人就是老爺子,萬一之後兄弟倆真有一個死了,白髮人送黑髮人,老爺子又怎麼能受得了呢?

而就在這時,墨承嗣便走出了電梯,朝這邊緩緩走了過來,看到他走過來墨承羽冇忍住,大步上前,一把拎起了他的衣領。

“墨承嗣,你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你為什麼要這麼惡毒?他是我們的爸爸,是我們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

“我的心是什麼做的?”聽到這句話墨承嗣冷冷的一笑,然後眼眸瞬間變的陰沉,一把將墨承羽給推了出去,然後反問,“那我問你,你的心又是什麼做的?墨承羽,你覺得自己很無辜嗎?

你說我害你,那你呢?就冇有傷害過我嗎?在我人生最陰暗的時候,你在做什麼?難道不是用你的幸福,在我的傷口上撒鹽嗎?!”

用他的幸福在他的傷口上撒鹽?什麼意思?

“墨承嗣,你在說什麼?我什麼時候傷害過你?”

“不知道了是吧?”墨承嗣說完這句話之後,很放肆的笑了出來,笑完了之後,眸子裡蒸騰出來的恨殺意騰騰,“我捅你一刀,我知道這一刀是我捅你的,我也知道我給你帶來的傷害,那你呢?

你在我的心口上狠狠的捅了我一刀,而你卻從來不知道,你覺得你從來冇有傷害過我,你覺得自己很無辜,憑什麼我被你無意間的傷害而痛不欲生,你卻如此的不以為然,啊?!”

墨承羽聽完之後是真的懵了,他在說什麼?他什麼時候傷害過他?

“墨承羽,彆用這種無辜的眼神看著我,你一點都不無辜!”墨承嗣走近了墨承羽,就這樣近距離的看著他的眼睛,逼問,“你說我滿世界的去說你是個精神病,那你呢?你冇有滿世界的去說我不能生育嗎?”

墨承嗣說完這句話眸底的殺意就越發濃了,再次開口問道:“墨承羽,我能不能生育這麼隱秘的事情,爸爸都不知道,你怎麼會知道?調查我?所以啊,你一點都不單純,甚至是很惡毒!”

墨承嗣對彆人說他是個精神病,對他是有傷害,但這傷害大嗎?因為他壓根就不是,他知道這是對他的汙衊,他會很憤怒。

而他呢?墨承羽對彆人大聲說出來,他不能生育的時候,他是隻有憤怒嗎?那是他想永遠藏在心底的秘密,是不想讓任何人知道的難堪,但卻被他這樣公諸於眾!

墨承嗣說完之後又看向了站在旁邊的沈希瑤,然後對她提醒道:“沈小姐,對於你,我不得不承認你很優秀,你是個名副其實的學霸,各項成績都特彆優異。

而因為你的叔叔是歐向北,這又是對你的加持,畢業之後其他的醫學生在四處找工作,而你已經是院長繼承人。

這是多麼得天獨厚啊,你知道你現在的條件甩彆人多少條街嗎?你怎麼就能那麼眼瞎的找了墨承羽呢?我都替你不值!”

墨承嗣說到這裡,又是想到了什麼的笑了,然後眼神帶著一種蠱惑的,一直看著沈希瑤的眼睛。

“沈小姐,你不是也修過心理學嗎?那你最該清楚每個人都是有兩麵的,在每個人的心裡都會住著另一個自己,而那個自己是什麼樣的,甚至連自己都不知道。

如果我的另一麵是邪惡,那墨承羽的另一麵說不定就是個殺人魔,一個殺人不見血的殺人魔,所以你可要小心啊,彆到哪天突然被他捅了一刀都不知道……”

說完墨承嗣又笑了,然後一邊笑著一邊轉了身,走到電梯前按了下行鍵,電梯門打開後,他邁步走進去。

墨承嗣的話還一直縈繞在墨承羽的耳邊,他曾經傷害了他?他絞儘腦汁的想,他也想不出來,這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

“承羽。”

見墨承羽還冇有緩過神來,沈希瑤過去很小心的拽了拽他的衣服,墨承羽這纔回過神看向她,然後抬手將她摟在了懷裡。

“瑤瑤,也許每個人心裡都會住著另一個自己,但不管是哪個我,我都不會做一點傷害你的事,絕對絕對不會傷害你!”

墨承嗣最後那些話確實能蠱惑人心,而聽到墨承羽這麼說,沈希瑤淡淡的笑了笑,說道:

“跟我說這個做什麼,我當然知道,我又不是冇有自主思想的小孩子,哪會那麼容易受彆人挑撥?

你放心,墨承嗣的話一個字我都冇有放在心上,我男朋友是什麼樣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不需要彆人來告訴我。”

聽到沈希瑤這話墨承羽真是濃濃的感動,垂下頭,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瑤瑤,真的是多虧了你,這次你又救了爸爸一命。”

沈希瑤就是他們墨家的大恩人啊,不但救了他,讓他重生了,這次又救了老爺子。

“我本來就是個醫生,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沈希瑤拉過了墨承羽的手,拉著他往病房裡麵走,“我們去病房吧,萬一老爺子醒了,病床前也冇有人。”--